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勇维】My little lover 05

Ryanoi:

周末去看雪


 


  今天是可以休息的,但是胜生还是选择了来维克托家。


  前日的积雪化了大半,冬季的冷风依旧凛冽着,胜生把围巾扎得更紧,半张脸藏在里面,镜片被呼出的气息蒸出了一层雾气,他干脆摘下眼镜,眯着眼睛辨认着路,眼前的景色变得模糊迷蒙,他还是顺利找到了目的地。


  维克托蹲在门前的院子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维克托?”


  “嗯?你……是勇利!”


  胜生勇利也蹲下来,发现他正用少的可怜的积雪堆雪人。


  “勇利的眼镜呢?”维克托左看右看,“勇利不戴眼镜好奇怪,变成其他人了……”


  维克托用手拍了拍胜生的脸,带着刚融化的初雪的温度,和少年独有的手心的温软。


  “手都这么冰了。”


  胜生握住他的手,从口袋里保存了一路的温度,毫不吝惜地全都给他。直到他的手心恢复了一些温度才放开。


  “你刚才在做什么?”


  “……是雪人。”


  只有手掌大小的雪人歪歪扭扭地站着,维克托还没来得及给它加上表情。


  “在圣彼得堡的时候,可以堆起来比勇利还大的雪人哦!”维克托苦恼地看着小小的雪人,“在这里只能堆成这样了……”


  “因为东京还没开始冷嘛,但我的老家有很大的雪…”


  “真的吗?我想去勇利的老家看看!”


  “等到寒假……我们可以问问?”


  “爸爸一定会同意的!”


  


  难得放晴,胜生勇利提议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知道一个秘密的地方哦,说不定是东京最高点。”


  “我要去!是红色的东京塔上吗?”维克托抓着他的袖子问东问西,“勇利要怎么上去?带我飞上去吗?”


  “啊哈哈,不是东京塔……”


  是胜生勇利所住的公寓顶层。


  他们穿过世界最大的十字路口,胜生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不可以走丢。”


 


  司空见惯的繁华街,此刻因为有人相伴而不再单调。在维克托眼里,日本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它有干净整齐的街道,也有昏暗肮脏的小巷,它有热情周到的服务,也有冷漠淡然的脸孔,它有班上不敢同自己说话的同学,也有像自己的家庭教师一样,温暖而可爱的人。


  维克托牵着胜生的手,就像是和父亲一起走在圣彼得堡那样安心。


  但是勇利和父亲是不同的……哪里不同呢?


  成年人的手很大,几乎能把自己的手完全包住,从他的手心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早上看到他没被镜片遮住的,微微眯起的眼睛,都有着不同的感觉。


  如果说,勇利是朋友……老家的朋友并不会这样牵着手。那么,勇利只是我的家庭教师?他教我说日语。不仅仅是这样。


  下雪的那天晚上,额头冰凉的吻。


  维克托碰了碰额头。


  那不会是日本的礼仪……


  闹市距离他们越来越远了,他们走近了僻静的住宅区。


  “我的公寓就在这里。”


  这是专门为年轻学生准备的便宜公寓,盖得集中又混乱,一不注意就会迷路,楼层之间的小路十分狭窄,偶尔会有人带着耳机骑山地车经过。


  这就是秘密基地?


  维克托有点失望。他更喜欢宽敞开阔的平地,一眼望不到边的湖或者是雪原。


  “我的房间在这栋楼里。”


  那是一栋灰色的小楼,大约有十层。


  “我是跟另一个人合租的,房间很小……维克托想看吗?”


  “嗯嗯!”


  “现在的光线很好,我先带你上去吧。”


  他们从侧边的楼梯爬上去,维克托很喜欢这样的楼梯。


  “这个好像攀岩?”


  “小心点比较好哦。”


  “知道啦!”


  维克托纤细的身体轻而易举地穿过楼梯。


  胜生还没来得及爬上去,就听到了他的惊呼。


  “Amazing!”


  


  十层楼并不算高,但是胜生所在的公寓楼正好处在这片住宅区的中心,天色好的时候他就会一个人爬到顶楼,拍拍风景,或者就只是坐着发呆。


  “天气很好,所以就想带你来看看。”


  东京碧空如洗,只有点点积雪。环绕着他们的是无穷无尽的高楼。


  维克托在天台中心转着圈呼喊着,顶楼的风吹散了他的长发,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着光,让人移不开眼。


  “喜欢吗?”


  胜生走近他身边。


  “喜欢!我真想天天都来这里……”


  仿佛可以看到整座城市。


  “晚上会更漂亮。这些高楼都会亮起灯,就像星星一样。”


  “啊…我可以呆在这里坐一天!”


  “不吃饭可是不行的哦?”


  “勇利会带我去吃的吧?”维克托俏皮地笑了,“对了,我还要去你的房间看看!”


  两人合租的公寓房间很小,所幸有墙阻隔。


  “合租人大概是附近音大的学生,我们都不怎么干涉对方,我房间在这里。”


  “哇……”


  不到九平方米的房间被收拾得井井有条。房间里最大的家具就是那张淡蓝色的单人床。


  “勇利的床好硬…能睡好吗?”,维克托直接倒在了勇利的床上,拿过床头的玩偶抱着,“房间里好干净啊……”


  “因为我基本上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回来……”


  “大学很辛苦?”


  “也不是…只是单纯的不想回这里。”


  一时安静。


  


  “维克托,饿不饿…要不要出去吃饭?”


  想要打破这段沉默的时间,勇利试探着问。


  维克托把脸埋进玩偶的肚子里,微不可闻地说。


  “来我家一起住吧。”




TBC


  

评论

热度(80)

  1. 深秋始于一叶Ryano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