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忘羡】陌上 4—6

葉:

普通的设定
公子叽×花魁羡
自娱自乐产物


————————
————————


4


花魁在不夜天的表演结束后,款款上前向温小公子屈膝行了个礼,送上生日祝福后立马转身踩着大厅里长长的红毯回了房间。他头也没回,将宴会上不断发出怪叫的红脸醉汉一个不落的留在了身后。


第二天一大早,花魁就被侍女们拥上了马车,准备启程回云梦醉花楼。


待马车将要出发时,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追了过来。那脚步虽然节奏稍快,却一步步的走的非常沉稳而有力。


花魁掀起帘子向外望去,只见是前几天那个在酒楼里看见的白衣飘飘似仙般的人。


蓝忘机听说花魁今早就要离开,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他,头脑一热便急匆匆的追了上来。可等现在真的见到了他,却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马车上的那人脸上还带着艳丽的妆容,见蓝忘机不说话便大大方方地一笑,道:“我记得你,小哥哥,你是因为我还没请你喝酒才这样急着过来的吗?你别担心,我不会赖账的,若你想找我,就来云梦醉花楼吧,到时候我请你喝我亲自酿的酒!”


蓝忘机仰头看着马车里的他,想要回答,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说自己从不喝酒所以要拒绝这个邀请?这定是不行的。他本就少言,又不擅长与人搭讪,面对这样的状况,心里不觉暗暗埋怨起自己来。


不等蓝忘机犹豫完,马车车轮就开始缓缓转动起来——这是车夫开始驱使马车前进了。蓝忘机心里着急,眼睛死死地盯着马车车窗,好像这样看下去就能挽留他一样。


花魁从马车里探出一截身子半倚在窗框上朝蓝忘机挥手,他大红色的宽袖被风吹得在空中摆动:“我叫魏婴,魏无羡,你先别告诉我你的名字,我等你来找我时亲口告诉我!”


蓝忘机站在原地,看马车驶得越来越远。


“好。”我一定会去找你。


那边,魏婴冲他笑笑,扭过头放下了帘子。


当他头上的花冠也隐在帘子后时,马车一拐,就这样消失在了蓝忘机的视野里。


5


几天后,蓝曦臣办完事归来。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不等蓝曦臣回答,蓝忘机又开口道:“我想去找一个人。”他的语气坚定,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心。


就算他生于烟花勾栏之地,只要他愿意,不管怎样,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6


一个月后,蓝忘机赶去了云梦。随便向当地人一打听,便轻松得知了醉花楼的位置。


那是云梦数一数二的华美建筑,是无数欲望的释放之地。


蓝忘机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他手足无措地远远的站在醉花楼大门对面,看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拉着男人们进进出出却不敢向那边迈出一步。他离得这么远,却还是能听见楼里隐隐约约传来的音乐声与欢笑声。


他本是对这种地方毫不在意的,甚至自内心底里厌恶着那些放纵欲望只记得花天酒地的人。


可只要一想到高楼里有他,蓝忘机便没了任何不满的情绪,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紧张得心脏乱跳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蓝忘机终于是退缩了。他找了一间离醉花楼最近的旅店住下,却在过了卯时之后都迟迟无法入睡。


保持着蓝氏睡姿许久后,蓝忘机无奈的睁开眼。他仔细聆听,感觉不远处好像传来了醉花楼歌舞升平的声音。顿时又觉得心乱如麻。


他干脆翻身下床,仔细整理过着装后就推门出去了。漫无目的地四处晃悠,走神许久后再一回神,却不知怎的就绕到了醉花楼后面。


醉花楼后门连接着一个小小的庭院。院里的花开的正盛,天上的月亮也挂的正圆。月光撒在一片片花瓣上,像是天上落下的白银。


正当蓝忘机看着头顶的月亮晃神时,一小片阴影不知什么时候缓缓地覆了上来。


魏无羡只穿了薄薄的一层中衣,身体的线条在月光下若隐若现。他没有穿鞋,只光脚踩在小路圆圆的石子上。他将身体随意的定住,以一个不正经的姿势立着。


“小哥哥又见面了。今晚月色很美,你是不是特地来云梦看月亮的?”他抱着手,脸上留着淡妆。红润的嘴角随意往旁边一拉,便是一个风流的笑容。


蓝忘机收回目光看向魏无羡,却又在发现他此时不得体的着装后急急侧过脸去。


“……不是”过了一会蓝忘机才红着耳垂吐出两个字。


魏无羡听后一步一步地向蓝忘机靠近:“哦?既然来到了云梦,又是在我这醉花楼后,不是看月亮——那,就是来看我的咯?”他故意放慢语速,在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将声音压低,口中吹出的气流虚虚地打在蓝忘机的鼻尖上。


蓝忘机立马触电般的猛退了几步。


“哎,你这是害羞了?哈哈哈,小哥哥为什么不看我?你难道不觉得我比这月色更美吗?”魏无羡笑意更浓,亦步亦趋地追上去。


他的中衣不是从头到脚都严严实实的,而是在腿侧有一条长长的开口。随着他大步追向蓝忘机的动作,一截莹润的小腿露了出来。


而蓝忘机低垂的眼刚好看见了他无意中露出的腿。


“你!不知羞!”蓝忘机被激得干脆闭上了眼,手紧紧地握成拳僵硬的摆在身侧。


魏无羡被他的态度弄得有些疑惑,停下步子对蓝忘机道:“你说这话就奇怪了,我这样的人难道还需要知道羞字怎么写不成?”


又侧头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般道:“你不会没来过烟花之地吧?像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公子竟然没作过乐?真的没有?那你简直是稀有物品啊哈哈哈……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姐姐让她们陪你玩一玩乐一乐?”


“你!”蓝忘机抬头瞪向魏无羡,眉头紧锁,像是动了怒:“你怎能这样说!”


魏无羡哈哈笑道:“我这样说?我哪样说了?这样害羞,我看你还是个雏儿吧!”


蓝忘机气的说不出话,收住表情后扭头就走,步履飞快甚至还带着点之前没有的凌乱。


“哎!别走啊!来陪我玩玩嘛!”见蓝忘机要走,魏无羡连忙去追。却不知蓝忘机脚力怎么这么快,瞬间就走出去好远。


魏无羡见追不成,懊恼地停住步子站在原地。突然灵光一闪,他一咬牙,故意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向下倒去。


“哎呀——”这一声被他叫得婉转绵长,声线竟似一个娇弱的女子。


但很快魏无羡就真的要痛叫起来了:他没掌握好摔倒的角度,好像真的伤到了脚。


蓝忘机听见叫声后身形一顿,然后立马扭过头转身跑了过来。


他尽量无视他那一身较为暴露的服饰,眼睛的目光只锁定在那受伤的脚踝上。


“疼吗?”他托住他的脚轻轻转动着。


魏无羡差点破口出一句粗话。幸亏他反应及时,生生忍住后调整了一下表情使自己眼角泛红。


他轻轻扯着蓝忘机的衣领,皱着眉故作柔弱道:“疼,阿婴好疼啊——”


蓝忘机顿时手足无措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摔倒。”


魏无羡听后心里好笑:这事难道还怪你不成?没想到这人长得挺仙,可实际上又老实又犯傻!


想到这他愈发想开口大笑。他憋笑憋得浑身颤抖,可又怕蓝忘机发现,连忙捂着嘴巴低着头,不让蓝忘机看见自己已然破功的脸。


这样的角度,在蓝忘机眼里却成了魏无羡正低头哭泣。他心里内疚感愈发强烈,简直想自罚回去倒立抄家规。


突然,一声尖细的声音穿了过来:“魏婴你又跑出来野啦!全楼的姑娘都在待客呢!就你贪玩!还不快给我回去!”


这人嗓门够大,又怒意满满,喊起来显得气势汹汹。听见这话后魏无羡打了个激灵,连忙一骨碌爬起来,却又忘了自己受伤的脚,痛的叫了一声:“哎哟!”


蓝忘机立马伸手扶稳他。


“你又弄出了什么幺蛾子?”浓妆艳抹的老鸨提着帕子走过来,身边带着四五个侍女。她上上下下打量了蓝忘机一番,回忆后感觉从没见过这个客人,便瞪眼看向魏无羡:“哪带来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规矩,不管是什么客人,都得过我的眼!”


魏无羡垂着手臂低着头,努力作出一副乖顺的模样:“我错了我错了,妈妈你就饶了我吧。”


蓝忘机立马上前一步,行了个礼,道:“是我无意中闯入此地,若有失礼,还请不要怪罪魏婴。”


那老鸨又仔细打量了蓝忘机一番,看他的服饰认出了他蓝家人的身份。如今的几大家族,就有蓝氏在其中。


她脸上表情一舒,立刻笑道:“没有冒犯,怎么会冒犯呢,我这小地方从不忌惮男人,你若喜欢我的阿婴,常来就行了。”


蓝忘机施礼,并没有说话。


魏无羡在一旁轻轻地挪着脚,偷偷的想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站着,因此并没有注意到蓝忘机此刻不自然的表情。


“行了行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扶扶。”那群侍女听后连忙过去搀住魏无羡。当一行人准备离开时,蓝忘机也不自觉地想跟上去。


老鸨立马扬手拦住他:“公子,第一次就算了,算是给你的见面礼。可这进楼……就不太好了吧?”


TBC
===========


我终于军训完啦!撒花!
我要立flag。。中秋之内完结竹篮子。。

评论

热度(168)

  1. 淡🍁语-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