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勇维】My little lover 02

Ryanoi:

这篇完全脱离了我的大纲……


说好了不会犯罪的,要做个正直的人。



  “唉~我讨厌学习……”


  胜生刚坐到维克托身边,维克托就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开始埋怨。


  “课本拿出来吧。”


  “可是yuri~”


  “撒娇也不行,课本拿出来。”


  “……唔。”


  维克托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了书包,掏出崭新的课本。说崭新也只有封面是崭新的,胜生打开课本就看到了满满的涂鸦。


  “这都是什么……”


  “嘻嘻,你猜?”


  明明我是老师,为什么会被学生牵着鼻子走啊?胜生嘴上不言语,镜片后的眼睛却开始猜那乱七八糟的涂鸦都是什么。


  “这个是…猫?”


  “才不是,勇利笨蛋,明明是马卡钦!”


  维克托还指了指趴在脚边的马卡钦,以增加话里的说服力度。


  “好好好是马卡钦,马卡钦。”胜生又指着一团黑色笔迹,“这个是…老鼠?”


  维克托不满地大喊,“不是啦,这个是猫咪!”


  胜生的头很痛。


  “好啦好啦……”


  “勇利真的能教好我吗?”维克托向他投来不信任的目光。


  “可以啦!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个应届大学生?”


  “哦哦,大学生,了不起了不起~”


  “别用那样的口气……”


  用大学生文凭来应付维克托是不可能的吧,胜生无奈地翻来第一课,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五十音表。


  这么基础我肯定是没问题的,胜生给自己加油鼓劲。


  他很快就认清了自己是多么的天真。


  “老师教到哪个字了?”


  “唉?不知道……”维克托咬着铅笔头无辜地看着他。


  “那,练习总有叫你们写吧?练习本拿给我看看?”


  维克托从书包里翻找了一阵,把压在最下面皱巴巴的练习本拿给胜生。


  “啊……破破烂烂的。”


  胜生不抱希望地翻开,果然还是个新本子,但是本子后面有被人偷偷写上一些话。


  “维克托?这不是你自己写的吧……”


  维克托愣了一下,“没有啊?有其他东西在上面吗?我看看!”


  他把本子夺过去看,皱眉盯着那些写得很小的假名,“看不懂…勇利给我翻译。”


  你还真是顺手啊……勇利辨认着本子上的字迹。


  “维克托…君,你的眼睛很漂亮。”


  “嗯?”维克托坐立不安起来,“还有吗还有吗?”


  “我喜欢…你的长发……”


  “嗯嗯!”维克托很高兴地点头,甚至把发带解开,披散着头发。他抱着双腿坐在椅子上,“再多说一点吧!”


  胜生看了下本子,没有第三句话了,于是他清了清嗓子。


  “我喜欢你。”


  “啊!这是告白吗?爸爸告诉我日本人都很含蓄的……”


  维克托想再看一眼本子。


  “好啦。”胜生把本子翻回第一页,“开始学习了。”


  维克托噘着嘴,“勇利小气鬼,后面肯定还有写的,我要看嘛~”


  “没有了。”


  “我这么受欢迎,勇利嫉妒啦?”


  “第一次见面的人谈什么嫉妒啊,笨蛋。”胜生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


  “唔!”维克托小声地说,“爸爸都没拍过我的头……”


  “疼?我明明没用力……”


  胜生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揉乱了维克托的头发。


  维克托很喜欢他这样的触摸,眯着眼睛像一只布偶猫。


  真可爱……不行,得上课了。


  


  “这些你会读多少?”


  维克托看看五十音图,又看看勇利认真的脸,抿紧嘴又看了看五十音图,胜生离得近了才发现维克托的眸色不是单纯的湛蓝色,而是介于宝蓝色与天蓝色之间的颜色……


  “勇利…我都不会……”


  维克托可怜兮兮地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摸摸头之后,胜生觉得维克托乖了很多。


  “那我们就从头开始教吧?”


  “嗯。”


  他突然这样乖顺,胜生反而习惯不了,有种心痒的感觉。


  “今天我们学十个?”


  “好。”


  


  “跟我读,あ…”


  “A!”


  维克托习惯性地用俄语的发音方式,这个音发得很重。


  “要轻一点啊,维克托,是啊……”


  “啊?”


  维克托轻轻发出来,反而像是疑问。


  “嘴巴不用张那么大…”胜生用拇指和食指划了一个圈,放在维克托唇上,“张这么大就可以了。”


  “啊……”


  从那个手指包围出的圈里,维克托缓慢地张嘴,唇瓣分离开,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与鲜红的舌尖。


  胜生不敢多看,慌乱地放下手,虎口擦过他柔软的嘴唇。


  “勇利,我这次说对了吗?”


  “嗯,对的…下一个是……”


  あいうえお都要忘了啊!


  


  教到“う”的时候又有问题了。


  “维克托,嘴巴不用噘起来。”


  “嗯?”


  “你看,我说的时候就没有噘起来。”


  “真的没有唉……”


  “嘴巴的形状不同,发音会有区别的。”


  维克托苦恼地说,“日语好难啊……为什么大家不都说俄语呢?”


  “我觉得俄语比日语难哦?”胜生忍不住说道。


  “有吗?明明日语比较难,勇利一直说日语当然觉得简单,真狡猾…”


  狡猾什么的……


  “那,维克托可以教我说俄语吗?”


  维克托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好,我做老师肯定比勇利厉害!”


  “维克托老师。”


  维克托兴奋地脸变得红红的,他在本子上写起了俄语字母表。自己熟悉的母语,很流利地写出来了。胜生看着那些长得都差不多的字母,开始后悔起了刚才的提议。


  “就这些!”


  “哦……完全不懂。”


  “我会教你的,你的俄语也会说得像日语一样好哦!”


  “那就拜托了,维克托老师。”


  


  “你没有噘嘴哦!”


  轮到维克托指出他的错误了,天生平舌的日本人感觉到了种族差距。


  “可是我噘嘴就会发不出声……”


  胜生也很无奈。


  “怎么会呢?”维克托气鼓了脸颊,“你把嘴这样……”


  太可爱了……他知不知道噘嘴是索吻的意思啊?


  “嗯嗯。”


  勇利还是按照维克托说的噘嘴,看上去很傻,他自暴自弃般的让气流冲出口腔。


  “啊!发出来了,勇利!就是这样……”


  “唉,是吗?”


  “勇利真厉害……”


  维克托在他的脸颊上重重地吻了一口。


  胜生听到了自己死机的声音。





TBC


  


  


  


  


  


  


  

评论

热度(98)

  1. 深秋始于一叶Ryano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