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秋乃茉莉-肖恩艸斑比:

【连若】(2) 取名废

#是这样的要把产粮玄学走下去,毕竟那么多太太不会骗我#

#今天仍然是r满满的一天orz#

于是正文:

         其实在第一天般若把一目连带回自己屋里的时候,就问了小孩儿为什么盯着他看。

         小孩儿把捏着般若腰带的手松开,微微挣了一挣。

         般若把他抱下来放到了桌上,和他面对面对视着。

         一目连眨了眨眼睛,小小的鼻翼呼了呼,红色的小龙缠在他腰上不动,他拍了拍小龙的头,说“我见过你,在我守护的村子里。”

        “守护?你当时还是个神明。我是说,我不怎么记得。”

        “因为我是神明成妖,我有些前世的记忆。”小孩儿解释说。

         般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孩儿,“就因为这个,你就被阿爸送来了我这里。”似乎是苦恼了一下,般若皱皱眉,继续说“我事先告诉你,别指望我会像别的式神那样宠你,你好自为之吧。”

         小孩儿仰着的头垂了下来,似乎有些丧气。般若嘴角向下撇了撇,不雅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管小孩,独自上了床休息,散散酒气。

         般若没有看到,小孩儿被垂下的头发遮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小龙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往上跃了跃,被一目连的手一把抓住而不得不乖乖趴下,委屈地吐了一口龙气:哼,明明很高兴为什么不让我跳。一目连摸了摸它的龙头,用眼神示意:乖,现在还不是时候。

         然后小孩儿就自给自足手脚并用地爬下桌子,爬上床,在床上人的如炬目光下,停在般若纤细的腰际把自己缩成一团,小模样特别可怜。

         般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算是默许了小孩儿的无礼行为。
小小的屋子里,静得只能听清两人平稳的呼吸声。

         阴阳寮里的日子还是和之前一样。除了几位隔壁寮的式神继上一波疯狂串寮后死灰复燃。咳,该说是从未熄灭过。

         “唷,你们寮终于有两个ssr了。”隔壁寮的源博雅带着身后几只式神和晴明打着招呼。

         “嗯。”晴明打开了扇子。

         “我带着崽子们来看看。”源博雅灿烂一笑,回头朝着自家式神说:“走走走,想逛哪儿逛哪儿去。”

         式神们笑闹着一哄而散。

         晴明的扇子开始摇动。

         源博雅凑上来,揽上晴明的腰,跟他咬着耳朵“说说你家崽子们养得怎么样?”

         晴明握上另一只不安分的手,“好。”

         般若发誓他看见阿爸原本白皙的脸此时已经红到了耳朵尖,然后他听见阿爸羞答答地又说了一句自以为细不可闻的话,

         “到屋里去说。”

         众式神:……

         不管是什么借口,不管是气氛还是季节,总之——

         春天又来了。

【逻辑有些乱,全凭脑洞请见谅。】

【最近又犯病身体好不了,感觉自己有点智障障了(*・_・)ノ⌒*】

评论

热度(68)

  1. 深秋始于一叶肖恩艸斑比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