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魔道曦瑶]《泽芜君的小猫咪》05

默然依北OWO:

宝贝们,四六级加油哦~~


以下是今天的更新


[人物归墨香铜臭大大,ooc归我]
注意避雷


“嘻,阿爸你看,到这儿了。”阿瑶白嫩嫩的小手在头顶比划了一下,已经到蓝曦臣的胸前了。


蓝曦臣甚为欣慰,毕竟头一次亲自养大了这么个毛茸茸软绵绵的小团子。


当时带他回来的时候,不过是一时心软,看他在噬魂兽的口中无助地挣扎,样子实在是可怜。救下来之后,又很是懂事地蹭到他身边,一下一下地舔着他无意间划了的伤口,蓝曦臣看到缩在身边的小团子,心立刻就化了。


小时候忘机出生的时候,他也曾有过类似的感受,看着襁褓中软软的一团,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个弟弟了。他伸手戳了戳蓝忘机的小脸,被戳中的忘机不知为何忽然就笑了,蓝曦臣深色的眼眸里映着蓝忘机小小的身子,感觉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哥哥。


不过这种可爱又和谐的状况只维持了几年,长大之后的蓝忘机面如冰霜,虽然自己依旧能洞悉弟弟是否开心,但那张冰山脸,和两人都逐渐变大的年岁,总归是不允许他再去戳蓝忘机的脸了。


看着眼前眉目俊朗的少年,蓝曦臣心中如同春风吹过,百花盛开。


“阿爸,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阿瑶支着两个小耳朵,在蓝曦臣耳边和他说悄悄话。


蓝曦臣笑:“有啊。我喜欢阿瑶。”


阿瑶摇了摇头:“不,不是那种喜欢,是……另外一种喜欢。”


蓝曦臣一愣,大约明白了他说的是怎样一种喜欢了。喜欢吗?似乎还不曾有过。至少叔父送来的一大摞女修画像里,还没有人让他动心。


更何况,那些女修的姿色,尚且不如他的阿瑶。


“阿爸,你……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傻。”


蓝曦臣嘴角的笑一僵:“傻?”


阿瑶自知失言,望天:“啊?我什么都没有说啊哈哈哈哈。”


蓝曦臣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刚才的话题:“阿瑶怎么想起来问喜欢了?”


阿瑶踮起脚尖勾上了蓝曦臣的脖子,整只喵都挂在蓝曦臣的身上,趴在他胸前,不知何时小脸依然红了个透:“阿爸,告诉你个秘密……我有喜欢的人了。”


“嗯?”蓝曦臣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后反而有一瞬间的失神,有喜欢的人了?什么时候的事?明明还是那个黏在自己身边的小猫,怎么有时间去喜欢其他人?


他蓦地想起,最近阿瑶夜猎归来,已经很久没有化成猫咪趴在自己枕边和他絮叨外面的趣事了。


这也许就是一个明显的征兆。可他当时也只是以为,阿瑶长大了,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


是啊,阿瑶长大了。春天了。猫儿该发情了。


蓝曦臣的脑子里有些许混乱。


“阿爸,你今天怎么老是心不在焉?”


蓝曦臣回过神来:“啊……没事没事,是哪家的姑娘?我帮你去说。”


“不是哪家的姑娘啦,是我最近夜猎在荒山下碰到的一只蓝眼睛的白猫!”


“噗。”蓝曦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白猫?成精了?主人是谁?”


“唔,她没有主人,和我之前一样呢。我那天在荒山下的客栈里喝醉了,就是她帮我付的酒钱,还让老板好好照顾我。阿爸你不知道,她真的是,又贤惠又可爱……”


蓝曦臣没有心思再去听阿瑶讲了多少白猫的好处,只知道自己最后,迷迷糊糊地听到阿瑶问:“阿爸,我可不可以搬到荒山那边,和白猫一起住啊?”


“可以,当然可以。”蓝曦臣鬼使神差地居然答应了。


于是得到了允许的阿瑶兴奋地尾巴不停地打转,蹦蹦跳跳地回屋子去收拾行李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向温和儒雅的泽芜君心里忽然觉得,好像自己养的白菜被猪拱了。


唉。怎么能这么想呢?孩子长大了总归是要离开的,就像是忘机长大了自己不能再摸他的脸一样。


但蓝曦臣心中隐隐感到,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和忘机似乎不太一样。


……


阿瑶离开的第一日。


“泽芜君,今天小公子在荒山和白猫一起捉蝴蝶,一整天都没有离开山里。”


……


阿瑶离开的第二日。


“泽芜君,今日阿瑶和白猫联手打退了荒山附近作祟的恶鬼,两人均安然无恙。”


……


阿瑶离开的第三日。


“泽芜君!今天小公子和白猫进了山洞……”
来报的人顿了顿,不知是否应该说下去。


蓝曦臣挑眉:“继续啊。”


那人羞红了脸:“从山洞中似乎传来喘息声,小公子他们,一夜没有出来。”


“哦,你下去吧。”平淡至极的声音。


报信的人转身离开了。


蓝曦臣握着笔的手抖抖抖,墨汁竟然不自知地洒了满纸。


他望着一片凌乱的桌面,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终于知道,阿瑶和忘机的不同之处了。


从未有人日日夜夜与他如此亲近,同塌而眠,亲密到似乎连呼吸都是连在一起的。小猫咪蹭着他胸口的场景似乎还在眼前,蓝曦臣真是不明白,自己那时候是怎么忍住没把这只粘人的小猫吃掉的。


也许真的该去看看他了。

评论

热度(83)

  1. 深秋始于一叶巴啦啦小萝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