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贺红】 Angela

菜菜一颗糖:

一发完


天使贺×恶魔毛(依旧中二人设233


一个脑洞,OOC!


大家儿童节快乐~





贺天站在抢救室门前,等待着里面的医生出来汇报手术结果。家属焦急悲痛的表情和贺天的漠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有人能看到的话。


手术门打开,医生宣告无能为力。身后传来了女人的痛哭声,贺天扇动身后翅膀,向前行然后在手术室的角落看到了他要接走的手足无措的新亡灵。


这是他的职责。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和他身负同样职责的天使来回穿梭在人间与天堂,他们将善的灵魂指引往天堂,他们不老也不会死,他们是不朽的,由神创造的,且自创世纪就存在着。


换句话说,贺天已经做了很久很久的指引者,久到这日复一日的工作行程他闭着眼也能做得出来。





在指引完今天最后一个亡灵后,贺天照例飞到了这个城市最高那栋楼的天台上,那里有一只他的恶魔。


说起来,“他的”这个前缀是贺天自己加上去的,当事人对此事完全不知晓情况。


第一次发现他的时候,是贺天在接走一个五岁小孩的那天。


那天贺天要指引的人是一个五岁的小孩。溺水的小孩呼吸越来越弱,母亲满脸泪水的做着紧急措施,孩子的灵魂迟迟不愿离开身体,让贺天一贯麻木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迟疑。


完成指引任务后,他不愿回到太阳天,人间的夜幕已经降临,他挑中了一个合适的眺望点——这个城市的中心大厦,他第一次想好好看看这个人类生活着的城市。


贺天就在那时看到了他的恶魔。


他的恶魔坐在天台的边缘,面向整个城市,胳膊撑着水泥地,双腿垂直贴着大厦的玻璃耷拉在半空中。背影看起来单薄瘦弱,身上的黑色背心破破烂烂,一头红发却仅仅吸住了贺天的目光。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火红的颜色了,犹如烧不尽的地狱烈火,灼的人眼疼。


贺天上前和他打了个不太善意的招呼。


没必要善意,对方头上小小的尖角暴露了他是来自地狱之魔的事实。恶魔,邪恶的象征,天使的绝对对立面。即使现在天堂和地狱的关系不在焦灼,天使指引善的人通往极乐,恶魔带走恶的人接受惩罚,他们各司其职不再争锋相对,可这多少世纪以来的对立立场让他们难以和平相处。


他抬手用灵力拽起恶魔,然后一把把他甩向旁边。贺天没有使用太多力气,这只是一个警告,让前面这个看起来瘦弱并且丑陋的恶魔离开这里,(说真的,跟地狱里那些面目狰狞的怪物比起来,这一只看起来正常多了)。


实力上的碾压让贺天以为对方会识相的离开,没想到却对上了一副通红的眸子。好吧贺天收回之前的话,这只恶魔不能说丑陋,甚至不样貌算普通,这在恶魔界应该算精品了。还没等贺天在内心反省完自己不该一直认为恶魔都是丑陋的怪物,对面的红发小鬼却低吼着冲了过来。




贺天倒是因为对方这个狠劲儿在心里赞赏了他几句,就他以往遇见的恶魔来说,都是看打不过就跑的,实力相差这么明显还敢冲上来,真是又刷新了贺天对恶魔的看法。


 


被贺天一顿狠揍之后,年轻的恶魔老实了些,他看起来年龄确实不大,只是眼神里的不屈服还是让贺天不禁感到好笑。


而贺天在无意间看到红发恶魔破破烂的背心下,背部露出的两片疤痕时愣了愣。


“你是堕落天使?”


这是贺天对他的恶魔说的的第一句话。


 



贺天和红发恶魔成了朋友。


这如果让天国里贺天的朋友听到了肯定要笑掉大牙,贺天那种冷漠高傲又独来独往的性格,怎么可能愿意和肮脏的恶魔结交朋友。


可事实却是我们高傲优秀的天使,狗皮膏药般的追了小恶魔很久,并且坚持不懈的协助恶魔完成庞大的工作,毕竟这世上恶人还是比善人多一些,最后再三和恶魔保证自己没有恶意时,才换来了红发恶魔的一点信任。


然后贺天知道了红发恶魔的名字——红毛。


第一次告诉贺天自己的名字时,红发恶魔眼神不自然地向边上瞥去,“被剪断翅膀的时候,原来的名字也被一起夺走了。堕落天使是不配有名字的”


真心话,贺天觉得红毛这个名字很好听,可不是谁都有那个荣幸让贺天觉得名字好听的。




 四


在红毛数不清第几次带着伤和贺天见面后,贺天忍不住发问。


“到底怎么回事?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全,为什么这次又这么狼狈?”


“别他妈问了,你让我靠会儿累死我了”


“……”


“好吧。你知道恶魔代表什么吧?不就他妈代表欲望吗?欲望越强,能力就越强,我没什么想要的,他们喜欢的那些垃圾玩意我看不上眼,我成长不起来。我被剪了翅膀,从那里掉下来,你说他们能对我客气么?”


 


贺天的恶魔总是很瘦弱的样子,但却从来不服输,这个贺天自己领教过了。


贺天最终没说什么,他只能想办法帮红毛让他的伤快一点痊愈。他没有想过帮红毛去处理这些事情,他知道他的恶魔有自己的坚持。


 



“所以,你没有带走那个孩子?”


“如果有的话那我现在还长着跟你一样的翅膀。”


“为什么?”


“如果我们被称为纯善的化身,当然我是说在我还是天使的时候,我们决不允许恶的存在。可是,早夭的孩子算不得恶,母爱更是谈不上恶,我们不也依旧带走了她的孩子,让她们被迫分开。”


“那不一样,这是规定好了的,他们命该如此”


“是啊,可是是谁规定了他们的生命轨迹呢?”


“这不是我们该管的”


“贺天,从被创造起,我们被称为为爱而生,可我从来没有真正触碰过它。好多次,我接到的任务,明明是让我接年轻的女孩过来,最后我看到的却是男性的尸体。母亲代替孩子死去的例子更是多不胜数,人类不是最看重自己的生命吗?他们却能为爱的人连这个都抛弃了。”


……


“我不止没有带走那一个孩子,我尝试着用自己的方法去评判我是否该带走其他灵魂。米迦勒找过我,让我清醒点,但是我觉得自己没错。我自己不能感受到所谓爱,那为什么还要阻止别人也拥有他。”


“那你现在找到了吗?你说的爱。”


“……还没有”


关于红毛被减掉的翅膀,他们只谈论过这一次,红毛不太愿意提起,贺天也不再多问。


 



贺天觉得红毛很蠢,为了一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丢掉自己的翅膀,变成天使所不齿的恶魔。这根本就是得不偿失。贺天是天使里的优秀者,他的任务从没有失败过,他也没有多余的感情愿意分给别人,同情或厌恶,都没有。和他表面凶神恶煞,内心却善良无比的恶魔比起来,他看起来更适合地狱。


 



贺天不知道他和红毛认识了多久,他对时间总是没有什么概念,只是他终于不再每天都麻木着一张脸,机械一样重复着没有尽头的工作。他的脸上开始出现别的表情,他开始期待每天的任务结束后,他和他的恶魔穿梭在城市里的日子。


 


恶魔很依旧蠢,每次都会在贺天恶意的逗弄之下恼羞成怒,却也不一会儿就将这事儿抛之脑后,开始得意洋洋的给贺天讲他在地狱见到的贺天没见过的实物。


“我刚掉下来的时候,看到那家伙足足有五个脑袋,太大了,他的脖子有我的胳膊粗。”


“不过我可不怕他”红毛说到这里咧了咧嘴,火红的眼睛似乎更明亮了,“我最后把他推到业火里面去了,垃圾玩意,光长的大有个屁用”


“他们每天都跟神经病一样叫来叫去,新抓来几个人都要抱团举着他们的蠢叉子庆祝一下,你别看他们长得很凶,其实都很蠢”


“我不知道还有比你更蠢的生物存在。还有你身上的伤可没告诉我你过得这么轻松”


“切,那是他们组团打我一个,要单挑,我能把他们打的找妈妈”红毛说这个话的时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可是这个年轻的恶魔脸上却写满了少年特有的得意,他火红的头发像一把温暖火把照亮了贺天一直以来空旷冰冷的心。


贺天看着红毛的眼睛,心开始咚咚咚狂跳。他不知道自己面对这样的红毛是更想亲吻他还是更想保护他。


 



红毛最近有些古怪,他总是躲着贺天。贺天把他堵在了一个阴冷潮湿的破巷子里。


贺天盯着红毛一言不发,红毛最后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开了口。


“就是,你知道的吧,我们恶魔,欲望越强,能力越强”


“怎么?有了想要什么的目标?你没必要躲着我,我可以帮你一起。”


“不、你不觉得、怎么说,我最近变得强壮一些了吗?”红毛一反常态的支支吾吾。


“是有些”贺天颔首,他在等红毛的解释。


“简单来说,就是我有了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的欲望,所以我变强了些。。”


“比如说?”


“你。”


 


 九


见一站在贺天的身后,迟迟不愿动手。


“不再考虑下吗贺天?米迦勒很喜欢你,如果现在跟他认错,最多被拉去北部关几天,你依旧是我们当中最优秀的一员。”


见一是这次任务的执行者,他被安排要砍去贺天的翅膀。


 


 十


 向下坠落的时候,贺天感到自己背后被砍掉翅膀的地方从一开始火辣辣的疼变成了现在钻心刻骨的疼。但此刻他却心疼起红毛来,那家伙,当时从这里被丢下去的时候,可没有什么人陪他啊。


 


终于能保护他的恶魔了,贺天想,真不知他们两个是谁更幸运些而遇到了彼此。


  


背上疼痛还在继续,身体像是要被撕裂,贺天却扬起了嘴角。


因为他看到他的恶魔,正在地狱的底端,撑开了双手等他。


 


 


 

评论

热度(381)

  1. 上火的月亮菜菜一颗糖 转载了此文字
    哎,我喜欢花菜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