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连若】占有欲侵蚀00-02

啊啊啊啊,这对好甜😭

骄奢:

严重ooc 不喜勿喷
温柔攻一目连×恶劣受般若
————————————————————
【00】
  “你要好好的爱我你知道吗。”带着鬼面的,拥有妖冶眼眸的妖怪这么说着,踮起脚尖对着眼前矜贵孤高的神明命令道。
  “所有人都不爱你,除了我。”他如同狡猾的蛇一样,暴露在空气中的蛇信子丝丝的赤裸欲望。他贴近那被万人敬仰的神明耳边,言语中带着挑逗和蛊惑。
  “没有我的话,你就是一无所有。”他以那病态白皙的手指触碰着神明清冷的面颊,又贪婪的吻住他的额头。
  他是个又卑贱又肮脏不堪的妖怪,却拥抱着这个神明且视为所有物,笑得猖狂又悲哀。
“你只要爱我就够了,一目连。”

【01】
  静谧的山谷,一目连第一次遇见那样嚣张的妖怪,在他的面前诱惑他的子民。他亲眼看着那个金发的妖怪勾住那个人类的脖颈带着笑意的吻了上去,他背后的蛇便吐露着猩红的蛇信子缠上了那人的脚踝。
  他想要出声制止的,但是那妖怪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妩媚的眼眸移了过来。
  精致的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家伙勾起了好看的微笑,他恍惚间失了神,直到妖怪拭去嘴边沾染的人类的血液微微向着自己屈身才回过魂。
  “这是哪位大人?”
  “一目连……”他看着那妖怪和那已经死去的人难得的生气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现出来,只能微微蹙起了眉,“你杀害了我的子民。”
  “风神大人……”那妖怪似乎愣了一下,随后又勾起一个明媚的表情来,“万分抱歉,那么您要惩罚我吗?”
  这倒是一目连愣住了,他身为一介神明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妖怪在杀害了他的子民后还用如此口气和他说话。
  “呐?风神大人?”妖怪歪了歪头,一副单纯的不得了的样子。
  “三记风符。”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说了那样的话。他原以为那人知道了他的身份大概会开口求饶吧,却没想到妖怪却是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那就麻烦风神大人快点吧,我可是会怕疼的哦。”少年轻抚着自己头上斜带上的鬼面,“如果我还活着的话,大人务必记住般若这个妖怪?”
  原来他叫般若,一目连垂下了眸子,指尖转了一圈风,青蓝的符咒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没有丝毫的犹豫,符咒打在小妖瘦弱的身体上,每一击都让会血液渗透浅色的衣物。
  一目连看着般若硬是一声也不吭的倔强模样有些无可奈何。倘若般若低声下气的向自己求饶或许还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下场。
  努力的站着不愿倒下,但或许他再碰一碰那人的身体,他就会支离破碎。
  大妖的三记风符于嫉妒妖怪而言,几乎致命。般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逃,而是硬生生的受了下来。
  “大人,这样般若便不欠您什么了。”他垂下眼眸声音有些沙哑,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的心脏都要颤抖,这样下去是要魂飞魄散的。
  “……”一目连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妖怪,心中莫名的有一些烦躁。他湛蓝的眸子掠过那血染的身影,挥了挥衣袖打算离开。
  “大人……”
  般若是不愿意吃亏的,他不知所以的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那也要尝到一点甜头才能罢休。于是他显得有些无助有些不知所措的跑向那个神明,手在扯到那人的衣袖的时候便整个人踉踉跄跄的跌进了他怀里。
  “世人说您心地善良,而我也认了罚……”他的声音到最后越发的轻了,用尽全力抓住那衣袖的手也渐渐松了去,“大人可否不计前嫌,救我这一回呢……”
  般若是知道怎么样把自己最楚楚可怜最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的,他微微低下头那长长的眼睫毛颤动着,声音柔软带着勾人的沙哑。
  他觉得自己的眼前阵阵发黑,于是便合了眼靠在了那人的胸膛上,清冷的香气盖过了他身上的血腥味,少年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心里的毒蛇却还盘旋着,嘶嘶的叫嚣。
  “呐呐,一目连,你不会扔下我,没错吧?”

【02】
  般若醒来的时候睡在很干净的床上,头顶的天花板绘制着美轮美奂的壁画,空气里散发着清冷的香,透过窗户他隐约听见有人类拜祭的话语。
  他是赌对了,这风神当真性格温润的好占便宜。
  躺在床上的人略微动了动,已被细心包扎起来的的左肩和腰腹还传来隐隐的钝痛,痛得他蹙起了眉头咬住了牙关。
  正当他在腹诽那下手不知轻重的一目连时,似乎一阵风涌进了房屋,般若透过青色的帷幕看到个人影开门走了进来。
  “醒了,”一目连端着一碗药就坐在了床沿边,他抬眼看着已恢复意识的人,拿着碗勺的手迟疑了一下,“可以自己喝药了么?”
  “当然——不行的吧?”般若撇了撇嘴,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完全抬不起来的肩膀,声音有些哑,说话的时候也会刺痛,但他还是以拙劣的演技故作出一副轻松的姿态。
  “那我扶你起来,”一目连似乎完全没想到那坚强的样子也是般若伪装出来好让他内疚的,心中略微迟疑就做出了退让。
  般若看着眼前的人低下了身子想要扶起他,便很自然的就将没有受伤的右手勾上那温度有些偏低的脖颈。
  “放开。”一目连因这举动微微蹙起了眉,有些许不悦的看着努力往自己怀里靠的人。怎么算两人也不过见了一次面,而且才昨天发生的事……这人怎么就能做到如此恬不知耻的粘在他的身上?
  “这样舒服点嘛,”般若好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很自来熟的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整个人倒在他的身上。般若觉得这个神明大人很有意思,也很好欺负,于是随随便便的编排了个谎言,“好难受啊,枕头靠着一点也不舒服。您要是想要我好的快一点的话,让我靠一下应该也没事的吧?”
  一目连对上那双好看的亮晶晶的眸子,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他连拒绝都是很少有的一点也不熟练的事情。
  般若见他不说话,便当他是默许的,于是轻轻蹭着风神大人,又暧昧的朝着那已经微微有些发红的耳尖吹气。神明面色有些不自然,但又冲着他的小动作不好发脾气,只能默默忍受下来。
  他觉得这个一目连真的非常有意思。他越是退让自己就放肆,越是忍耐那自己就越嚣张,只要不出口叫停那自己就绝不会主动收手。
这种将神明玩弄的感觉让他非常的有成就感。
欲罢不能。
  一目连不知道般若的小心思,一勺药汤轻轻吹下便要送到那磨人妖精的口里。
  药很苦,般若是真的有些受不了。
  他难受到被呛住,嘴角溢出的黑褐液体顺着下颚沿着脖颈最后滑进了般若半开的衣领里。
  “唔……风神大人,药太苦了。”他仰着头泛滥涟漪的金色眼眸小心翼翼的望着那人,似乎唯恐自己的举动惹怒了高高在上的神明。但是他又凑近了那人的脸庞,近到自己金色的短发与那银发相互缠绕。
  他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在这重伤的状态下还是自然而然的显露出自己诱惑人心的媚态,少年的唇齿几乎要碰到那略有些发烫的耳朵,“风神大人能帮我擦掉吗,很难受呢…衣服里面。”
  一目连不是很确定他自己是不是被蛊惑了,但是他不由自主的就那样照做了。手帕拭去那妖怪唇边的药渍,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到那柔软的嘴唇都让人的心微微的颤抖。
  他忽然有一种错觉,他怀疑般若是不是在刻意的诱惑他,于是移了视线看着那个像蛇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人。
  般若低着头似乎在看他的手,病态白皙的脸颊泛着不太自然的红色,一目连不太清楚那到底是被呛得还是因为害羞。
  其实仔细看看这个妖怪长得真的很精致很好看。一目连不是很会形容一个男子的美貌,他只觉得这个人的眉眼里有着不输女人的妩媚和很多妖怪都没有的骄傲神色。非要说的话,这人的身上总有一股子难以磨灭的戾气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唔……大人、那里不要碰……”怀里的人忽然像是敏感的猫一样抖了抖,他带着哭腔的语气和那足以让人想入非非的话语让他有一瞬间失神。
  “抱歉,我……”一目连松开了自己似乎触碰到什么奇怪地方的手,垂眼又看见了般若那白瓷般纤弱的身体,极具反差的色彩在他的大脑里爆炸开来,让他的语言都有些混乱。
  “没关系啦,我也知道风神大人是不小心的对吧?”这个时候眼眶周围都还是红红一圈的小妖怪又开始通情达理了,一直勾着那人脖颈的手松开,握着一目连有些冰冷的手,将药汤往自己的嘴里送,总之是怎么乖巧怎么来。
  一目连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小妖怪皱着眉头喝着药,又感觉那小手软软的带着舒服的温度自己并没有多么抗拒。
  “若真的太苦了的话,还是别喝了吧。”一目连看着般若紧紧锁着的眉头有些犹豫的开口。虽然他并不知道药到底有多苦,但是看着怀里的人一脸不情愿的表情,他多半能猜的出来。
“那怎么可以……这可是您端过来的药哦?”


  般若被苦得舌苔都发麻,但是还是很执着的拉着一目连拿着勺子的手盛了药汤要往自己口里送。
  一目连没如了他的意,手臂微微用力便挣脱开那温软的手,将药勺放回了碗里准备离开。
  “诶,般若是哪里惹到您了吗?”般若不是很明白怎么的眼前这个人忽然就一眼不发了,扯着那水蓝的衣袖有些不解的问道。
  一目连只是不想再和这个妖怪做过多的纠缠了。他觉得自己的心有一点瘙痒,怎么也止不住,整个人暖洋洋的,懒懒散散的大脑眩晕着。
  “呐,来玩吗?这样走掉多没意思呀。”
  


  如置身浮云幻梦,唯恐堕入无尽深渊。







——————————可爱的分割线٩(●˙▿˙●)۶…⋆ฺ——————————
这里人帅可勾搭的骄奢qwq
第一次尝试写阴阳师的题材嗯


更文预计两到三天更一次 难产也最多五天哒


因为想让更多的人看到 喜欢的话可以点个心心麻(๑>ᴗ<๑)


有什么意见可以私聊也可以留下评论哦(⁄ ⁄•⁄ω⁄•⁄ ⁄)


03-04请戳下面链接(・ω< )★


http://jsqaq.lofter.com/post/1d0cdda7_cfebcd6

评论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