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漠尚]想和你做的十件事④

短尾少女:

#人物属于墨香铜臭大大,ooc属于我#


 


       ④和你说出只有你懂的告白


       晚宴结束,就剩滴酒未沾的漠北君还能清醒着开车。替他挡了不少酒的尚清华已醉得走不成直线了,满嘴胡言乱语,只好被漠北君扛进副驾座。


       漠北君俯下身,替他系上安全带。今天的漠北君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每一粒纽扣都安分地待在扣眼里,安分得让尚清华起了破坏之意。而此时他们又靠得这样近,酒精像猫爪般挠动尚清华的玩心。尚清华一手揪住漠北君的袖口,原本服帖的衣物变得皱皱巴巴,一手在他的手关节上游移比画,呼出的热气同酒气一齐喷在他脖子上。


       漠北君眼神闪烁,但顾忌到现在还担负着把后座的宁婴婴送回家的重任,只能把他的手指头一个个掰开,专心开车。


       “送我到清静峰小区门口就行,多谢啦,”宁婴婴也喝高了,只觉头脑发昏,可终于在车上找到靠垫时却愣住了,“漠北君……这是交女朋友了?”只见那靠垫是只猴子的式样,笑得三分可爱七分贼精,怎么也不像是会出现在漠北君车上的东西,倒是和尚清华长得有几分神似。


       尚清华“嘿嘿”地笑起来,刚想开口臊漠北君两句,倏忽,听到一个意外的回答——“是”。


       “哇啊!什……什么样的人!把你迷住了啊!”尽管宁婴婴脑子有点迷糊,但还是忍不住地燃起一颗八卦之心。


       “矮。”


       “……”这下,饶是活泼如宁婴婴也不知怎么接话了。就在她以为这段对话要草草结束的时候,漠北君突然接到:“……他很好。”


       尚清华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宁婴婴随手就把话题抛给酒疯子尚清华:“你呢?你那天天嘴上秀着的女朋友,到底怎么样啊,啊?”


       “他,哈哈,他很高……”


       “……”宁婴婴没了回话的力气。


       “高,高贵冷艳!他是一匹北方的狼!哈哈哈哈……”


       “……哪有这么说女朋友的,”宁婴婴小声嘀咕,“我倒觉得听起来像漠北君呢……”


       漫不经心的话像投入水中的一块石头,搅得尚清华很不安宁。“可不,那口是心非的家伙,里子和哈士奇似的,嗝——”一个长长的酒嗝,尚清华借着反光镜偷偷瞄着那人,没见什么异状,便借着酒胆继续发挥,“还特别爱打人,我,我断掉的肋骨可以堆一座山了!打完还要接吻……妈的智障……可,可我挺爱他那样,我说,我爱他那……”


       “哧”,一个急刹。吓得宁婴婴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见目的地已到,匆匆道声谢就赶紧下车,远离这个秀恩爱的酒疯子。


       漠北君掐了一把尚清华腰上的软肉,疼得尚清华直叫唤。“你刚才说什么?”


       “我爱他……”


       漠北君满意地凑上去,把一个浅浅的吻留在尚清华嘴角:“上一句呢。”


       “……打完……还接……唔!”


       回应他的是一场更深的缠绵。酒气铺天盖地,漠北君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了些醉意。


 


 


*这里夜白,等撩QAQ……都④了我还没交到旁友呜……


*宁姑娘可不是电灯泡是助攻呀


*那么问题来了,漠北君沾上酒味怎么开车回家?!


*出现错误或者冒犯的话请指正啦,谢谢[鞠躬]


 

评论

热度(48)

  1. 深秋始于一叶短尾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2. 深秋始于一叶短尾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