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一天》一发完

辞声:

*忘羡刑警设定(伪),没有前文。
*尝试了一个清奇的写法(。


文/辞声


03/09/11 星期日
6:00A.M
 
魏无羡难得这个时候就醒了,是惊醒的,因为一个噩梦。 


他惊得满身冷汗,鞋也不穿,光着脚跑到冰箱翻箱倒柜,梦游似的。 


蓝忘机问,“你在做什么?” 


魏无羡手上的动作停住了,想了一会儿,发现不记得自己要找什么东西了。 


蓝忘机拖着他走回床边,魏无羡一边想一边说,“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好可怕。” 


他正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里,整个人几乎要坐不住,蓝忘机赶紧扶住他。 


“有个人浑身是血地走过来,子弹打穿了车窗,碎玻璃遍地都是……”魏无羡闭着眼睛把头埋在他脖颈间,声音越来越轻,几乎快要睡着了。 


蓝忘机顿了顿,抱紧了他,“……已经没事了。” 


魏无羡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然后我拉着你一直跑,太阳好大,自动贩卖机吞了我两个硬币,我想要可乐,却滚出了一瓶雪碧。” 


“……” 


“吓死我了。”魏无羡心有余悸。 


蓝忘机扶着他慢慢躺下,给他盖好被子,小心翼翼地在他额头轻吻了一下,“还早,再睡一会儿。” 


“嗯……好……”


魏无羡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8:00A.M.


八点,魏无羡准时无比地摸下床,先是摸到果盘顺了一个苹果,然后摸到蓝忘机身边。


“好甜。”魏无羡靠着他咔擦咔擦咬着苹果道。


“你尝尝。”他抬起了脸。


四周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们相互拥吻,从浅尝辄止的轻吻,到一点点加深了这个吻,唇齿之间气息交缠,最后口水弄的满脸都是。


“刷过牙了吗?”蓝忘机问。


魏无羡:“哈哈哈哈。没有。”


蓝忘机面不改色地推着他去卫生间,“去洗漱,然后吃早饭。”



8:18A.M.


早饭,两个煎鸡蛋,两杯牛奶。


魏无羡把面包扔进烤箱,百无聊赖地滑动手机屏幕。


蓝忘机伸手挡住屏幕,“不要玩手机。”


魏无羡真的笑吟吟地抬起头,“好好好,不看手机,看你。”


8:42A.M.


电话响了。


魏无羡看了一眼来电,摁灭。他不喜欢喝牛奶,这时候才闭着眼睛把玻璃杯里的牛奶一饮而尽,朝蓝忘机摇一摇空杯子,“喝完了。”


蓝忘机点头,递给他一张餐巾纸。


魏无羡却笑嘻嘻地把脸凑过去,意思很明显,是要他帮自己擦。


蓝忘机也不嫌弃,认真地给他擦了擦。



8:48A.M.


“蛋黄好干,我喜欢溏心的,嫩。不过焦一点也很好吃。”魏无羡评价。


“好。”蓝忘机替他理了理衣领,把帽檐又往下拉了一点。


“我先走了,蓝湛,你也早点过来。”


“好。”


“再亲一下。”魏无羡说。


蓝忘机微微低下头。



9:01A.M.


魏无羡从车子里跳下来。


“我到了!怎么样?准时不准时?”


“差了一分钟,”江澄冷哼一声,“我们五分钟以前就到了。”


魏无羡道,“你们早来也没用,我没来你们也不能走。”


江澄手上的资料拍了一下他的肩,“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


“不想接。”魏无羡说。


把帽子飞给江澄,走了。



9:05A.M.


途中,魏无羡在电话里和蓝忘机说话,“我在车上,半个小时的车程。”


蓝忘机:“嗯。”


“你们还有多久到?”


“在你们后面。”


“太慢了。”魏无羡抱怨。


“……嗯。”


“现在是工作期间。”江澄看不下去了。


魏无羡说,“我在和我的同事蓝忘机交流工作。”


“……”


江澄转过脸神色阴郁地看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景色。



9:32A.M.
“我们到啦,先走一步。”魏无羡语气轻快地道。


蓝忘机在电话这边也有一点笑意,“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9:42A.M.
电话那头已经是长达十分钟的安静。


随后是嘈杂声,刻意压低的争论声,信号混乱的刺啦声。


蓝忘机没有出声,只有听见自己的心脏声,在洪荒世界中无比清晰。


扑通。扑通。


他几乎要出声质问怎么回事,然而理智制止了他,他只有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


“他们怎么会有枪?!”这个是魏婴的声音。


“向南,三十米,冷静,其他人全部退回就近场……”一阵尖锐的,刺耳的杂音。


“魏婴!!!”这最后的声音,是江澄。



9:47A.M.
魏无羡跳下车,原本偌大的繁华区,此刻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了。


有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甚至是小心翼翼地,“……魏婴?”


魏无羡才想起电话一直没有挂,他几乎是叫道,“蓝湛!我们可以解决,你不用过来,不可以过来。”


蓝忘机低声说,“我看见你了。站在那里,等我过来。”


“你到了?!你……”魏无羡的声音停住了。


远方有个人朝他而来,也为他而来。是蓝忘机。


他此刻奔跑的身影无端端的有些狼狈。他的身姿依然俊秀清雅,人如芝兰玉树,迎头的日光落了他满身,但那光芒却刺眼而使人眩晕。


9:48A.M.


“砰——!”


这个声音来的太快,也太猝不及防。


它的声音太大了,像有一个充盈的很满的热气球,忽然炸开了,那残骸遍地都是,毫不留情地穿透耳膜,嗡嗡直响。


蓝忘机几乎愣住了。


他看见魏无羡原本昳丽的五官忽然变得惨白,那每一处应细细描摹的地方写满了悲伤,错愕,甚至有一些不可言说的爱意,然而他的唇还是慢慢地上翘,朝他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那最后的路程,他想要替他走过来,然而他的脚却迈不出一步。


魏婴。


蓝忘机无声地叫他的名字。


那声音极微小,却一遍遍在他耳膜极宏大地放大,他甚至有一些听不清了。


……


……


……


03/09/11 星期日
6:00A.M
魏无羡从噩梦中惊醒,一边被蓝忘机拖回去一边想,“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好可怕。”



“有个人浑身是血地走过来,子弹打穿了车窗,碎玻璃遍地都是……”


8:00A.M.
起床后,魏无羡先是摸了一个苹果,然后摸到蓝忘机身边。


他抬起脸,“你尝尝。”


苹果很甜,吻也很甜。



8:18A.m.
“好好好,不看手机,看你。”



8:42A.M.


电话响了。



8:48A.M.
“再亲一下。”魏无羡说。


蓝忘机微微低下头。



9:05A.M.
“你们还有多久到?”


9:32A.M.
“我们到啦,先走一步。”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9:42A.M.


“魏婴!!!”



9:47A.M.
“蓝湛,你不用过来,不可以过来。”


然后他朝他而来,为他而来。



9:48A.M.
“砰——!”


……


……


……
03/09/11 星期日
6:00A.M.


“我刚才做了个噩梦。”


……


……


9:48A.M.
“砰——!”


……


03/09/11 星期日
……


……


……


听说人死后,不会真的死去,而是会被困在他生前最后一天的记忆里,反反复复。


FIN


 


 


 


 


 


 



提问,被困在记忆里的人是谁?

评论

热度(75)

  1. 深秋始于一叶辞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