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陌上

葉:

普通的设定
公子叽×花魁羡


黑恶势力强势登场,狗血剧情即将展开orz




9


在一处破败的小巷角落,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缩在一堆废弃的杂物里。他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四下张望后才舒了口气,从胸前的衣服里掏出一块没了馅的包子。


他先舔了舔面皮上残留的油渍,又用手摸了摸胸前的衣襟,确定没漏下任何一点食物残渣后才大口吃起了手中好不容易得来的食物。


他吃得太过用心,结果等到他吃完最后一口抬起头来时,才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女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看见陌生人,他第一个反应便是咧开嘴露出个笑容。


女人看到他的笑后也唇角一扬,然后伸出一只带满首饰的手向男孩的脸上探去。男孩下意识的偏过头躲她,却被那女人准确无误地擒住了下巴。


女人仔细打量着他的脸,眼中没什么暖意,像是在鉴定什么物品一样。过一会她又伸出了另外一只手,捏着一块艳红的帕子给他擦脸。


她的动作很熟练,擦起来轻轻的让人感觉很舒服。只是那帕子上的香气太浓烈,凑到他的鼻子前感觉怪呛人的。


孩子坐在原处一动不动,任由她摆弄着,期间一直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那女人将他牵起来,让他在原地转一圈后又用手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只是在看见他胳膊上布着好几个被狗咬出来的伤口时皱了皱眉头。


过了许久,那女人终于开口道:“你身段不错,身上也没有什么难看的胎记。手上的伤回去养养应该不会留疤。你可以来我们醉花楼,当然,就算你不愿意你也不能说不。所以从现在起,你就是我醉花楼的人了,懂不懂?”


男孩眨眨眼睛,愣愣地答道:“楼里吃的东西多吗?”


女人沾满脂粉的脸上破开一个笑容,她用帕子掩着嘴道:“当然有,你长得越漂亮,越会讨人喜欢,吃的也就越多。若你得到了个高位,还怕这儿有什么东西是你吃不到的么?”


男孩听后高兴地抹抹脸,想到可以吃到带馅的肉包子就兴奋得不行:“那我跟你走!”


女人笑了一会,突然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她上前一步,身上的阴影也随之罩住了男孩,


只听她再次冷声对他道:“我不管你是雄是雌,前世是王公贵族还是路边乞丐,从今以后,你只需记住两点:我让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楼里的客人想让你当什么你就当什么,不要端着所谓的尊严不放。在进楼之前,你该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曲腿,因为人只有在身子比别人矮一节时才能将别人服侍到最好,你明白吗?”


男孩仰头看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女人伸手摸摸他的发顶算是奖励,然后执起他的手,带他向一片热闹的繁华之地迈去。


在踏出那个破败小巷的一瞬,男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堆废物堆成的藏身之处。他年纪太小,女人说出的话他几乎全没听懂。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明白的:从此以后,他将过上一种完全不同于从前的生活。


他张开小手,偷偷对那堆废物轻轻挥了挥,嘴里无声地道:再见了。


10


魏无羡推门回到房间后直接将自己砸在了床上。


“唉——”他将头闷在被子里长叹一声。


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后走过来坐在床头轻轻拍他:“阿婴怎么了?”


魏无羡抬头看看她,道:“没事没事……今天晚上来的那个白衣公子真的已经走了吗?”


“嗯,我和其他人都帮你找过了,楼里上上下下都没有他的身影。大概是提早回去了。你若想见他,不如我替你捎个信去蓝府如何?”


“不用不用,他不来算了,我就是觉得他长得好看,也没想找他的!”魏无羡连忙拒绝。


等侍女们整理好房间退出去后,魏无羡不爽地在床上滚来滚去,将床榻踢得咚咚响:“好你个蓝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让你今晚留在这明天得多陪几个满脸油光的糙汉啊!结果你倒好,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


魏无羡把枕头想象成蓝忘机,猛的将它狠狠地往地上一摔:“没心没肺,果然世家公子都跟那温晁一样花心,没一个好东西!”


可魏无羡竟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多么像一个闹别扭的小姑娘。也不清楚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火气,哼哼几句算作发泄后索性倒下睡了过去。


11


蓝忘机的日子过得也没那么好。他不愿意魏无羡再留在勾栏烟花之地,也讨厌别人用金钱来衡量与他度过的时光,更讨厌别人看他时那种带着欲望的奇怪眼神。


他不高兴的从醉花楼出来后就一直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瞎晃。


云梦的夜晚的确热闹,到处都有小摊小贩,深夜出门逛街,成群结队玩耍的人也多的是。然而漫步在这样繁华地带的蓝忘机依然有一身不染尘世的气场。不过,他此时脑里所想的就接地气多了:他想为魏无羡赎身,然后把他带回家去。


不过这事意义重大,又决定突然,还是等回去与兄长商量好后再做决定为妙。


蓝忘机决定明日便启程回家。


12


醉花楼昼夜不息,全天都歌舞升平。


魏无羡难得早上没有安排,抱着被子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要吃午饭的时间,他猛的被一连串的敲门声惊醒。魏无羡挣扎地睁开眼睛,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谁啊?怎么了?”


门外是他熟悉的一位侍女,她急急的在门外叫道:“阿婴阿婴你快起来吧!温家那群不要脸的又来了!他们说若你不出来见他们,他们就砸了我们的醉花楼!”


“而且今早妈妈刚好不在,估计是又去那条小巷找姑娘去了!”另外一位侍女补充道。


魏无羡听后瞬间清醒了过来。他连忙翻身下床,匆匆忙忙地穿好便服,也顾不得化妆就出门随那名侍女下了楼。


一下楼,便看见了那飞毛跋扈的温晁小公子。他满脸倨傲,身边跟着他武艺高强的保镖温逐流。


“你们这的花魁难道是吃白饭的吗?我可是你们的贵客!哪有拒绝见我的道理?”温晁一脚踩在被掀翻在地的凳子,大声对楼里的人嚷嚷道。


周围一群客人躲得远远的,却又止不住好奇,小心翼翼的向这边张望着。


我?吃白饭?哪有的事!不愿见他还差不多。魏无羡腹诽。旁边的侍女见状凑过来小声解释道:“妈妈看你累了才让你休息的,还特地嘱咐过我们不要随便去叫你。哪知道那温公子执意点花魁,别的姐妹们竟然都不要,不给他他还真的掀翻桌椅像是要砸楼一般,霸道得紧!”


魏无羡一听也来了脾气,便一提衣摆大步迈下了楼梯。他的动作并没有被他刻意端正,步子随意,被红发带绑住的长发在他脑后一甩一甩。他的模样肆意潇洒,待客时的媚态娇羞一扫而空。


“我当时谁呢,也就温家公子敢这么霸道这么有气势了,大白天的就急着为我们楼捧场,这是急得赶着投胎呢?”他的声音有着少年蜕变时期的青涩,却一字一句说得沉稳无比。


温晁看见魏无羡后微微愣了愣,毕竟他现在给人的感觉与自己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哦,这不是我等了好久的花魁美人吗?本公子确实自不夜天那晚就想你得紧,这不,今天专程来看望你了么?”温晁调整了一下表情,咧开嘴笑道,竟没有对刚才魏无羡讽刺他的话表示不满。


这时,准备在离开前先来道个别的蓝忘机看见醉花楼里围着一大帮子人,心觉不妙,连忙走近朝人群里张望去。


而魏无羡恰巧就瞟见了那抹才刚踏进楼里大门的雪白身影。


“唉……公子,我还是先谢谢你的美意吧,不过,约会也要讲个你情我愿对不?实不相瞒,像你这样的,我还真不喜欢……你看看那边,那位蓝二公子就特别各我口味,等什么时候你褪下身上的迂腐之气像蓝二公子那样清新脱俗,我就什么时候服侍你,怎么样?”说完,魏无羡扬起一抹轻佻的笑,对蓝忘机眨了眨右眼。


听完后温晁脸上立刻显出怒意,道:“你!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轮得到你来选我不成?”从没人敢在温晁面前说有人能胜过他,而他本就看不起魏无羡这样出身的人。平常飞毛跋扈惯了,受不了在众人面前当众被比下去。他立刻命令温逐流上前去教训这个不知尊卑的人。


温逐流无奈,但还是依命上前准备擒住魏无羡。可没想到,平常为人表演舞蹈管弦之类的娇媚花魁褪下伪装后竟有一番身手。只见他状似随意的一退,便轻易躲开了温逐流的攻击。这状况让温逐流有些意外,于是他定定神,开始认真出起招来。


不消片刻,两人就已经接连过了好几招。可说到底魏无羡也只是个孩子,虽然功夫不差,但也定然比不过温逐流这个有丰富经验的专业人士。眼见温逐流一个手刀劈去,魏无羡堪堪避过,约摸撑不了多久他就要被温逐流擒住了。


一旁蓝忘机终于按耐不住,一只手攀上了腰间护身的佩剑。一个娇媚声音却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哎哟!蓝二公子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蓝家人不是素以清心寡欲著称吗?难道外面端方的模样都是假象?是专门做给人看的?哼,我看蓝家人也不过如此嘛。”


蓝忘机循声望去,见一个打扮张扬的婢女正满脸鄙夷地望着他。


“这种地方?你们家公子不也来了我们这地方吗?你说这地方是哪种地方?”魏无羡挡住温逐流的一击,抽空朝那女子喊到。


“我们家温公子只是路过好吗?难不成你还真以为公子是专程来看你这个小贱人的?”那女子语气恶意满满,看见魏无羡后眉头都拧成了一团。


魏无羡还想说些什么,可温逐流的攻势突然猛烈了起来,他一时分神,一抹剑锋便趁机朝他刺去。


“铮——”两把宝剑相交,发出清脆一响。蓝忘机入一颗挺拔的俊松,稳稳地挡在了魏无羡面前。


温逐流立刻撤回步子,毕竟作为一个侍卫,没有主子的命令就向别家公子出手是万万不可的。


而温逐流一退,突然从天抛来了许多东西。首饰、拧成一团的帕子、扫把之类凡是有些重量的通通被砸了过来。


“滚出我们的醉花楼——”一个年龄稍小一点的姑娘叫道。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叫骂便跟着那一声扑了过来。


温晁见楼里的人一致对外,蓝家公子又前来撑腰,而自己本就带着花天酒地的心思寻过来只带了温逐流和几个交好的婢女,现在明显处于劣势,也顾不得什么面子,放了几句狠话就拽着还准备嚷嚷几句的婢女逃跑了。


在欢呼声中,蓝忘机后知后觉地回头看向魏无羡,却发现,那人脸上带着少年肆意张扬的笑容,也正回望着他。


TBC
=========


合力打怪兽获得经验值。
一爆字数就爆出了一大把狗血【滚】

评论

热度(128)

  1. hhhhhhhhhhhhhhh! 转载了此文字
  2. 深秋始于一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