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你眼中是谁?

九里知予:

(洒狗血注意!!慎
————————————————


魏无羡睁开双眼时,身边黑得可怕,只有医疗仪器的闪光和心跳监视器的跳动,呼吸机微弱的“哈气”声在冰冷的空气中显得格外突兀


僵硬动了动手指,发现指尖被夹子夹住,动弹不得,微微仰头就看到被包成粽子的右脚正正悬在自己面前


头也疼,腿也疼,全身上下的毛孔无不叫嚣着疼痛,脑中一片空白,眼睛也不太舒服,他轻轻转动眼球,重新睁开时黑暗的视野中突然飘荡出一个模糊的影子,懵了一瞬,定睛看时已经看不到了,幻觉吧


魏无羡朝床边看了看,不知为何,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啧,想不出


于是努力伸长左手,握住床边的呼叫器,按下去


医生和护士在一分钟内赶赴现场,一同到场的还有师弟一家,简单的检查,情况一切正常


“只是…由于头部受到撞击,对部分记忆的损伤可能比较严重”白袍的医生微微蹙眉,“不要努力回想,顺其自然,恢复记忆的机率还是有的,不要有心理压力”


“没事没事醒了就好”江澄弯下腰握住他的手,魏无羡明显从他脸上看出了泪痕,“反正这小子向来不记事儿,命还在就行了”


魏无羡木木地点头,努力适应眼前的情况,大脑吃力地运转,有什么被忘掉了?


“嗯,江先生,这边情况基本稳定了,请借一步说话”


“好”江枫眠跟着医生走出了病房


“怎么样,眼睛还适应吗”江厌离轻轻地撩开魏无羡的碎发,一脸关切


“嗯…”魏无羡暂时没空考虑这些,他嗓子哑的冒烟“师姐,我渴”


“可是医生说了暂时不能喝水…”江厌离有点为难,“那这样,先蘸点水润润唇,回头姐姐给熬莲藕排骨汤,好吗?”


“好,师姐真好”


“切”江澄朝他撇嘴


后来魏无羡才知道,那时车里不止他一个,大货车撞过来时,还有一个人…


蓝忘机?是谁?


“是你们经理”江澄表情有点凝重,“对你有恩,出院了带你去扫墓”


眼角膜?也是他的


“嗯,这是他自己的意思”江澄看着他那双眼睛,“你要好好替他活下去”


魏无羡住院的第二天,那人后事结束,葬在郊外一片清冷墓园中


身体一点点恢复,脑子倒是一点也不灵光了,喝醉断片似的,明明有什么重要的事,明明是不可能忘记的人,明明是那么深重的遗憾,为什么一片空白


心里总是感觉空落落的…疼,是,虽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还是莫名其妙地揪紧,越来越寡言,总是静静蜷在病床上,却没有眼泪,努力的回想一次次被尖锐的头痛掐断


是…抑郁了吗?


为什么?是不是和那人有关?


明明…快要想起来了


眼中那影子一而再的出现,定睛看时消失,像是捉摸不透的鬼魅,扰得他心烦意冗,你到底是谁?


魏无羡什么都看不清,也什么都想不起,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头疼,头疼,无穷无尽的头疼,无间地狱般


终于出院了


出院时天气很好,却照不进心里那个漆黑角落


扫墓时看到墓碑上的照片,晴光洒在清秀脸庞上,真好看…


“二…”他脱口而出,二…什么?刚才想说什么来着?明明…就在嘴边了啊


“怎么了?又头疼了?”江澄赶忙扶住他,从他口袋掏出白色的药片,“别使劲想,听医生的”


“那个…”魏无羡皱着眉,“我和蓝忘机以前是不是有什么交集?”


“交集?我觉得吧…确实没什么交集,他一般不怎么搭理你…”江澄右手摸着下巴,“怎么?想起什么了?”


“没有,随口一说罢了”魏无羡摇头


没有交集吗?那有何缘由来解释这胸口清晰至极的,就快要压制不住的的冲动


日子行云流水般平静的过,魏无羡渐渐习惯了头痛,有时甚至觉得受这罪远好于心口的钝痛,至少证明他没忘,或者说…没有忘记去回想


那莫名而来的,必须承受的,丝毫不顾他意愿的心痛,往往猝不及防,像是心脏上悬着一柄重锤,随时随地不留情面,不讲道理地往下砸


他也习惯了眼中那奇怪人影,渐渐能看清一点轮廓了,瘦瘦高高的,身量和自己差不多,但是又很陌生,在身边从没见过谁和那影子有一点点相似的特征,怪事情,时间长了便不以为意


性子倒是越来越不似之前,之前那个眉眼含笑的青年,如今越来越沉稳,试图同谁说上两句却总觉得不对,不对,不是我想要的,我要找的人是谁?


烦躁时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块表是谁送的?是蓝忘机么?为什么?


习惯性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出门习惯性右拐,直到走到一座宅邸,是蓝家;过马路时习惯性向身边伸手却拉了个空;走路习惯性走在道路左边;吃饭时也习惯性点两个清淡菜


失眠越来越严重,凌晨两点半抱着枕头蜷在床上等天亮,越来越莫名其妙了啊,自己


“你这样下去不行”江厌离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天天消瘦,“抽时间去散散心吧”


魏无羡为了不让师姐担心,过年时随师弟去了乡下,权当散心,再者说他小时候曾在这里待过几年,说不定对恢复记忆有帮助


这里和城里对魏无羡来说没什么分别,就是空气好多了,晚上抬眼能看到大片星空


上中学那时,夏天翘掉晚自习,躺在草坪上也能看到的,同样的星空


然后有个人走来,递上一罐饮料,就地坐下,是相对无言也不尴尬的少年时光


只是,那少年的眉目也确实是模糊了,只当是日子过去久了,忘便忘了吧


在暮色里散步时,在溪边叼着草叶钓鱼时,脑子里总是有零碎记忆片段蹦出来,无非是一些琐碎小事,上学时抄了谁的作业,工作时又和谁打了嘴炮,实质性的东西倒是一样都没有


今天是离开的日子,汽车行驶在崎岖的乡间小路,几乎是贴着草木行进,不得不放慢车速


“等等,等一下”魏无羡眼睛突然亮了亮,江澄应声停了车,他顺魏无羡视线看去,是一家乡村诊所,说是诊所算抬举,其实就是一间破旧小屋,挂着个门帘,看不到里面


“我记得这里…竟然还在…”魏无羡若有所思地边说边下了车,“…我要打听点事”


真正进去了江澄才意识到,这哪是诊所?一盒药都没瞧见,里面坐着的老婆婆对着一台小黑白电视发呆,手边都是一些有关鬼神之物…封建迷信要不得啊!


“…张婆婆?”魏无羡声音有点颤


那婆婆应声回头,也是愣了好大一会儿,酒瓶底厚的眼镜抬了两三次:“…你是…阿婴?”


是故人,张婆婆一生无儿无女,从前便格外疼爱魏无羡,什么好东西都想给这小兔崽子留上,村里人觉得她神神叨叨的,不愿亲近,更不愿让孩子亲近,只有魏无羡敢进张婆婆家,听她讲一些神奇或怪异的故事,似假亦真


后来搬走便没有了交集,魏无羡此时却觉得找到了事情的突破口,暗淡的眼眸中流转出光华


“瞳影…你听婆婆说”婆婆像是回忆起了往事,略微迟疑后开口,“若是…一个人足够痴情,死心塌地去爱…却求之不得,那身影便会随时间一点点浸入眼中,烙印一样”


“要是下辈子还能再见到啊,一眼就会认出了,说不定…侥幸的话…说不定不会再求而不得”婆婆脸上的表情像是一个在吐露心事的少女,“这也是我很小的时候听到的,没想到真的有…留下瞳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千个人里指不定一个都没有…”


是这样的人啊,魏无羡一点一点积累着对蓝忘机这个人的模糊认知


“蓝忘机那样的人…竟然…”江澄有些不信,指尖敲着方向盘,“骗人的吧”


“嗯?”魏无羡转过头看他


“啧,那可是蓝忘机,你去随便问你们公司同事,看看谁见过他笑一下?”江澄摇下车窗,额前发丝被吹得凌乱,“这冷心冷面的人,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魏无羡头脑中突然出现了一张模糊的脸,确切来说是一张微笑的面庞,唇角微扬,那眉眼好像有点眼熟…对了,墓碑!


“我见过”魏无羡脱口而出,“我好像…想起来一点,我见过他笑”


也许之前是有交集的,魏无羡这样想着,心里突然有一股莫名的欣喜


可是他眼中到底是谁?看身量倒不像个姑娘…魏无羡心中突然有一点不好言说的想法,这…不能够吧?


算了,人家的事情,魏无羡摇摇头,试图将一些想法筛出去


车子继续颠簸地行驶,魏无羡回溯的思绪一次又一次被打断,最后索性脑袋歪在靠背上,闭上眼,暂时放空一下吧


好像是有这么一段记忆的,那人一脸正经地说:“无聊”,十有八九是蓝忘机了,不过他为何要对自己这样说,想不出


车子将要驶过一个丁字路口时,突然有一辆摩托车从旁边的马路尘土飞扬地急驶而来,江澄见状猛地一脚刹车,才在离摩托车不足二十公分处堪堪停下,车里二人皆是猛地前倾,稍稍坐定后,江澄长舒一口气:“我日…”


这架势像是要下车跟人干架似的,他摇下车窗,刚要开口,无意向副驾驶瞥了一眼,瞬间停下了动作:“你怎么了?”


“好像…”魏无羡抱着脑袋蜷在座位上,愣愣地睁大眼睛,便有清泪顺眼眶汩汩流出,“全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撞击的那一瞬间,眼前的人…小古板,想起蓝忘机是谁了


这一关节打通,散落的记忆便像串珠似的一颗一颗联系起来,瞬间呈现在他眼前,彻底被击溃


摩托车已经跑得没影儿了,魏无羡愣愣地坐在副驾驶出神,江澄显得有点手足无措,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可难倒他了


断断续续的故事都有了主人公,递来饮料的少年是他,拿过扫帚的少年也是他,少年眼中沉淀星辰,那无处不在的眼神,总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全是他


魏无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细细品读着所有记忆,似乎只能从中汲取营养才能存活,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有多迟钝,也第一次清清楚楚地意识到,原来我一直喜欢他


终于承认,我好想你,蓝湛


他费尽心思想要看清眼中是个什么人物,能让蓝湛如此倾心,莫名的紧张又期待,明明就算知道了,也已经晚了啊


又一个失眠的夜,魏无羡靠在沙发上,对着眼前电视中的“记住哦!小天才电话手表”出神,昔日神采飞扬的少年如今双目空洞,对一切无能为力


窗外响起一声闷雷,转而为雨,魏无羡起身至阳台,伸手关窗时雨点斜飞进来,冰冷的雨丝让他一个激灵,关窗的动作也停下了,仰起头来看天,乌云密布,大雨倾盆,真应景


眼中那影子又出现了,映在浓重的云层上,什么也看不清


突然一道惊雷闪过,整个天空骤然白光一片,魏无羡被惊得后退一步,眼睛猛地睁大,愣在了原地


这下看清了,确实从未遇到,也确实无比熟悉,可不就是…


这一刻魏无羡竟不知做何感想,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分不清苍白的脸上到底是雨还是泪


恍惚间似乎感受到那人触碰,听到那人无奈叹息,抱歉,突然告别,替我照顾好你看到的那个人


蓝湛你个蠢货,到头来都说不出喜欢我吗?你让我如何……我们一起,好吗?
 


——————————————————————


魏无羡被左手上突然传来的疼痛惊得一个激灵,睁开双眼时又被白织灯刺疼,本能抬手去遮,才感到自己整张脸都是湿的,抽泣还没停下


蓝忘机声音有点抖:“魏婴?”


“魏无羡!你小子可算醒了”是江澄的声音,“怎么昏着昏着就哭成这样…”


他努力适应了一下当前环境,睁眼时看到江澄,心里冒出一万个问号


扭头便看到了病床右侧的蓝忘机,泪眼朦胧地愣了一秒,随即猛地扎进他怀里:“蓝湛你还活着啊!”


蓝忘机被他扑得差点仰面躺地上,也愣了愣便伸手搂住他的腰,轻轻摩挲:“嗯,是不是做恶梦了”


“嗯”魏无羡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病房里静了两秒,第一个开口的是江澄:“魏无羡,你他妈动作太大把针拽掉了…”


小护士拿着新的吊针站在旁边有点手足无措,脸上还有隐隐的激动,可在护士长面前不敢造次


整个病房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俩人搂一块,直到魏无羡稍稍平静,才伸出左手让护士重新扎针,脸还埋在蓝忘机肩头


“蓝湛,这是怎么回事”


“一周前我出差,你开车出去发生车祸”蓝忘机声音中带着自责,“撞到头部,昏迷到现在”


“哦…那我可能想起来了”魏无羡说,“可我怎么感觉我昏了十年…”


主治医生开口:“呃,现在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江先生,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


“好”江枫眠像是等着这句话似的,跟着医生便出了病房


“蓝湛,我觉得…我有拍电影的天赋”


“……”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有”


“什么”


“以后禁止你开车,驾照我已经锁起来了”


“…你”


江澄看了看眼前的这对狗男男,顿觉处境尴尬无比


摔门,走人


“蓝湛,我饿”


“今晚就办出院手续,汤已经在家煲着了”



                                    「完」



评论

热度(123)

  1. 曲终人不散一口碎冰冰 转载了此文字
  2. 拾肆好吃蓝羽逸 转载了此文字
    我猜到了开头,但是没有猜到结局。
  3. 蓝羽逸一口碎冰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