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莫关山,你的id真好听】一发完结 HE

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莫关山,你的id真好听】


.


.


.


龙之谷背景,没有玩过得亲读起来应该也没有压力,我会注解的


贺天和红毛是一个账号下不同的游戏人物,贺天是十字军(牧师职业,武器是盾牌和权杖)红毛是狂战(战士职业,武器是巨大的锤子)


红毛以前很得宠,后来账号主人喜欢上了玩十字军然后创建了贺天,红毛就被完全冷落了


这个短篇就是游戏背后他们自己的日常_(:з)∠)_


.


.


[01.你看看你,再看看我]


.


.


贺天是在宫殿外的皇家水池中找到那个狂战的。


修长的身体平躺在水池中,赤着双脚,棕色蓬松的南瓜裤都被水泡的鼓胀了起来,白色的小背心被浸透了,但因为是粗糙的麻布制衣服,被水浸湿也没能透出肤色。


那家伙似乎还很悠闲,哼着不成调的歌,偶尔伸出手意义不明地摸摸伏在肩头边的精灵,那低级的D级精灵乖巧地随着他细长的手指打着转转。


贺天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升为顶级的S级精灵,上扬了唇角:“喂,小红毛~”


原本享受地泡在水池里贪凉的狂战听得这一声低沉的唤声,身体如同撞上了弹簧一般蹦跳起来,背心和南瓜裤都在湿漉漉地滴水。


“卧槽……”红毛暗自抱怨了一声,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湿哒哒的,快步走出水池,将外套披上,一手扛起自己的锤子,一手提了浅筒靴便想赶快走人。


贺天见他小心地轻拿起武器锤子,恶劣地开口:“这么小心翼翼做什么,你那破玩意儿放交易所白送都没人要。”


红毛站住了脚步,他的视线低垂着,白皙的脚趾不自在地蜷缩了一下,匆匆瞥了贺天一眼又将视线移开。


果不其然这该死的十字军正穿着最新款的外观,白色的精美衣袍上绣着精致的花纹,人模狗样的系着整洁的丝巾,领口处还点缀着透亮的蓝宝石,别在腰间的武器……大概是又上升了一级吧,泛出的光芒简直是刺眼的亮。


“切,炫耀个.屁,给我换个装备,指不定打的你叫爸爸。”红毛呸了一口,更加紧握了自己的锤子。


他自己身着的衣物实在是陈旧了,是很久之前曾经火热过的款式,账号主人曾经也会赋予他最好的装备和外观,直到后来账号主人喜欢上了玩十字军,自己就完全被冷落了,仓库里的一些项链戒指之类的小东西甚至都被账号主人卖了拿去给贺天做其他的东西。


更不用说账号主人已经多久没有再登陆他这个狂战……毕竟既没有武器也没有外观,可能被删掉也是迟早的事吧。


不过自己被冷落是一回事,这个家伙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自己变着法炫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简直越想越气不过。


红毛干脆转了身,将锤子敲在地上,对贺天扬了扬下巴。


“你,有本事就和我去竞技场,揍死你这个败类!”


(※竞技场:PVP,可以一对一,对技术要求为重)


.


.


[02.你这样不行]


.


.


“贺天,你这样不行,绝对不行。”


见一皱着眉看向一副没事人一样的贺天,不禁重重地拍了拍台阶,示意他认真听自己说话,“我们这种不怎么被登陆的,最讨厌被这样嘲讽了,就你这样还叫追人?”


“小红毛本来就看我不顺心。”贺天懒洋洋地靠在墙壁上,也看不出他其实是心焦还是无所谓,“因为我存在他才被冷落了,在他眼里我早就是头号敌人了。”


“……我有时候都怀疑你说喜欢他是不是太闲了逗我玩……”见一怀疑地眯起了眼睛,淡淡的眉毛微皱着如同看白痴一般地打量着贺天,“喜欢的话会在竞技场把他的腿都打折了?”


“那是个失误。”提起这个,贺天的表情才多了一丝烦躁,“我还以为他能躲开,谁知道直接……”


见一对他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停,我直接和你说吧,你要各种送东西,嘘寒问暖,并且多夸他,这才是正确的追人做法。”


“夸?”贺天微微歪了歪头。


“对啊,比如夸他的id好听。”


.


.


[03.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


.


再次见着了红毛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小狂战喝了几瓶回血药之后早就活蹦乱跳了,只是为了躲贺天,最近一直都在城墙上待着看最新出版的小说。


这家伙似乎平时还挺会给自己找乐子。


贺天看着红毛坐在城墙上,看小说看到愉快的地方,一双脚丫子还蛮开心地摇晃两下。


因为城墙上太过空旷,红毛很快便发现了贺天的存在,他不耐地啧了一声,倒也没再急着开溜,反而将书放在了大腿上,大口地啃下了手中的苹果,声音清脆的让贺天感觉那味道肯定不错。


“我今天没心情和你过招,赶快走开!”红毛如同赶苍蝇一般摆了摆手。


贺天倒是完全不在意地坐在了他的旁边,上扬了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微笑。


“莫关山,你的id真好听。”


下一秒,红毛将苹果渣差点喷了贺天满头。


.


两人在竞技场过招到红毛不剩丝毫力气方才停止。


小狂战似乎一直毫无技术,只是在发泄一般地攻击,直到酣畅淋漓地再也无力动弹。


红毛喘着粗气呈大字形平躺下来,看着天空紫红色的霞光,他瞥了一眼躺在身边同样疲惫的贺天,突然轻笑了几声,那双眉头依旧紧皱着。


“你的技能的确很华丽啊,不像我的,都很野蛮的感觉。”他喘息着,半晌才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又等呼吸平稳了不少,方才淡淡地说道,“怪不得账号主人会不再需要我。”


“但是都很实用。”贺天目不转睛地看着红毛的侧脸,他白皙的皮肤被夕阳镀上了红润的色彩,珊瑚色的头发似乎也暖洋洋的,分外的柔和而耀眼。


红毛摇了摇头,似乎在阐述一般地平淡地开口:“我的确很嫉妒你。”


“特别是原本属于我的东西都被慢慢转移到了你的背包和仓库,我简直想不通是为什么。”


“我甚至怪罪于是不是我的id太难听了,账号主人才会厌烦我。”


“其实不过就是玩腻了而已。”


“莫关山。”红毛转过脸对贺天咧了咧嘴,紧皱的眉头让这个笑容看起来相当苦涩而勉强,“我这个名字其实还是挺好听的,对吧。”


.


.


[04.你的id真好听]


.


.


贺天一点点地知晓了莫关山这个狂战的各种兴趣和爱好。


他极喜欢零食,即使在没几个银币的情况下也至少要买一把瓜子;他有收集的癖好,喜欢将在副本里打到的收藏品都保留下来;他热衷于在农场里种植小妖精土豆,没有什么特别意义,就是喜欢而已。


真的蛮像个大大咧咧的小孩。


但越是亲近,贺天越是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底有些隐隐约约地窒闷。


最初打扰这个家伙,也并不是喜欢,最多只是好奇,加上一点炫耀的意思。


曾经自己这般幼稚的行为,就如同在这个被冷落的狂战的伤口上撒盐一般吧。


但他也庆幸着和红毛的关系有了明显地回转,这才有了机会重新来过。


贺天对于红毛的口气也从一开始的高高在上变得越发亲密,玩笑也由充满挑衅成了逗乐。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被叫过真名,每次贺天唤“莫关山”时,红毛几乎都要闹个大红脸,举起锤子就要往贺天的头上砸。


“但是这id真的越听越好听啊。”贺天将一串小妖精土豆拔出,一颗颗拨下,丢给红毛仔细地清洗。


他们刚刚打过副本,得到了不少新鲜的肉,真巧红毛种植的小妖精土豆成熟了,中饭想想就知道有多美味。


“你少讲几句话!!”红毛差点没将手中的小妖精土豆捏爆,他抬起头本想骂几句,却又禁了声。


贺天精致的衣袍上沾满了泥土,衣角还有一些在副本中为自己挡下攻击而烧焦的小洞。


这家伙其实真的是个没什么架子的人。


红毛低下头继续清洗着土豆。


其实,贺天这个id也挺不错的。


不过没自己的好听。


.


.


.


END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231)

  1. 深秋始于一叶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