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秋乃茉莉-肖恩艸斑比:

【连若】(6)取名废

#今天终于出sr了好开心(╯' - ')╯︵ ┻━┻ #

#雪女已经够好了#

#连连强吻般若之后的二三事#

于是正文:

        ——

        般若觉得,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当一目连在他嘴角厮磨够了,再次抵住他的唇瓣准备长驱直入的时候,般若才回过神来。

        一把推开。

        被推开的人似乎没料到自己会被如此冷漠对待,愣在了当场,原本淡色的嘴唇此时水润光泽嫣红一片,绿眸里的火光尚未褪尽,但更多的是缱绻与——怀念?

        “表白”二字在般若脑子里疯狂刷屏。

        般若觉得事情的发展应该不是这样的。难道不应该是自己从容地为少年解释一番“亲吻”的含义,然后少年频频点头表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受教了”,最后相视一笑了事,夫妻双双把家还,呸,什么鬼,是两人携手回屋。咦,想想还是有点不对。

        会不会是教育方式出了问题。然而并没有啊,自己奶孩子的方式可是从当初奶自己的蜘蛛小姐那儿学来的,也没出现过现在这种情况啊。

        般若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但是有一件事是清楚的——

        这孩子,一直,在,装,啊。

        什么纯洁无暇,什么天真烂漫,都错了都错了,他明明什么都懂啊,刚告诉他什么是“喜欢”,这倒霉孩子就把“爱”字给祭出来了。

        还有,还有,那,咳,纯熟的吻技。

        不愿,也不敢去细想,般若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生气。

        面前的罪魁祸首已经清醒过来,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该当天诛地灭那啥啥的事儿,眼眶都急红了,本来只有眼尾才有的红色,此时晕染了一圈,模样有点好笑,他想抬手去扯般若的袖子,又停在半空不敢碰,垂着头小声说,

        “阿,阿若,你别生气……”

        般若面目严肃,在心里哼唧一声,你你你还装什么装,我已经知道你的真面目了臭小子。

        见般若沉默,一目连更加手足无措。

        “我错了阿若,可是我真的好喜欢……”

        般若刚恢复好的脸又有些泛红了。

        此地不宜久留了,再久留就坏了。

        于是他高贵冷艳地一转身,挥一挥衣袖,拂尘而去。十分坚决,一个回头都不给。

        没听见脚步声,没有追上来。

        般若走得更快了。

        走到自己屋门口的时候,般若突然想到自己刚才似乎一直忽视了什么,唔,对,一目连身上那头蠢龙。

        般若进屋转身准备关门的时候,一个喷着热乎乎气体的龙吻硬塞进来卡在了门中间。

        般若:……!

        然后他就两手并用把它硬挤了出去,迅速关上门,顺便上锁。

        反正,今晚他就要觉醒了,就要分配属于自己的屋子了,不用再给他留门了。

        般若气呼呼地想着,倒头睡在床上,拿被子死死盖住自己的头。

        ——

        小龙小心翼翼地撞撞紧闭的房门,发现里面人并没有开门的意思。

        不死心地又在门口小声哀鸣了两声,发现还是没啥卵用,颇有些垂头丧气。

         它晃晃悠悠地回到庭院里的一目连身边,不高兴地用龙角抵小主人的肚子,嗷嗷:都怪你,我明明是无辜的。

        一目连抱起他的脑袋放到眼前与它对视:锁门了?

        小龙呜呜两声,偏头倒在一目连肩上,耷拉着一动也不动,尾巴拖在地上,两龙眼呈放空状,颇有些生无可恋死不瞑目的意味。

        一目连叹息着,摸摸它的龙头,垂下的头发掩去了眼底的暗泽,

        “怎么办,好像真的生气了。”

【儿子长大了,一点都不知羞,爸爸好担心,爸爸好捉急@一目连嘿嘿嘿】

【下章连连觉醒】

【要着手写肉了,然而并不清楚loft对肉的规矩,而且——从没写过肉呢┬─┬ ノ( ' - 'ノ)】

评论

热度(83)

  1. 深秋始于一叶肖恩艸斑比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