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魔道曦瑶]《泽芜君的小猫咪》终

滴,不明真相吃瓜群众卡😜

璇璇:

默然依北OWO:



[人物归墨香铜臭大大,ooc归我]
注意避雷




阿瑶得知蓝曦臣来的时候,蓝曦臣已经在酒馆里等了很久。




“阿爸……”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阿瑶垂着头坐在蓝曦臣对面,看着蓝曦臣面前空空的酒碗。




蓝曦臣白皙的脸染上云霞般的绯红:“阿瑶!我来看你了!”




“唔,阿爸,我我我……我最近都安分守己!我对蜡烛发誓!”




夜风吹过,烛火一晃,灭了。




蓝曦臣:“……”




看来并不是那么安分守己。




“额。”阿瑶吞了吞口水,“好吧,我的确是和白猫……”




“阿瑶!不用解释!”蓝曦臣忽然大力拍了一下阿瑶的肩膀,“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阿爸很开心看到你这样!”




阿瑶终于感受到事情的不对了:“唉唉唉???阿爸你到底是误解了什么?”




蓝曦臣:“你和白猫!不是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啊啊啊啊?”阿瑶瞪大了眼,连忙捂住了蓝曦臣的嘴,冲着旁边看过来的酒客道歉:“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喝酒,你们什么都没听到啊哈哈哈……”




一众酒客只当是青年忍不住犯了某种错误被家长当面抓住,会心一笑,继续低头喝酒。




阿瑶压着蓝曦臣的脖子和他咬耳朵:“阿爸你弄错了!我和白猫什么都没有。”




蓝曦臣又要嚷嚷:“那在山洞里……”




山洞?群众八卦的心再次被抓住,纷纷投来目光,阿瑶扶额:“老板,开间房吧,我和阿爸到房间里去说。”




老板一脸不可名状的奇怪笑意,带着两人来到房内:“您二位当心身体。”




阿瑶:“……这是我阿爸。”




老板脸上的笑一僵:“那……更要当心身体。”




阿瑶郁闷,这都是什么人呐:“滚。”




老板很愉悦地滚了。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他和蓝曦臣两个人。




“阿爸,你听我说,我和白猫……我们俩起了点争执,不小心推了她一下,她崴了脚,我就带她到山洞里休息,后来我们俩都太累了,就在山洞里睡着了……”




原来是这样。蓝曦臣听着阿瑶笨拙的解释,似乎有些欣慰了。




“阿爸,我后来想了很久,我觉得可能我还不适合喜欢一个人,大概白猫也觉得和我相处很累,我们俩似乎不太合适……”




“阿瑶!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




阿瑶一愣:“哈???”




阿爸大概是太醉了。




“阿瑶,我想你了!”




“嗯嗯,阿瑶也想阿爸,阿爸你喝醉了,我们上床去好不好?”




“上床?”蓝曦臣弥漫着醉意的眼睛瞬间亮了,“好啊,阿瑶我们上床吧!”




阿瑶本来想把蓝曦臣放到床上,然后去问店家要些醒酒汤来着,但俯身的瞬间,忽然脖子上一痛,竟是被蓝曦臣勾住脖子揽进了怀里。




“阿爸……”




蓝曦臣带着酒气的唇凑到阿瑶的耳畔,温热的呼吸扑到阿瑶耳根:“不要喊我阿爸了吧……你都这么大了,再喊阿爸,我就老了。”




阿瑶听他孩子般有些撒娇的语气,扯着他的手臂,笑了笑:“那我该喊什么?”




“像怀桑他们那样,喊我涣哥哥,或者是,喊我曦臣哥哥吧。”




“曦臣……哥哥?”




“嗯。”




蓝曦臣从背后抱住阿瑶,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阿瑶喜欢曦臣哥哥吗?”




阿瑶脸一热,头上竟然突的一下冒出来两只毛绒绒的小耳朵。




“哈?”他连忙伸手去遮住。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只有在心动的时候才会……难道自己对阿爸……?




阿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躺在蓝曦臣怀里,周遭都是他温热的体温。




阿爸的怀里好暖和。




从第一次被他抱进怀里的时候,自己就开始贪恋这份温暖了吧。喜欢在冬天冰凉的阳光里蜷缩进他的怀里,让他顺毛,被他抚摸,鼻端萦绕着他身上浅淡的玉兰花香,仿佛他整个喵生都完整了。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阿瑶不想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蓝曦臣喝醉了简直像是个小孩子,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又要开始闹。




“不不不。”阿瑶一惊,手紧紧地攥住蓝曦臣的小臂。




“嗯?”蓝曦臣显然是误解了他的意思,语气里多了不悦和威胁。




“嗯……阿瑶想和曦臣哥哥在一起啊,一辈子都在一起……”




蓝曦臣的呼吸一滞。




一辈子都在一起……




像往常阿瑶提出要吃糖时一样,蓝曦臣搂着他纤细的腰肢,宠溺地蹭了蹭他头顶毛茸茸的小耳朵,柔声道:“好。”




然后他们就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Fin.
微笑.jpg
.
.
.
.
.
.
.
开玩笑啦,准备好打卡上车!一辆蓝大爸比有备而来就是准备吃掉阿瑶的小破车。
滴,穴深卡——
.
.
.
.
.
车车车
.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