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曦瑶】金主和小明星

啊一棵草:

OOC注意注意




0


蓝曦臣觉得让金光瑶去参演这部电影是个严重的错误。




1


事实上,当他看见屏幕里他的恋人躺在别人身下承欢,满脸通红,眼眸被春/情沾湿的时候,他蹙紧了眉反复告诫自己这只是演戏演戏,但随着电影的尺度越来越大,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动怒了。




在嗯嗯啊啊啊的呻吟里,电影院的其他人显然被这旖旎的气氛带动了,恋人之间拥吻在一块,暗处传出粗重的喘息声。




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屏幕上的人此时此刻正坐在影院的最后排。




“生气了?”金光瑶把鸭舌帽压的低低,探出头和蓝曦臣咬耳朵:“这只是演戏而已。”




蓝曦臣一声不吭,目光紧紧盯着屏幕,额上一个大大的“川”字。




金光瑶在他耳边呼了一口气,嘀咕道:“这是我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二哥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看吗?”




是啊。




金主蓝曦臣在包养小明星一周年后,小明星金光瑶终于靠自己得到了一部电影的主演。蓝曦臣比他本人还兴奋,并表示一定会第一时间去支持。




可是。




那时,他还不知道这部戏里他的宝贝会和别的男人有数不清的亲吻拥抱镜头,甚至有两场床戏。




“阿瑶。”蓝曦臣按耐住心中的急躁,他从未对金光瑶发过脾气,也舍不得凶他。只能咬着下唇闷声道:“你并没有告诉我你演的是部情/色片。而且你还没用替身。”




“不用替身这件事,二哥之前不也是同意的吗。”后者朝他眨了眨眼睛:“而且这是文艺片,不是情/色片。”




“我……”


金光瑶伶俐又聪明,一张嘴能把东说成西。


从小经过精英教育但脑子确是一根筋的金主大人支吾了好一会才败下阵来。




金光瑶用手玩弄着蓝曦臣垂在耳边的碎发,看着金主大人颇为吃味的样子,他似乎特别开心。




“你生气了?”




见蓝曦臣不再说话,他又粘过去解释道:“这些是错位而已,我们没有做。现场也是清了场。”




“现在这种文艺片很有前途,有很大几率会得奖的。二哥难道不希望我得奖吗?”




说罢,他讨好地在蓝曦臣的颊边吧唧一口。




以往只要这样一戏弄金主大人的耳朵便会红通通的好像要烧开了一样。




但今天显然不同,蓝曦臣侧过头淡淡地看他,几乎是面无表情,他的眼睛里有深不见底的海洋,让人捉摸不透其中的情绪。




他沉声道:“我并没有生气。”




“这的确是阿瑶的工作。而且你演的很成功。”




他把目光又投向了屏幕。这会儿已经演到剧情高潮,金光瑶饰演的仆人在和少爷热情地交缠在一起,两个人深情地接吻,然而这却是他们最后一次结合。因为高贵的少爷第二天就要迎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小姐,然后他的仆人也会离开这里。




在那个时代男人之间阶级之间的爱情终究会成为半途凋谢的花。




在剧情结尾,仆人被迫离开这座宅邸,离开他的爱人了。他拒绝了少爷给的金钱与地位,背着厚重的行李,回头看着他深爱的男人。




视线里却是一对紧紧搂在一起的新人。




电影的片尾曲缓缓播出。这个悲伤的结局让人措手不及。影院里传出几声微弱的抽泣声。




蓝曦臣侧过头嘴角没有半点弧度道:“你看,你的眼神,好像真的爱上他了。”




“所以你这是吃醋了?”




蓝曦臣愣了一会,望见金光瑶期待的眼神才缓缓摇摇头。“你值得我信任。”




好吧。




其实他的手已经要把扶手拽下来了。




“那好吧。”


金光瑶也说不上为什么,莫名感到些许失落:“我们回家吧。”




蓝曦臣点点头,然后在昏暗的影院里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蜻蜓点水搬的吻。两个人慢悠悠走出影院,金光瑶挽着他的手,蓝曦臣伸出另一只手把他的鸭舌帽压了压:“小心被拍到。”




“被拍到了会怎样?”




蓝曦臣想了想:“那我会让你退圈了。”




他侧过头看了金光瑶一眼,看见某人微微蹙起的眉,又缓缓安抚道:“然后我们就有时间去旅行。”




“或者结婚?”




他稍后的补充让金光瑶眉间慢慢舒张开来:“那真希望狗仔现在就出现。”




两个人坐进车里,昏暗的停车场格外寂静。金光瑶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啄了一下蓝曦臣的脸:“你真的不生气?”




蓝曦臣愣了一下:“那我说我生气了,阿瑶以后会就不会拍这些东西了吗?”




“你猜。”




金光瑶朝他眨了眨眼睛,与男人四目相对了片刻,气氛仿佛都僵持在那一刻了。




男人这一会不再言语,转过头幽幽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才听见他妥协一般的叹息声。




他伸出手缓缓把小明星抱在怀里,声音有些闷闷地:“我不想变成一个霸道的人。”




“但是刚刚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看光光了,随时随刻会变成别人的。”




他滚烫的呼吸打在了金光瑶的耳边,随时都要把他烫伤了一样。金光瑶有些不习惯,往后缩了缩。男人的手却把他越搂越紧,“……我好像真的生气了。”


他的声音有些别扭,好像思考了很久才说出口一样。




金光瑶对于男人难得的坦诚有些意外。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抬头看着男人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言语来回应。




“一开始我不想妨碍你的工作,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看见别人那么碰你,即使是假的我也很难受。”




“我觉得你,现在,只能被我一个人看。”




男人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紧紧搂着他说着一些幼稚又可爱的情话。金光瑶被拉到他的怀里,只要稍微一低头就能听到男人胸腔里有力跳动的节奏。




他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耳朵,果不其然,很烫。




啊,怎么连吃醋都这么可爱呢。




两个人又交换了一个吻,他紧紧搂着蓝曦臣,舌头热情地交缠在一起,主动的样子把他的金主大人吓了一跳。




吻毕,他用手在蓝曦臣胸口比划着:“以后不拍了。”




“二哥不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做。就算有五百个奖杯也比不上你。”他哑着声音道:“二哥说的我都会听的。”




蓝曦臣总算露出今晚的第一个微笑,他揉了揉恋人的头,心里那股气早飞到九霄云外了:“那你不要演戏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去旅行了,甚至结婚了。”




“啊?”




“不是说会听我的吗?”他温润的笑挂在嘴角。


金光瑶愣了好一会才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咬咬牙狠下心道:“如果二哥想要的话,我可以的。”




他亮晶晶的眼睛至始至终都紧紧盯着蓝曦臣。宛若一只饥肠辘辘的猫咪一般,在向主人乞求着什么。但金主大人始终没有给他什么反应,他这才把头埋在蓝曦臣胸腔前,有些不甘心道:“谁让我喜欢你呢。”




“真的退?”蓝曦臣的声音里是难以掩饰的惊喜。




“是。”金光瑶有些沮丧,但看见蓝曦臣的笑却还是用力点点头。




随即头被重重揉了一下,他抬头便望见蓝曦臣嘴角无奈又宠溺的笑:“开玩笑的。”




“阿瑶喜欢演戏,我就会让你演到你不想演为止,绝不阻拦你。”






“二哥你真好。”金光瑶搂着金主大人的手慢慢收紧:“好爱你。”




金主大人却朝他摆摆手:“不过我有个要求,希望你能做到。”




“啊?”




“只要是我做得到的话,我会做的。”金光瑶毫无犹豫地说道。




然而此时,蓝曦臣已经慢慢捧起他的脸,四目相对,他湛蓝的眼眸里一片清亮。




周围好像覆满了粉红色的气球,他看见他的金主大人微微挺直了身体,轻柔又虔诚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这个吻不带任何情欲,却倾覆了男人所有的情感。细腻的复杂的,甜蜜到让人窒息。




蓝曦臣靠在他耳边低声道:








“像是结婚之类的?”






03


“不开车了,我们走路回去吧。”他转头对已经满脸红晕的恋人说道。




金光瑶强忍住内心的悸动,小鸡啄米地点点头。




蓝曦臣笑着看了他一眼:“害羞了?”




“……因为你说了奇怪的话。”




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慢慢拉长。




蓝曦臣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几乎就在那一刻金光瑶就转头望了过去。




金主大人把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默契地盯了他一眼,四目相对一股甜蜜的热流已经涌流而上。




他抿了抿嘴:“牵手吧。”




啊,金主大人的耳朵果然已经变成红色的。




这副模样让他想起当年他的金主大人笨拙地拉着他的手,靠在他耳边轻轻说我可以包养你吗,啊不是,我是说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和当年一样。




金光瑶勾起嘴角,然后同样笨拙朝他点点头。






十指相扣。




一股安心感慢慢涌上心头。




原来这么久过去了,已经变得越来越喜欢他。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