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一目连×般若]殊途。

啊啊啊,好虐😭

明柯染叶:

cp如题,ooc见谅。
 
 
 
“呐,听说过吗,这样的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次连续几日风雨不断,可怕的山洪暴发了。”
“本应淹掉整座村庄,最后水流却毫无征兆地改了道。”
“有位神明站出来为他的子民抵御了洪水。”
“代价是他的一只眼睛。”
 
 
神爱着世人,众人皆知。
却鲜有人知道,失去人信仰的神,最终只有化为烟尘,消散在世间。
 
 
通往神社的石阶已生出片片青苔,木屐踩上去印下深浅齿痕,需要很小心地走才不至于滑倒。两侧杂草成堆,连神社本身也被掩在其中。就算有谁从此经过,若是不仔细寻觅,也不会发现它。
拨开挡路的草木,凭借记忆,般若找寻着那个熟悉的地方。
神社早被灰尘覆满,因外来扰动有些许飘到了空气中,腐朽的柱子仍在原处立着,蛛网密布,记录时间流逝。
这番破败模样,俨然没有了曾经的壮丽。
“一目连,你在吗。”
般若有意这样唤他,话语里是毫无遮掩的嘲讽。他当初为人类付出那么多,却落得如此地步。
人啊,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
风神很快便出现在他面前,面容相比以往憔悴不止半分。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张右脸。他知道,那下边是漆黑的空洞。
“是你啊。好久不...”
“真可悲呀。”
虽然容貌不似当初,风神还是通过气息分辨出了般若。久违的再见,他的言语还未完全托出,便被般若打断。
这个家伙已经拥有一张俊俏的脸,若让人见着,大致会问是哪家少年生得如此好。
与这副面容相反,从他嘴里吐出的话却如针般一根一根扎在神明身上。
般若笑了笑,如孩童般纯真的笑。这是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学到的,极具欺骗性的笑容。
“我说啊,究竟有什么好处。哪些愚蠢的东西的命,难道比你自己的还重要?”
闻言,风神垂了眼目,片刻不语,随后抬眸对上般若目光。依是多年前那副样子,不会将情感寄于面表。
这样子让般若觉得熟悉,也让他感到些许莫名烦躁。鬼理应没有心,只是不知为何,对上视线的瞬间,他确实感到了一阵不该属于他的情感涌动。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无法理解,不想理解。
“他们是我的子民。”风神说。
久违的,那只眸子内重新漾起几分温柔,他想起了曾经的日子,他还被人们信仰着的时候。
“这样下去你会消失的。”般若凝望了眼前神明些会儿,话中一扫之前的讥嘲,不知算是警告还是善意提醒。
“我知道。”波澜不惊的语调。“尽我所能,再守护他们一阵子,足够了。”
 
 
般若走出神社,目光散漫,脑中仍是刚才所见那张脸,和眼中所浮现的温柔。
多久没见到了呢。
在他还不是这副面容时,所有人都厌恶他时,只有那位神明会温柔地牵起他的手,对他展露最温和的笑容。
神明对他说,他是个好孩子。
那位神明陪他一齐观过夏日的夜,与他讲述着天上星宿的故事。也曾在白雪皑皑的冬日,为他添上一件衣物。他的温柔仿佛最温暖的日光,融开过般若心中的冰。
他温柔得过分,对谁都如此,甚至让那时的般若快忘了,神与鬼本是殊途。

而现在,那个唯一对他好的人很快就要消失了,化为烟尘,消散在世间,甚至不会被他所爱着的人们记得。
多可笑。
全部都怪那些人类。
鬼身上的负面情绪非常容易被激发。虽然般若早已料想到,奈何身体中的憎恶来得过于汹涌,他差点没有在风神面前抑制住。
只要被人信仰就好。他想。只要有了信仰,那位神明就不会消失。
 
 
“呐,听说过吗,这样的传说。”
……
一个故事讲完,几位村民保持着沉默。洪水的事他们自是有所听闻,却对传说中的神明心存疑虑。
祖上并没有传下任何关于神明的事迹,哪怕只言片语。
般若眨眨眼睛,一对眸子刻意流出些许怜悯,“不觉得那位神明太可怜了吗?所有人都忘记了他。”
也只是短短几秒,般若脸上的怜意即消散。唇尾忽而翩翩扬起,轻阖眼眸抿成一道弧线,柔和线条由云缝间渗出的几缕灿光勾勒,正似他曾展露的温柔。
“但是,他还不会消失哦。”
黑蛇张开血口,猛地前弹咬中一人脖颈,尖牙嵌上脆弱皮表,双颚积力内向合拢,刹那间殷红四溅,血腥味倏然喷涌,惨叫声刺破耳膜。
一场可怕的杀戮拉开帷幕。
有些许温热惹在它冰凉鳞片上,使这猛兽更为狂躁。将猎物置于死地之后迅速瞄准下个目标,一对蛇瞳沾染了鲜血的颜色。
般若又笑了,像小孩子得到满足后的璨笑,弧度愈发扩张,鎏金色眼瞳里是肆意冲撞的疯狂。他终于笑出声,那声音破开唇瓣从齿缝间倾泻而下,好似长久的快乐未曾得到宣泄,畅快淋漓。
他本就是恶鬼,杀人所带来的快感非常人能够体会。
挣扎吧,可怜虫,祈祷吧,让你们的神明来救你们。鬼面收回掌间,般若朝那个跌跌撞撞逃跑的家伙抛开一句话。
他有意留了一个活口,放他回去通风报信。
 
 
传言如烈风般席卷整座村庄,一时间人心惶惶,恐慌在村人之中蔓延。
人们说,村里来了个恶鬼,那鬼正在到处杀人。
村间小路上尸体横行,那些不幸的家伙们死相都格外惨,教人不忍多看一眼。
从村子穿过的小河也抹上层淡淡的红,腥臭味顺着水流带往更远的地方。
在绝望之际,终于有人想到了他们的神,没有任何人相信过、大概是凭空捏造出的某个神明。此刻他们却像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由几位年长的老者带头,纷纷跪拜在地,哭喊着请求神明的降临。
 
 
山中某座破败神社里,沉睡中的风神忽然惊醒。在梦里,他听见了他的子民们的呼唤。
与祈祷声同时传入耳中的,还有阵阵尖锐的惨叫,撕心裂肺的哭泣。
风神心头一紧,几乎下意识地冲出神社,随即御风以最快速度赶往声音所在。
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在风神看来是如此的长,似乎长过他这几百年的孤独岁月。他脑内仅余一个想法,他必须守护他的子民。
这番景象简直就是地狱,乌云密布遮挡日光,死亡阴霾将整个村庄笼罩,原本充满生机的地方此刻只见片片荒凉。
风儿捎来的熟悉气息令他一颤,他的脚步顿住了片刻,沉眸轻抿下唇,终是继续前行。
 
 
那个恶鬼有着柔软的金发,雕刻着鬼的假面别于脑侧,身后巨大黑蛇缠绕,明媚而诡异的笑容镶在面庞,人血的溅染为他添上几分狂戾。
般若脚边还躺有几个痛苦死去的村民,尚未冷却的赤色液体似乎在告诉神明,他来晚了一步。
心脏骤紧,自责如同锁链般束缚风神全身,他下垂颈线,长发将仅余的一只眼睛也遮住。
他没能保护好他的子民。
神明失职了。
倏而狂风大作,原本柔和的风儿化为利刃,草木皆为其所卷扬,掠过般若脸颊带出的殷红即刻便消散在烈风中。
突然袭来的风扰得般若睁不开眼睛,身体重心随之不稳,还未过多反应已是被这狂风带起,重重摔落在地。
好疼。
鼻息间溢出声闷哼,痛楚由着落处蔓延而开,浸入神经,一点一分侵占他的大脑。余缓之际,他知道,那位神明来了。
就算神力消散至此,他等妖怪也绝不可能是风神大人的对手。
风神就站在般若面前,般若想,那只眼睛里会是怎样的情感呢。憎恶他吗,因为那些被他杀掉的,他所爱的子民,还是依旧波澜不惊,又或许,会对此时的他产生一点怜悯呢。
狂风仍在肆虐,他猜,接下来他大概会作为真正的恶鬼被神明解决。
意识消散的最后时刻,般若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神明用手温柔抚过他脑袋时的模样。
 
 
在那之后,村庄重新供奉起了神明。
村人对神的拯救心存感激,重修神社,献上祭品,每个人都祈求着神明的庇佑,一切正如当初。
确实依般若所说,风神不会消失了。
 
 
风神最终没有杀掉般若,他没能够下手。
神明总是格外仁慈,不管对人,还是对妖鬼之物。
待般若伤势好了半数,再次踏到这座神社时,风神说,你走吧,别再回来了。
他别过头看往一侧,眼神甚至没有落在这只鬼上。
般若稍稍怔住,短暂沉默之后,从鼻息间挤出轻微的一个“嗯”,退出了神社。
他也知道,从那时起,这只眼里的温柔再也不会属于他。
这便是结果了。
一开始便没打算能获得神明的原谅,姑且留他一条命,已经是神明对他最大的宽恕。
般若自嘲般上咧唇角,再一次从熟悉的地方离开。
只是希望那位神明大人能够学聪明一点,别再弄得自己快要消失就是了。
 
 
 
和平而安详的日子像一锅温水,煮得人们连信仰都忘记。
人性终究难改。
神社再度被废弃,没有谁再来献祭,曾为子民们付出所有的神明又一次被遗忘了。
失去信徒的他日渐衰弱,与很多年前相似,快要被抹消做神的资格。
在沉睡的时间里,风神梦见过很多次般若。那个小家伙,明明是恶鬼,却妄图拯救神明。
他也梦见过,比那更之前的日子,他曾牵起过小家伙的手,两人一起在这山里走过。
那是平静而幽远的时光,云朵绵绵浮在头顶,溪水潺潺流过山间,不知名的鸟儿于耳际鸣啭。他低身,取下一朵盛开的野花儿,插在小东西柔软的头发上。
那是回不去的时光。
 
谢谢。风神翕唇,轻道出言语。
只是这句话,也不会有谁再听到了。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