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魔道曦瑶]《泽芜君的小猫咪》04

好暖

默然依北OWO:

[人物归墨香铜臭大大,ooc归我]
注意避雷


泽芜君家事繁忙,许久不曾出门夜猎,这一出门,就碰上了大事。
百里外的荒山不知为何突然起了邪气,一夜之间竟然死了很多人。
接到密报的时候蓝曦臣微微皱眉,犹豫着要不要把阿瑶留在家里,这样似乎比较安全,至于理由……
他还没有时间想好一个合适的理由,阿瑶就摇着尾巴蹭了过来:“阿爸,思追哥哥说百里外的荒山出了大事,今晚要大干一场,我……我有点害怕,阿爸会和我一起去的吧?”
蓝曦臣面上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抚了抚阿瑶竖在头上的小耳朵:“会的。”暗地里则咬碎了一口银牙,蓝思追,夜猎回来倒立抄家规!
到荒山的时候,已经将近子时,正是妖气最盛的时候。
蓝家子弟设下阵法逼出了作怪的妖物,一团团迷雾里,蓝曦臣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野猫精。
他轻飘飘地瞟了一眼身边的阿瑶,那孩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对面熟悉的妖气,头上隐匿起来的小耳朵也开始慢慢现了原形。
蓝曦臣的手搭在阿瑶肩膀上,一丝纯净的灵力注入到他体内,阿瑶抬头,亮晶晶的眼睛里映着蓝曦臣的样子:“阿爸别担心,我没事的。”
说是没事,其实已经有些脸色苍白了。
蓝曦臣吩咐一个蓝家的弟子带他到安全的地方休息,自己和留下来的人则专心对付阵里面的猫妖。
蓝忘机来到他身侧:“兄长,那孩子,看样子已经挨不过去了,兄长还打算继续养着他妈?”
蓝曦臣皱眉:“忘机这是什么话,阿瑶是我带大的孩子,他什么样子,我最清楚不过了。”
“……兄长知道便好。”蓝忘机也不想多说什么,多说无益,只会引得兄长生气。兄长表面温和,实际内里的倔强并不比自己少,他认准的事情总归不会轻易改变。
蓝家弟子就位,一切准备就绪,一时间琴声奏起,刀光剑影。
快要收服猫妖的时候,忽然有弟子来到蓝曦臣身边与他耳语几句,他脸色骤变,连忙让蓝忘机顶替了自己的位置,匆匆离开。
蓝忘机望着他离开的背影,颇为担忧。
而蓝曦臣此刻脑海里,只剩下刚刚弟子匆匆来报的一句话:“小公子伤了人,打破结界逃走了!”
怎么会……怎么会呢?明明都已经这么用心地教他,如何对人友善,如何压制妖性,如何克制自己,为何还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蓝曦臣对着地上重伤的蓝家弟子和已经消失的结界,百思不得其解。
“泽芜君,现在要怎么办?”
“去找。”蓝曦臣的声音里克制不住的冰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化回原形也要把猫给我带回来!”
弟子应了一声是,便要离开。
蓝曦臣又忍不住加了一句:“不要伤他……”
领命的弟子一愣,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了一遍之后才离开。
“兄长,猫妖已经收服了,该回去了。”
蓝忘机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蓝曦臣听到他的声音,才有些回过神来。
“啊?哦,你们先走吧…….我……”
“兄长留在这里也无益,既然交给弟子们去寻,不如回家候着。”
蓝曦臣诧异:“你都知道了?”
蓝忘机点头。与其说他知道了,不如说他早就料到了。兄长当时夜猎归来也是一时心软,便留下了这个小妖,辛辛苦苦地养大,日日宠着惯着,教他做人,可是妖怎么能学会做人呢?他旁敲侧击过几次,兄长却始终不予理睬。
蓝曦臣轻叹一口气:“你说的也对。那就回去吧。”
回到众人面前,泽芜君又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泽芜君了。只是蓝忘机知道,兄长面上有多少仁慈,心里就有多少悲伤。


寒室里。
蓝曦臣开着窗,对着月,只是发呆。
他伤心吗?似乎为了一只妖伤心不值得。
那他为什么那么难受呢?是心疼他这几个月的含辛茹苦,还是难过他的一片苦心白负?
恍惚间蓝曦臣又想起来前几天夜里,阿瑶问的那个问题。
“阿爸,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身在其中不觉,失去了才会心痛难当,这大抵就是爱吧。所以他现在的心痛,竟是因为爱吗?
蓝曦臣有些头疼了。
一声轻响,寒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推门的人立在外面,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泽芜君。”
“找到了?”蓝曦臣第一反应竟有些欣喜。
门外的人把蜷成一团的一个小团子塞到蓝曦臣怀里,战战兢兢:“也不知道是哪个传的谣言,结界不是小公子打破的,人也不是他伤的,查实做这一切的都是一条蟒蛇精。她似乎与那猫妖有些关系,想设下声东击西之计,可被小公子识破,与她周旋拖延时间,这才没有误了大事。我们找到小公子的时候,他在山下的一家客栈里,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蓝曦臣接过阿瑶,小猫咪脸颊绯红,一身酒气,小耳朵和尾巴已经收不住了,暴露无遗,似乎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他揪着蓝曦臣的衣襟使劲儿蹭了蹭,又在他怀里缩成了一团。
蓝曦臣听完弟子的一番话,心中竟十分平静。他挥手遣退了弟子,转身关了寒室的门。
怀里的孩子睡得迷迷糊糊,衣服也乱七八糟,满身浓重的酒气,蓝曦臣已经能料到,大概是蟒蛇精被他击退之后,他在山里迷了路,胡乱循着人的气味到了山下,一时没有经得起诱惑便喝了酒。
“阿瑶?”
“唔?”猫咪醉眼惺忪,抓着蓝曦臣的衣领,“你是……?”
喝醉了连爸都不认的熊孩子。
蓝曦臣忍不住皱眉,准备先给他醒酒,再带他睡觉。
刚准备把怀里的孩子放下,忽然脖子就被人搂住了,脸上一片湿热热的。
蓝曦臣一愣,转头看着一脸傻笑的猫咪,小耳朵陶醉地一晃一晃:“呀……真香……”
算了,不和喝醉的人计较。更何况还是自己养大的小猫。
蓝曦臣转身去准备醒酒汤,一路走着,嘴角却忍不住扯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TBC.

评论

热度(82)

  1. 深秋始于一叶巴啦啦小萝北 转载了此文字
    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