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陌上

葉:

公子叽×花魁羡


都是身份惹的祸。。打倒封建阶级才是正道×)


13


温晁走后,楼里的姑娘们都在痛快的欢呼,连平时学来的粗话都吐出来不少。而蓝忘机却并没有高兴多久。依温晁那小人性子,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仔细思考过后,决定现在就将魏无羡带走,藏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


作出决定后,心里倒痛快了不少。蓝忘机悄悄离开了醉花楼,去往集市上买两匹快马。虽然不确定魏无羡会不会同意自己将他带走,但至少心里还是存有那么一些期待的。毕竟,他觉得魏无羡虽然不一定喜欢他,但一定不会讨厌他。


而当他再次回到醉花楼时,却发现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楼里依然热热闹闹的,灯火也像往常一样斑斓。可那些姑娘们却是看见他也不来招呼,反倒有些有意无意的避开他。蓝忘机见没人理自己,而他本就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便直接就近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坐下了。


可他到处留意,坐了半天也没寻见魏无羡的影子。蓝忘机心里隐隐担心起来。他不安的拢拢衣袖,想去寻他却又不知在这喧嚣之地从何找起。


这时,一个年纪稍小的姑娘偷偷靠了过来。她用帕子轻轻掩着嘴,悄声对他道:“蓝公子,你是来找阿婴的吧?他刚受了罚,正在三楼的偏室里禁闭呢。”


蓝忘机听后眉间微皱,也学着那姑娘压小声音道:“为何而罚?”


姑娘四周看看,确定暂时不会有人经过后伏下身子悄声道:“因为妈妈知道这事了,怎么说呢……你知道我们做这种生意的以权贵为大,温家的势力你又不是不知道,阿婴故意惹怒那温小公子,妈妈当然生气。连你也被她迁怒,让我们以后见到你避着走呢!”


蓝忘机听后不语。


那姑娘也不急蓝忘机说话,又说道:“阿婴的性子谁都知道,本来不会罚他,顶多骂几句就过了,可他错就错在向妈妈顶了嘴,这才关他的。”


蓝忘机抬眼看向她,眼里似有疑惑,“他说了什么?”


“不就是平日里跟姐妹们说的诨话,什么‘我又不为王侯将相而生,凭什么得处处讨好他们?难道只要他们的一句话,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么?”姑娘边说边努力模仿魏无羡那肆无忌惮的不羁语气,连脸上都学着他浮现出了一个似是轻狂的笑。


心中的什么地方蓦然被牵动了一瞬,蓝忘机沉默片刻,然后突然站起身,询问出老鸨的所在地后向那姑娘道了谢就离开了。


14


“你是说……你想买我们的花魁?”老鸨一脸不可置信地挑挑眉毛,语气夸张地重复道。


蓝忘机端正地坐在她的对面,身形从容不迫。“我并非想买,而是想替他赎身。”


两人之间只有一张檀木小桌,上面放着一些名贵的茶水。老鸨又一次转动着眼珠将蓝忘机打量了一遍,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敲打着桌沿。


“来为这事找我的人多了去了,可没几个人能承担起他赎身的价钱的……我看你的样子清高正直的很,容我奉劝一句,你若想维持你们世家的声誉,就不要从我们楼里找心上人。”


蓝忘机直视着面前人,神情淡漠如覆冰雪。他一个字一个字坚定地回答道:“这是我的决定,与他无关,与旁人无关。”


15


魏无羡正不断地调整自己靠在墙上的姿势,想使自己更舒服些。当他刚闭上眼朦朦胧胧积攒了些睡意时突然听见了一阵大力拍门的声音,不一会门就被人不客气地猛地打开。他眯着眼看清来人后立马一骨碌站了起来。


可他还没来得及笑着说几句诨话,老鸨就大步迈过来语气霸道地说道:“恭喜恭喜,你才认识几天的相好今天就过来把你赎出去了,从此你就不是我醉花楼的人了,此后你就随着他去,争取努力攀高枝吧!”


魏无羡脑中当机了片刻,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后一脸莫名其妙:“我相好?我什么时候有相好了?”


他脑内努力搜索对的上号的人物,可冒出来的人都是些皮糙肉厚的有钱高官。他心里一凉,正想拉着妈妈的袖子卖卖乖求她继续收留自己,就突然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不是相好。”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望向刚从门外走进来的蓝忘机,只见他依然一身白衣,孑然而立,从容端庄。


简直不敢相信这样高雅的人竟存有那样的心思。


魏无羡自小就听说了许多楼里姐姐的悲惨遭遇,若是被哪位花花公子赎了身,那以后的下场最好也不过是当了人家的小妾,最后独自一人孤孤单单地死去。说到底,楼里的人对于楼外的人来说,就是用完就扔的玩物罢了。虽然早就习惯了别人用带着不良的心思注视自己的眼神,但不知怎的,他特别不乐意蓝忘机也像其他那些公子一样。


魏无羡扭过头不去看蓝忘机,呆呆的立在原地默然不语。


老鸨也不管这些人的小心思,转身出了门,只抛下一句:“你收拾收拾穿一身平常的衣服,其他的东西都留下就可以走了。”


16


蓝忘机等魏无羡去收拾东西,却见他只是立在原地不说话,直觉是自己的行为冒犯到了他,便也不安起来。半晌才小心地开口道:“魏婴,跟我走吧?”


魏无羡抬起头,却是半点眼神都不分给蓝忘机,擦着他的肩膀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他木然地挑了件前不久买的新衣裳,刚想走去屏风后换衣服,却突然想起了蓝忘机已经买下他的事实。反正都已经是他的人了,以后他想对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难道还怕这时他看到自己的身体不成?


蓝忘机刚站到他的房间门口,就见魏无羡毫不避讳地当着他的面换衣服。他连忙背过身去,却在转身的那一刹那间猛然明白了魏无羡的心思。他一定是以为自己故意冒犯他,将他当物品看待了。蓝忘机轻轻吸口气,心里暗叹道:魏婴,你怎能不懂我的心思。


魏无羡换好后见蓝忘机故意背过身,以为他还在故作君子,心里便有了怒意。他毫不客气的掰过蓝忘机的身子,直视着他琥珀色的眼眸,“蓝二公子,我有那么好玩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蓝忘机从那双清澈的眼里读出了怒意。不知怎的,他心里却多出了一份被意中人在意的欣喜。蓝忘机不禁嘴角微微一勾,轻声回答道:“命定之人。”


“……”魏无羡这次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四个字仿佛随着蓝忘机的声音一直流入了魏无羡的心里,像是挤开了心里哪处隐秘的地方,一抹被他熟悉却不曾清楚意识到的感情涌上了心尖。


“……什么?”魏无羡愣愣地说。


“我说,你是我命定之人。”蓝忘机脸上笑容已失,笑意却还在。


魏无羡立马送开了紧紧捏着蓝忘机肩膀的手,因担心将他捏疼而有些手足无措。而等他刚放开蓝忘机时,就立刻被拥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17


“我还没答应呢,你就抱我啊?”魏无羡笑着在蓝忘机耳边吹气。


蓝忘机收紧了双手,加深了这个拥抱,“答应了”光看你的反应,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答案。


“你是世家公子,我不能什么在招呼都不打的情况下跟你走。不然你会被逐出家门的。”


蓝忘机不说话,眼神里尽是不乐意。


魏无羡笑着回抱住他,伸出双手从他腋下扣住他的肩。等他仔细享受过这个拥抱后才轻轻将蓝忘机推开。


“我是什么身份别人都知道,我就在这里等你,等你从家里回来后正大光明地带我走。”


蓝忘机愣了愣,随即了然。他缓缓的点点头,却不愿才获结果就离他而去。他垂着手,像是不太甘心。


魏无羡见他这幅模样,便又凑近在他唇角印上一吻,轻如点水。


“等你回来后,我再补给你”


他语气中染着笑意,片刻后又伸出右手食指。蓝忘机看看魏无羡,配合地伸手握住他如玉的手指。


“等你回来后,我们就牵手”


那天夜晚,蓝忘机骑着马,踏着银辉月色一步步离开了那个灯火斑斓的醉花楼,还有那个站在斑斓灯火中握着酒杯笑着目送他远去的人。


TBC


======


没有过大纲的痛苦……我以后一定要痛改前非,理出大纲后再码字orz

评论

热度(148)

  1. 深秋始于一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