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微光

葉:

●避雷:暗黑向


●主仆关系


●ooc


●架空背景
————————


4


男孩被选中的时候呆愣了瞬间。


幸亏他立马反应了过来,赶在被侍者训斥之前上前走了几步。


而伴随他行动响起的是一片叮叮当当铁链撞击声。


蓝忘机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敏锐地捕捉到蓝忘机这一细小变化,不禁下意识向后挪了一小步。


他抬头看了眼侍者,然后才毕恭毕敬地向蓝忘机行了个礼,道:“编号2043416”


“……我问的是你的名字。”蓝忘机语气带了点波动。


还没等男孩说话,侍者就抢先答道:“他没有名字的,小少爷你想叫什么便叫什么,一切都随您的意思。”


蓝忘机听后沉默了片刻,最后没再询问,转身迈出步子:“那你随我来吧,宴会也快结束了。”


5


男孩的表现不可谓不好。


他在蓝忘机坐下之前在椅子上铺好软垫,并能及时为蓝忘机递来纸巾、倒满酒杯。布置完所有事项后便安安静静地立在蓝忘机身侧,连身上的锁链都没有发出一点碰撞的杂音。


确实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仆人。


可蓝忘机不喜欢这样。


好不容易结束了宴会,应付完大堆前来祝贺的客人后,蓝忘机立刻带男孩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关上房间门,男孩便立刻上前准备为蓝忘机脱去外衣。


蓝忘机抬手制止。


他将脱下的外衣搭在衣帽架上,直视男孩的眼睛,思考片刻后一字一句认真道:“我拿到钥匙后会立马帮你把身上的锁链解开。你不必害怕,我不会把你当下人,你也不要轻视自己。”


他顿了会,又道:“好吗?”


男孩心里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不懂蓝忘机到底想做什么,但还是慎重地点点头。


蓝忘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便尽量放温柔语气,又问了一遍之前问过的问题:“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挤出一个笑容:“编号2043416”


“我问的是你的名字。你有名字的,不是吗?”


男孩的手微不可察地轻轻颤抖了一下。


他蜷起手指,犹豫片刻后小心翼翼地答道:“魏婴?”


这个名字实在是被埋藏在内心深处太久,久到连翻出来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只因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弄碎那个自己唯一还拥有的东西。


蓝忘机听后点点头,道:“嗯,魏婴。”


6


蓝忘机问魏婴身上有没有带伤,有没有忌口。魏婴都回答没有。


“想吃什么吗?”


魏婴摇头,迟疑片刻,又低头道:“……有点想。”


蓝忘机立刻让人布置一桌好饭好菜送进房间。魏婴却被吓了一跳,死活不肯坐上餐桌。


他眼神里透着些许惊恐:“这……这是您吃的,我不能……”


蓝忘机摇头:“我叫蓝湛。”


魏婴连忙点头:“少爷我明白的,我知道您的名字。”


蓝忘机微微蹙眉,尽量放缓语气安抚他:“不用这么称呼我,叫我蓝湛便可。”


魏婴愣了。他明白蓝忘机的好意,但他不可能这样称呼他。


他们不属于同一个阶层,不能够轻易逾矩。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若不明白其中的法则,那他魏婴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可蓝忘机确确实实,是第一个同他说“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人。


魏婴对蓝忘机尽力展出一个足够灿烂的笑,将所有的感激写在笑容里。


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道:“少爷的心意我明白,可您天生就是主,我天生就是仆。抱歉我不能接受您的好意。若您因此而生气,想打我骂我,我都没有关系。”


蓝忘机听后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强求。


魏婴坚持只拿走了餐桌上极小一部分还算廉价的食物,与蓝忘机行礼后退去了别处,在另外什么不引人注目的别处悄悄用完了餐。


7


第二天,魏婴便自觉地开始打扫蓝家。因蓝忘机还没拿到钥匙,锁链便与他的动作一起,在空旷的房子里发出小小的撞击声。


虽然昨日的示好以失败告终,但两人之间的关系明显有所改善。


见蓝忘机从房间里出来,魏婴立即抬头露出笑来,笑容里还带着点他那个年纪特有的青涩。他放下手中的杂物,擦净手后上前为蓝忘机更衣。


下午蓝忘机让魏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魏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转身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之后蓝忘机去书房整理书籍,可脑袋里想的全是魏婴细瘦的背影。这些年来他肯定过得不好,明明是发育的年纪却如此单薄,生生硬是比比自己矮了一截个头。


但那明亮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眸却是不曾改变的。


蓝忘机默默合上手中的书,起身去寻一直盘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抹身影。


他绕过一个又一个走廊,下了一层又一层的台阶,终于在房子后门连着花园的地方看见了魏婴。


魏婴正上半身随意地侧倒在地上,轻轻摇晃着腿,眼睛看着不远处的青草地。


有两只蝴蝶互相追逐地飞舞在空中,缓缓向魏婴那边靠近。魏婴抬抬眼,轻轻对蝴蝶笑。


阳光透过层层树影温温和和地洒在他的侧脸。他的眼睫细密,拦出一小块阴影。


突然,有只蝴蝶扇动翅膀翩然而下,静静地停留在了魏婴的手铐上。


洁白的蝶翅上投映出了铁链泛出的冷光。



tbc




这章好像挺治愈的怎么回事_(¦3」∠)_
不过没关系,叽叽很好很温柔,可不代表温家也这样。


羡羡阶级观念很强,因为不强的话没办法活下来,等到他黑化的时候就会什么也不顾了
所以为了谈恋爱,苦难是必须的!


比哈特♡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