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勇维】My little lover 01

Ryanoi:

年龄操作


20x13


不会犯罪!


架空


勇利是维酱的家庭教师


以上




01 初遇


  胜生勇利走进这片外国人的居住区,他在东京呆了近两年,从来没走进过这片地方。一路上碰到的人有着各种的面孔,操着各式语言,英语都很少被使用。


  他突然间后悔了,但是又舍不得对方提出的高薪酬。


  老家的温泉旅馆经营不善,他也成年了,不好意思再问家里要生活费,只好出来兼职。前几天在网上看到有人在找家庭教师,距离,时间,薪酬都很合理,交流几次之后,胜生决定来见个面。


  “马卡钦!”


  迎头跑来一位少年,巨型贵宾犬把他远远地甩在身后,“马卡钦”似乎是狗的名字,那少年开心地笑闹着,追逐着大狗在狭窄的街道上奔跑。


  这在日本是很难看到的景象,胜生忍不住驻足多看了他两眼。


  是东欧人标志的五官,鼻梁高挺,眼睛湛蓝,长长的银发被随意扎起,随他奔跑的动作被甩动起来,他经过身边的时候,胜生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发丝的触感。


  但也只有一瞬间,少年很快地消失在街角。


  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胜生终于找到了雇主的家。


  是独门独户,不是那种公寓。


  怪不得可以开出那么高的薪水……胜生仔细地抖掉鞋底的灰尘,整理了一下衣襟之后,才试着按响了门铃。


  “你好!”


  门刚打开,胜生就急匆匆地问好。


  开门的是一位高大的俄罗斯男人,胜生要稍微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你好!”男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啊,是网上的家庭教师对吧?”


  “是,是的!你好,我的名字是胜生勇利。”


  “请进吧。”


  


  室内的装修看不出一点日式风格,胜生勇利拘谨地坐在米白色的沙发上,柔软的沙发让他心情放松了一些。


  “请用。”


  “是……”胜生端起雇主为他泡的咖啡。


  “之前在网上交流了一些维克托的情况……”


  “啊,今年13岁对吧?”


  “是。”男人很是头疼的样子,“刚来日本这孩子还很不适应,在学校也不说话,他原来不是这样的,开朗又活泼……”


  “嗯。”胜生盯着杯里的咖啡,思考着应该如何与从未谋面的维克托相处。


  “其实找家庭教师,教他日语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希望你能多陪他说说话。”


  “啊,我明白的……”


  “看到你很温和的样子,我就觉得你可以跟他好好相处…唉,他怎么还没回来?”


  胜生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到七点了。


  “照理说早就放学了?”


  “哦哦,他一回来就带马卡钦出去玩了,今天比平时都晚,天都黑了……”


  “马卡钦?”


  难道说,维克托是那个方才遇到的少年?


  胜生勇利的心按耐不住地狂跳着。


  “啊,马卡钦,先不要进来,地毯会弄脏……”


  门边传来了少年清朗的嗓音,维克托的父亲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他们用俄语交谈了几句,胜生自然听不懂。他的视线无法从维克托那里移开。


  “爸爸……”


  这句俄语的发音与日文的很相似,胜生明白了。


  “维恰,这是我为你找的日语家教。”


  “可是?爸爸……”


  银发的少年脱掉了外套,深咖色的毛衣显得他格外清瘦,整个人站直了像一棵青涩的白杨树。他收敛起笑容,话音也低了几分,好像是在父亲耳边抱怨着什么。


  “维恰……”


  父亲温柔地为他解释。


  胜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后还是决定站起来。


  “你好……”


  少年没有理他,跑到了楼上的房间。


  “唉,请你别见怪,他是最近才这样的。”   “嗯,我理解。”


  胜生满心失落。


  维克托的父亲很不好意思,留他在家里吃了晚饭。这还是胜生第一次吃到俄罗斯料理。


  他喝了一口罗宋汤,小心翼翼地问。


  “那个,维克托吃过晚饭了吗?”


  “他饿了自己就会下来的。”


  刚说完,维克托就下楼了。他穿着柔软的棉拖,走起路来像猫一样没有声音。他来到餐桌边静静地坐下。


  “维恰……”


  维克托向父亲点点头,把视线转到胜生脸上。


  “刚才,对不起。”


  “没,没关系的……”


  维克托重新挽了一遍长发,拿起餐具开始吃晚饭。


  “啊,这是我第一次吃其他国家的饭菜……”


  “你觉得怎么样?”


  维克托的父亲笑眯眯地问他。


  “很棒……汤很浓厚呢。”


  “当然了,这可是我爸爸做的。”


  维克托端起汤碗喝了一大口。


  他跟我说话了……胜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高兴。


  “你可要多喝一点,我爸爸很少做晚饭的。”


  维克托认真地对他说,他嘴边沾了一圈汤,毫不在意地舔干净之后,维克托挖起了土豆泥。


  “那你平时的晚饭都是怎么解决的?”


  “唔……”维克托边咀嚼边思考,“便利店,或者是杯面?”


  “爸爸太忙啦!”


  他最后总结道。


  “是爸爸不好……”高大的男人不好意思地道歉。


  胜生才注意到他们父子的相处方式是那么特别,这位高大的父亲面对他的儿子完全像变了个人,他忍不住想起自己在老家的父亲,想念起温泉旅馆的招牌菜。


  他匆匆喝下一口汤,掩盖住情绪。


  “跟我上楼来吧,我的房间很棒哦!”


  维克托像是很满意他喝光了汤吃完了土豆泥的行为,态度与刚见面时截然不同。


  “对了,你叫什么?”


  “啊,我是胜生勇利。”


  “嗯?”


  罗马音说得太快,维克托没怎么听懂,胜生只好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自己的名字,按照英语的文法,先说名字。


  “Yu、ri……”


  “嗯,yuri!”


  维克托笑着,不用俄语少了很多习惯拘束。胜生记得自己查过资料,他们也有同日文敬语一样的尊称。被直呼名字了……对含蓄的日本人来说这是非常亲密的行为。


  “维克托……”


  “是,就叫我维克托吧,或者像爸爸一样叫我维恰也可以哦?”


  “叫维酱可以吗?”


  “……酱?”


  维克托一脸疑惑。


  胜生慌忙解释,“这是日语里的昵称……”


  “哦?”维克托念叨了几下,“很可爱啊,维酱。”


  


  维克托的房间与客厅的风格完全不同,被温暖的色调包围着,家具也都没有很明显的棱角,那只叫“马卡钦”的大狗正趴在维克托床边。把胜生吓了一跳。


  “汪汪!”


  狗看到他们进来就扑上来,绕着胜生嗅了一圈,抬起头要摸摸。


  “哈哈,马卡钦很喜欢你哦。”维克托摸了摸马卡钦毛绒绒的脑袋,“它啊,对一般的陌生人可是很凶的。”


  会吗?胜生看着面前这只撒欢个不停的大狗,真的看不出它凶暴在哪里。


  “嗯!我才发现爸爸叫你来真的很对……我去写作业,你来陪马卡钦玩吧?”


  “好……等等?”


  “嗯?”


  “维克托…爸爸说过我是日语家教吧?”


  糟了,我怎么也跟着说爸爸……


  “说了啊。”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


  “可是刚才不是教了?”


  “教什么?”胜生满头雾水。


  “维酱啊。”


  维克托笑得非常开心。




TBC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