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陌上 (完)

葉:

●普通的设定:公子叽×花魁羡


●避雷:女装


●羡羡就算身份低贱也能霸气满满地去救老公(好像并没有)


●说不刀就不刀系列


●断了一个月才继续更系列(哭泣脸)


================


18


蓝家家大业大,是姑苏一带有名的世家。那里的公子各个端方雅正、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出众的气质。他们的家训严苛,注重规束自我。无论从哪一点来看,都是不染烟尘、傲然出世的。


魏无羡在小隔间里吃瓜子,翘着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一位暂时没事的姐姐坐在他对面,先是好心好意地劝说了半天,什么坏处都分析遍了,却见魏无羡表情毫无变化,依然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简直是完全不知悔改!


姐姐一拍桌子来了脾气,猛地夺过他手里的瓜子甩到桌上,怒道:“吃吃吃你都吃多少了!刚刚姐姐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别被那所谓的承诺啊誓言啊爱情啊迷昏了头脑。买你的那人是蓝家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蓝家的作风,根本不是会与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沾边的样。就算退一万步,假设他对你真的上心,那么他家呢?他家里的人会同意么?一来你不是女儿身,二来你身份也上不了台面,蓝家人怎么可能会认可你?”


魏无羡听完后也不恼,笑着抓过那姐姐的手晃晃,凑近去故意软着嗓子撒娇道:“我都听进去啦,姐姐的话哪有不听的道理?就算退一万步蓝公子真对我不上心,那我就跑回来嘛。我看我们院里拴着的驴就不错,速度快得跟千里马似的,从姑苏跑回这要不了几天时间,大不了我带它一起走呗。”


那姐姐无奈,眉头拧了又拧,伸手敲了下他的脑门,叹了口气,语气终于软下来,幽声道:“到时候后悔了可别怪姐姐们没提醒你……不过说真的,要是受了委屈,你就回来吧,回来给妈妈认个错,我们再帮忙求求情,她肯定会留你的。”


“好好好,谢谢姐姐关心。”魏无羡一颗颗捡起桌上的瓜子,对她飞快地眨了眨眼睛。


19


魏无羡把获得自由身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他特地向妈妈打听蓝忘机为他花了多少钱,可妈妈听完他的问题后手上干的活却不停,只斜睨他一眼,状似不满地道:“你一天到晚吃得比姑娘们都多,学乐器学礼仪的钱也花去了一大把,怎会便宜到哪去?我自然是少收了点的,要不你以为你自己怎么出得去?”


魏无羡见妈妈语气不善,只怕她打心底里其实并不肯放过自己,便忙打了个哈哈,随便找个借口撒丫子溜走了。


之后,他偶尔会帮姐姐们陪客人喝喝酒,若心情好还会站在台子上吹几支曲子,也算是争取来了让自己继续住在这的权利。


可他左等右等,时不时就站在门口眺望好一阵子,也迟迟没等来那个令自己心心念念的、永远只属于他一人的雪白身影。


20


“唉……阿婴你傻不傻?何必把自己的脖子往套里伸呢?被一个人束缚住,岂不等于往自己身上套犁栓缰?”


魏无羡倚在门边,听到这话后回过头来,脸上却没了惯常的明朗笑容。似是思考了片刻,他突然表情一松,脸上又舒展开来。


他勾起唇角,笑道:“若我被栓,那也一定是栓在他的身上。我俩谁也离不开谁。若我不快活那他也不会轻松。心心相系,我不吃亏。”


21


“诶!阿婴,你真要带这头驴去不成?”


魏无羡拍拍花驴子的脊背,满意地听它狠狠地打了个响鼻。


“当然,到时候还请姐姐和小苹果多多照顾啊。论应付权贵,可是姐姐们更在行一些的。”


他拍拍手,叉腰望向姑苏的方向,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蓝湛,既然你还不来找我,那就别怪我亲自去找你!


22


姑苏蓝府。


主客厅内温晁趾高气昂地坐在高椅上,满脸的不怀好意。蓝忘机站在客厅中央,久久立着不发一语。


突然,温晁开口道:“按蓝公子的意思是……温家许的这门婚事是万万不会应下的?”


“忘机早已应下他人,恐不能在此反悔。”


蓝启仁坐在客厅另一头,虽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回答,可还是没忍住发出了“哼”的一声。


蓝曦臣苦笑地轻轻摇头,知晓自己弟弟的固执,便没有出声劝阻,而是对温晁温声道:“温公子,既然忘机自己已有打算,那我们也不该强迫他再做出什么承诺。”


温晁听后装作愤怒地一拍桌子,呵斥道:“我父亲亲自点婚,目的是为了与你们蓝家加强联系,增进感情。可你们却这般推脱,岂不是不给我温家面子?”


那你的目又岂是联姻这么简单?


若答应,蓝家以后多多少少都会受制于温家,若拒绝,则给了温晁一个针对蓝家的理由。不管如何选择,蓝家都处于不利的那一方。更何况,温晁这次就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蓝忘机敛目立在原地,默默紧了紧握着的拳头。


温晁一手撑住脸颊,指腹轻轻画着小圆。他开口道:“而且敢问与蓝公子定下婚约的是哪位小姐?前些日子本公子路过一风月之地,竟在那处看见了以端方雅正闻名的蓝公子。只怕……那小姐的出身并不干净吧?不对,说不定……那人连女儿身都不是呢!”


在场的人闻后几乎都皱起了眉头。只有蓝忘机面色不变,依然沉默地立在原地,不知是不答还是默认。


蓝启仁听过这话后反应最为激烈。他像是被戳中心头刺一般,脸色黑了又黑,拳头捏得梆硬,一副正极力忍耐的气急模样。


此时,突然从门外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嬉笑声。这阵声音欢愉无比,猛地打破了厅内沉闷的僵持气氛。


众人忍不住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只见一群打扮艳丽的女子互相拥簇着踏进了门槛,互相嬉闹着迈了进来。


她们各个头戴花簪,化着招摇大气的妆容。身着剪裁精细的长裙,短衣上绣着怒放的艳丽花朵。她们走路姿势随意,却步步透着媚意,一来便引进一阵沁人的香味。


她们在众人的注视下款款走至中央,然后再慢慢散开来。宛如花丛往两旁一分,露出了那深处隐藏在绿叶下的最为亮丽绚烂的一朵。


一位衣着风格最为耀眼的丽人迈着如大家闺秀般的碎步走了出来。


他肌肤光滑娇嫩,戴着一副莹润玉镯,手挽团扇将面孔半遮半掩,只露出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眸,和眼尾的一抹飞红。


他走上前来,两指轻轻捻起裙边一角,刚好捏住了绣在裙上的大红色牡丹的花蕊。他稍稍屈腿,微敛眉眼,便是一个姿态优雅的问好。


——可知云梦醉花楼?楼中花魁不辨雌雄,举手投足皆是风流,一颦一笑美不胜收。


蓝忘机瞬间看破了那层华丽的掩饰——便不禁因惊讶而睁大双眼,目光也随之死死锁住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人。


他将朱唇掩藏于画着花鸟的团扇下,缓缓开口,发出的却是清亮婉转的少女音:“小女子来得匆匆,也未上通报。这样无礼只因为寻找我夫君。而现在他已被我寻到,也算是不枉我这一路的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的旅途劳累了。”


语毕,他收回流转的眼波,双目微阖,眼里泛起点点湿润,看上去真像是因许久不见心上人而悲从中来,满心委屈再也憋不住了一般。


在高椅上的温晁见状呼吸一窒,顿了许久才开口,声音却无故添了些沙哑:“那……敢问小姐的夫君是谁?怎会丢下你这样的娇人独自离去?”


魏无羡心里嘲讽一笑:就知道温晁看人从不走心,现在也根本认不出他的真实身份。


鄙视归鄙视,但表面上却装作更委屈。他眼睫轻颤,微微垂首道:“小女子的夫君正是蓝家公子、行二蓝忘机呀。我们两情相悦、互通心意已久,他为履行我们的约定,特地回来置办聘礼,并曾立下誓言说定要与我结为伉俪呢。”


魏无羡步子一挪一迈,转至蓝忘机身边。一只手从袖里伸出,两指动作柔如挽花般拉住蓝忘机的衣摆,一双还含着水光的眸子在扇下羞涩抬起,撞进了蓝忘机炙热的目光里。


“我的好哥哥,好夫君,这么久都不来找我,真可让我好生等待、好生想念。”


蓝忘机轻轻回握住他的手,深深凝视他片刻后转过身面向厅内众人,一字一句坚决无比道:“我心只属他一人,还请叔父、兄长……与温公子谅解。”


温晁收回撑着脸的手,坐在位子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蓝启仁摇摇头,闭着眼不去看厅内的两人,一副“这事我不管”的模样。


蓝曦臣依然一脸和煦,他看看众人,心下了然。开口正准被说话时,却被一阵略显尖利的嗓音打断:“你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世家小姐?打扮这样的花枝招展,是不是别有用心?我看你只怕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魏无羡向那处望去,看见说话人是一名坐在温晁旁边的女子。这面容看起来有些熟悉……好像正是那天随温晁一起来楼里闹事的侍女。


他藏在扇下露出轻蔑的一笑:靠脸和手段立在主子身边,骂我不是好东西,也不先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大胆!竟敢对我们家小姐这么说话!”一位随魏无羡一同前来的姐姐踏出一步,大声训斥道:“你身为一介侍女,却不懂礼仪与尊卑吗!”


王灵娇被温晁宠幸已久,忍不了别人凶她,自己没办法便连忙向温晁求助。温晁看看面前各个姿色出众的女子,又看看一边努力撒娇、又佯装嗔怒的王灵娇,最后打发般的挥挥手,语气只稍稍硬了些,向魏无羡道:“那你可否说明你的来历?到底是哪家小姐?父母又是谁?”


“小女子是魏家人。”


“魏姓?”温晁怀疑地皱皱眉头。


“小女子幼时曾与在云梦一带生活……我母……号为藏色散人。”


周围的一个温氏弟子像是听过这个称呼,发出一声小小的恍然大悟的惊叹。他悄悄走上前俯身对温晁耳语。


听后温晁脸上涌上兴奋,道:“那你可是藏色散人与魏长泽之女?”


魏无羡默默在心里细细地品味这两个名字,不觉一阵奇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原来自己的父亲,名叫魏长泽。


他幼时父母双亡,流落街头太久,渐渐地就只记得自己的父亲姓魏,母亲是抱山师门的弟子。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搞清自己的身世,但因被醉花楼束缚了几乎整个少年时光,自由十分受限,所以才仅仅打听出了“藏色一家退出世族,隐居山林,不问世事”这一消息。


魏无羡向前迈出一步,清清亮亮的女声中透着些许自豪:“是,我父亲正是魏长泽。”


23


既然蓝忘机的命定之人是曾经赫赫有名的魏氏夫妇,那温家也不好说什么。再加上此事本就是温晁自己挑起的,既然他想作罢那么也没有人会反对。


至于魏氏夫妇早已不在,而且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魏姓世家之事,因夫妇两人长期隐居的原因,了解此事的人也并不占多数。而整日趾高气昂、根本不屑于了解他人的温小公子就更不用说了。


24


等温晁一行人离开后,魏无羡才放下一直遮在面前的小扇。


他仔细地理了遍衣袖,然后才走上前去对蓝启仁与蓝曦臣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已然不再是之前行的女式礼,开口发出的也变成了原本的、独属于他自己的少年音。


蓝启仁面色依然阴沉,坐在位子上也不说话,只是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打量了魏无羡好几遍。其实魏无羡心里也很紧张,但他好歹已经习惯于别人打量的目光——便稳稳的立于原地,目光里透着与蓝忘机别无二致的坚定。


最后蓝启仁不发一语、拂袖离去了。在转身的一刹那,站在他身边的蓝曦臣竟从自家叔父的脸上发现了极细小的一点宽慰。


得到了叔父的认同,兄长那边就好处理多了。他在叔父离开后走过来,脸上笑得温柔。在交代给弟弟和未来“弟媳”一些事项后便识趣地离开,特意留给了二人自由相处的时间。随魏无羡一同前来的姐姐们也被当做贵客,在蓝府受到了很好的招待。


25


回到蓝忘机的卧房后,魏无羡立刻把身上的首饰、发冠摘下来甩得到处都是,并一边扯头发一边迫不及待地跳着脚扑过来,跌进蓝忘机稳稳的怀抱里。


“蓝公子!蓝二哥哥!这么久没见,想我了没!想我了没!”魏无羡死死地扒在蓝忘机身上,捧着他的脸便开始亲,弄得他白净的脸上一片鲜红的唇印。


蓝忘机也因两人的见面而激动得心跳加速。他任由魏无羡杂乱如骤雨般地亲吻着,手紧紧拥住魏无羡系着绣有流纹图案缎带的腰肢,然后趁他换气休息时猛地将他拉得更近——蓝忘机将头靠在了魏无羡的肩上。


——想。


非常想。


26


“我为了见那花魁特地跑去了云梦,可人呢?传说中能倾城的美人我怎么没见着?”


被问的那人一拍他的肩膀,大声道:“你竟然不知道!那花魁早就被一位世家公子看上啦,好早之前被一大串火红火红的轿子抬去了!诶……我跟你说,当时那场面可不热闹,接亲的人排了好几条街,看热闹的也追了好几条街。”


“真的?哪家公子?我怎么不知道?”


“不止你不知道!跟着去的人也不知道,那时跟着走的一大群人都嚷嚷着要看花魁的模样,结果轿子还真的被叫停了片刻,红布帘一动,那花魁就探出了脑袋,脸上还挂着笑呢!我真没夸张,那人真心是位丽人,啧啧啧,娶到他的人可真够幸运。”


问话的男人听后不屑地笑了声,斜眼道:“切,你若有钱,你也娶得到花魁啊。”


“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听说那公子不是用钱把花魁换过来的。”


男人脸上变得更加不屑,连语气里都带上了一丝鄙夷:“那不然是什么?真情吗?你还真当这是路边小摊贩摆着的话本故事的真人版哪?”


“嗨!你这人……说话真无趣。这事且先不说真假,反正后来花魁掀帘往外看了一眼后就掏出了一颗红绣球猛的扔了出去。那时大家眼睛都跟着绣球走,一群人挤在一起争着抢绣球。再等我们反应过来时,那里就只剩花轿,不见花魁的踪影了。”


27


魏无羡趁人们不注意,轻轻一跃便跳下了花轿,然后往旁边小路一钻,悄声无息地直绕到了车队前头。


他大步上前斥开了周围抬轿的人,一脚踏上花轿的抬杠,猛的将帘子掀开,伸手进去摸了几把便把蓝忘机拽了出来。


他牵着他的手奔在通往周边树林深处的小路上,边跑便大声叫:“蓝湛!我后悔了!真是去他妈的八抬大轿,果然话本里写的都是骗人的,抬个轿子来这么多人,还让不让人好好结婚了?”


蓝忘机紧紧握着心爱之人的手,望着他在自己前面奔跑的背影,不觉心中暖成一片。


跑着跑着魏无羡就偶尔转过头来看几眼,然后啧啧赞叹道:“蓝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看!想当初就应该听你的,别把婚礼搞那么隆重!现在我可是后悔得要死了——”


突然,感觉手上力度一紧,魏无羡被拉得生生止住了脚步,猛然撞进了蓝忘机怀里。


“不后悔。”一道又低又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们现在就可以悄悄地拜堂。”


魏无羡在他怀里向外张望,看见两人跑过许久,周身已是一片长着些许灌木的无人之地。


叔父好不容易把婚礼弄得这么风光,半途中要结婚的新人却自行逃跑,偷偷藏在没人的地方拜堂,等今晚叔父知道了这事,只怕又得气得不肯见他了。


想至此,魏无羡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抱着蓝忘机的脖子将嘴唇送了过去,手上突然使力,让两人跌进了灌木里。


当蓝忘机在他下唇啃了一口,依依不舍地分开后,魏无羡笑着将脸埋进蓝忘机的怀里,把声音捂得闷闷的。


“蓝二哥哥,你怎么这么好啊。”


——这么好的人栽进了我手里,我可是一辈子都不会放手了。


============


完结啦!!!撒花庆祝!!!


不过大家肯定都忘记这篇文了_(°ω°」∠)_


汪叽三个月没来的理由很套路的,被关禁闭自己反省去了呗~


霸道总裁式汪叽遭遇更高阶层温流氓的压制后属性重新全开,乘着华丽大轿子来迎娶羡羡。


我的心上人,将会乘着七彩祥云来接我(×什么鬼)

评论

热度(331)

  1. ya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