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微光

葉:

●避雷高亮:黑暗向


●主仆


●ooc


●架空背景
----------------


1


蓝忘机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里到处都遍布着一种铁房子。


那种房子透不进多少光,外表黑漆漆地打满了粗糙生锈的铁钉。偶尔往大门里瞧一眼,就能看见许许多多被套上手铐与脚链的人。


拥有皮鞭的人是那里的统治者,他们通常嘴里都吐着污秽的话。而那些被囚禁的脏兮兮的人是被统治者,只能忍气吞声地默默承受着一次又一次莫名其妙的羞辱和责罚。


蓝忘机讨厌那样的房子,也讨厌那些口吐恶言的人。小时不懂事,他曾经趁拿鞭子的人不在时用偷偷配好的钥匙打开那扇沉重的铁门,小声唤里面的人出来。


可那些人命苦的人还没跑远,就被蹲守在黑暗里的巨犬逮住了。一时间犬吠、哭喊声响成一片。


在那时蓝忘机看见了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他与其他人一样,手足都戴着镣铐,身上套着破破烂烂衣服,脸上也灰扑扑的。他在队伍的末端,却被巨犬第一个盯上,因踩中石子而摔倒在地,正害怕地国与巨犬对峙。


眼见巨犬张开大口要发起攻击,蓝忘机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张开双手挡在了男孩跟前。幸好巨犬还算有灵性,闻了闻气味明白蓝忘机是蓝家的孩子,出身于世家,惹不起。一甩尾巴跑去追逐其他逃跑的人。


蓝忘机扶起脏兮兮的孩子,发现他身上好多地方都肿了起来,胸口处还有一个简单包扎的纱布,因刚刚的跑动而被掀开,露出了里面还流着血水的伤口——一个太阳纹烙印。这是温家的杰作。


被拷起来的人都是温家的财产,胸口前的太阳纹便是证明身份与地位的标记。只要烙上,人几乎就失去了作为人的权利。他们已经被强迫变成了物品。


蓝忘机打心底里对这种制度感到恶寒。也对容许这种制度存在的社会感到荒谬。


男孩怯怯地抽回手,犹豫了一下后小心翼翼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蓝忘机微微一怔,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扣动了心弦。


2


那些人除非被别人买下或被温家当做礼品送出,否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那样的铁房子。


老管家知道蓝忘机干出的事后语重心长道:“你还小,有很多事都不懂。但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足以改变这个社会。”


3


蓝忘机十五岁时家里人布置了宴席。


温家托人送来了一群被拷住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站的笔直宛如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


“小少爷,你可以从里面选一个,他们有好好训练,绝对能照顾好你。”温家的那个侍者微微弯下腰,满脸堆笑地看着他。


蓝忘机面无表情。眼睛慢慢扫过那些人的脸。


在这样的世界里,你越富裕越值得人尊敬。标志富裕的东西有金银、有珠宝,可就算有十串宝石,也比不来一个被拷着的人的价值。只要是大家族,家里总少不了叮叮当当铁链撞击的声音。


蓝忘机必须得选一个人。现在他代表着的不仅仅是他自己。


突然间,他又看见了那个男孩。


男孩有被好好打扮,身上穿着干净的衣服。脸上也除去了灰尘,显现出了幼时没有的俊朗。别的人站在那儿,虽抬着头,可眼里透出的却是一片绝望的黑色。


而那个男孩的眼里还有光。


男孩发现蓝忘机正在看自己,习惯性地露出了一抹笑容,但因害怕被人发现,又飞快地收敛住嘴角板起脸。


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他的笑竟是比幼时还多了几分大胆。


侍者出声问道:“小少爷,可有满意的?”


蓝忘机面不改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抬手指向了那个男孩。


“我要他。”


tbc


明天四级考试啊啊啊来开坑攒人品【哭泣】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