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勇维】My little lover 04

Ryanoi:

寒潮降温


此处只有你能给我温暖




  胜生勇利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被地震惊醒。


  坐起来摸索了眼镜戴上,书本与水杯在桌子上不安的晃动着。作为日本人已经很习惯经历地震了,但是这次的震级有点大。


  东西还没倒,还好,他起身收拾好桌子,外面喧闹了一阵后又归于平静。


  维克托应该没怎么经历过地震吧?不知道他在这之后能不能安心睡好呢……


  “勇利!昨天晚上啊,房子震得很厉害啊!你那边也是吗?”


  维克托好像完全没被吓到。胜生回想起老家旅馆的外国客人,第一次经历地震的时候都吓得不轻。


  “维克托不害怕吗?”


  胜生摸了摸他的头发,他刚洗过的长发没来得及吹干,带着温暖的潮气。


  “不怕!但是马卡钦昨天可是被吓到了,在屋里到处乱跑……”


  马卡钦动了动耳朵,无力地嗷呜了一声。


  “头发还是潮的,没关系吗?”


  “没事啦。”维克托不以为意地将长发撩到耳后,发梢滴落的水珠把睡衣布料染深了一小块。


  “今天降温很厉害哦,过来,我帮你擦干。”


  维克托的手指绞着衣服下摆,坐在床上晃着光洁的小腿,柔软的毛巾吸走了发间的潮气,他仰着头闭上眼睛,安静的样子如同天使。


  “勇利的手好温柔啊……”


  “有吗?”


  “嗯。”维克托睁开眼睛,蓝色的眼眸反射着卧室的灯光,“在家里,妈妈会这样给我擦头发。”


  胜生想问维克托的妈妈为什么没来,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啊…我可以就这么睡一会儿吗?”维克托顺势倒进了胜生的怀里,“好温暖……”


  胜生感觉到自己浑身僵硬,维克托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好,真的就准备这样睡一会。


  “维克托,现在睡会不会……”胜生看了看床头闹钟,“太早?”


  “可是我很累了…啊……”维克托打了一个哈欠,“昨天晚上马卡钦醒了之后,我就一直没睡着……”


  果然。


  胜生继续为他擦干头发。想象着这个房间熄灯之后的一片漆黑,维克托抱着他的大狗睡在这张小床上,突然之间发生了剧烈的地震,他说自己不会害怕,一定是在说谎。


  “维克托,真的不害怕吗?”


  维克托只是闭上了眼睛,转过身抱紧他。


  


  “爸爸说过,日本的天气比俄罗斯暖和,为什么我会忍受不了呢?”


  空调的温度停滞在25度,胜生毛衣里的衬衫闷出了一层薄汗,此时室外是很罕见的零下一度,今晚的东京也许会有初雪。维克托的家乡,比这里寒冷多雪,那他寒冷的理由是什么呢。是孤独吗。


  “维克托现在还是会觉得冷吗?”


  胜生将他拥入怀中。


  “勇利很温暖…所以我不冷了。”


  维克托拽紧了他的毛衣,连带着胜生的心也被揪紧。他伸出手抚平维克托的长发,看它们从指尖流泻出来,最后服帖地包裹住少年修长清瘦的身体。


  “勇利,日文里的寒冷怎么说?”


  “さむい。”


  “さむい……”


  维克托呢喃出声,胜生忍不住把他抱得更紧一点。


  “那温暖呢?”


  “あたたかい。”


  “あた…たかい?”这五个字的组合让维克托笑了,“温暖要比寒冷多啊。”


  “是啊,温暖总比寒冷要多。”


  


  维克托已经睡着了,胜生看到窗外飘起了雪花,东京的初雪如期而至。街角传来惊喜的欢声与甜蜜的笑语,雪花会覆盖住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到明天早晨维克托醒来的时候,他会不会很惊喜呢?


  他是来自雪国的孩子,看到雪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胜生为他盖好了被子,把额前的长发轻柔地拨开,维克托的睡颜带着笑意。


  他思考再三,还是留下了一个冰凉的晚安吻。


  


  


  


TBC


这次这么短因为我冻得打不出字了,而且全国都下雪了只有我这风雨无阻(手动再见)


我要勇利亲亲才能起来

评论

热度(88)

  1. 深秋始于一叶Ryanoi 转载了此文字
  2. 深秋始于一叶Ryano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