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连若】占有欲侵蚀03-04

骄奢:

严重ooc 不喜勿喷
温柔攻一目连×恶劣受般若




00-02请戳下面链接(・ω< )★


http://jsqaq.lofter.com/post/1d0cdda7_cfa042e


————————————————————

【03】
般若有些委屈的看着一目连离开的背影,直到那人离开后合上门窗,忽然惹人怜爱的表情就消失了。
“好有意思啊,他。”
般若垂下眼看着自己身边苏醒了的黑色大蛇,“靠着那么漂亮的脸,一定会得到很多‘爱’的。”
大蛇缠在他白皙的手臂上,用冰冷的脑袋蹭了蹭那僵硬的手。
[不要再提那些庸俗的人类了吧?]
“他们都是会被外表所迷惑的啦,要是神明变得丑陋了是不是也会落得我以前那个下场呢?”他说到这里,用另一只手枕着下巴,眨巴着好看的眼睛望着大蛇。
[这样的话,般若你去试试看不就好了?]
大蛇吐露出猩红的信子,提出了一个让般若很满意的建议。
“毕竟一个很好欺负的神明大人是很难找的对吧?”般若拿起放在枕边的鬼面,对于要把丑陋面具带到脸上似乎跃跃欲试。
但是就在那面具要被他按到脸上的时候,手不受控制的停下了。被背叛就像是这个丑陋的面具,再也不会有勇气面对。
他沉默的将面具戴回自己的头上,又活动了下自己受了伤的肩膀,动作舒缓流畅的完全不像他自己所说的要虚弱的靠在别人的怀里。背叛是刻骨铭心的,他背负着过去永远不可能丢下,柔软的心也会因此变得无比坚硬。 般若是个很聪明的妖怪,受了伤就知道更加残忍的报复回去。
不管是欺骗,背叛,还是绝望。
[呐,般若。你是不是嫉妒那个风神大人?]
大蛇顺着般若瘦弱的手臂往上攀,环绕着他的脖颈吐露出危险的话语。
“呀,居然被你发现啦?”般若很自然的做出一副动了龌龊念头被揭穿的狼狈样子,过了一会儿又觉得这样没有意思。
他开始像绝世的疯子一样猖狂的大叫大笑起来,像是看到了天大的乐事一般。
“啊,真好玩啊哈哈哈,像是白纸一样的,可笑的神明大人,真是真是真是意思极了!”
他疯狂的抠挖着自己的伤口,可怖而沙哑的笑声使得他好看的脸庞都变得扭曲狰狞。尖锐的指甲将细心包扎的绷带给毁掉,还未愈合的伤口被扯裂出更多的血液,他的身子说不清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激动而颤抖着。
“呜呜……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呜呜呜……”炽热的眼泪从他的眼眶中大滴大滴的掉出来,他颤抖的手捂上自己的脸颊,细长的指甲深深的嵌进血肉,他想要把这张精致的脸抓得血肉模糊。
般若想要放声大笑却压不住突然泛滥的悲伤,喉咙溢出干涩做作的呜咽声,就像是在模仿曾经在地狱里被绝望包裹的时候。
好难受啊,好痛苦啊,为什么就只有他一个人啊?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这一个丑陋的怪物活着的啊?呜呜呜呜呜,真是好悲惨啊,好可怜啊,但是那么丑陋的脸是不会有人真正的心疼爱惜的啦。
快点把这令人作呕的脸给毁掉,为什么还要痴心妄想啊?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真正的把温柔给予一个丑陋的妖怪?快点变成人类喜欢的样子啊,那样就可以报复回去了哦?
反正这个世界也是不公平的,这个世界就是冷冰冰的,哪里都有看不见的荆棘和獠牙哦?心怀善意那种可笑的东西注定是的不到幸福的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样太难看了啦,你能不能优雅一点的弄伤自己啊?]
他的耳畔传来了大蛇有些嫌弃的声音,像是击破了整个世界的嘈杂恶语。他恍惚的意识到自己又在玩一出没有他人观赏的脑内演出,顿时沮丧得停下了自己无趣的动作。
房间里静得令人发指。
“为什么他就可以是被人类所珍爱的东西,永远都生活在光明和鲜花之下呢?”
他耷拉着两条胳膊,心累得低下了头,沙哑的声音又有些出奇的平静。明明身上的血液又染红了干净的衣服,疼痛顺着神经在大脑中枢不断爆炸叫嚣着,脸也是火辣辣的疼。
“好嫉妒啊。”
他低下了自己肮脏头颅,大大方方的袒露出比鬼怪面具还要让人作呕的内心。他用力的圈住自己,用尽全身的力气压抑住自己颤抖的身体和疯狂跳动的心脏。他闭上眼似乎想要把那个总是在他眼前晃的影子驱逐,不过那只是徒劳。
啊啊,好想要把他毁掉。
好想把所有人都杀掉,把他的欢喜,他的爱,他的希望全部都毁掉。想要看着他绝望的抱头痛哭,什么都做不到的懦弱样子,啊啊啊,真是的太过不堪了吧,哈哈哈哈,但是那样才好看啊……太有意思了,好期待啊,好期待啊,好期待啊。
“想要把他弄得和自己一样肮脏。”
他鸦青色的眼睫下,暗金的眼瞳下布满了阴霾。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04】
一目连每一天的日子其实都差不多,早上起来就开始聆听那些人类来到神社祭拜的话语。虽然绝大多数都不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但是他还是听得很认真的。
有空暇的时间也会坐在神社最高的一棵树上安安静静的看着蓝色的天空和白色的云彩。他是有想过自己的一生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如果永远都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未免也有些太无聊了。
但是神明如果找人类说话的话……一目连不清楚或有什么样的后果,于是这个打算就此罢休。偶尔会有些鬼魅想要在他的领地兴风作浪,那都是能让他精神一振的事情。
不过那么长那么长的几百年下来,一目连渐渐的好像也有些麻木了。他又在一盏烛火下的漫漫长夜开始思考自己的一生。
那么无聊的人生到底什么时候会是个尽头呢?又或者说,自己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因为那些人类的信仰吗?
一目连迷迷糊糊的没怎么想明白,他有问过那些路过他神社的大妖们自己的疑惑,但是得到的答案都不尽人意。
青行灯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收集天下的怪闻,她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并乐在其中。
阎魔活着的意义就是处理阎罗殿的事物,但这不是她活下去的动力,她的动力是对于自家冰山判官的喜爱。
大天狗就更加有抱负了,他那一夜可是听着大天狗诉说的大义与秩序睡过去了好几回。
……
那一目连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他只有守护着人类的责任,也依赖着人类而活。这么说可能太直接了,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一目连除了守护,就没有别的执念。
等到哪一天,人类不需要他守护的时候,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的死去了吧?
抱有这个想法的一目连在这个时候遇到那个叫般若的妖怪,真是太有些措手不及。说不上是喜欢还是讨厌,但是他的到来的确算是一个惊喜,让只有红龙陪伴的一目连死寂了很久的心泛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
所以当一目连打开房门却连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的时候,他是完全懵了的。
般若不见了,只留下残留着血的绷带和离开了的痕迹。
一目连莫名难受。
这就和自己守护的人类死去了一样难受。那这样说的话,般若已经以不同的方式让他难受了两回。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一目连意识到自己神社所处的山再过几十里便是妖怪的聚集地大江。这出了他的结界,不论是到哪里那个小妖怪都可能小命不保。
如果是寻常山神,这个时候就应该不再理会那个妖怪的去向,好好的呆在神社里也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又是几百个安宁的年头。
但是他一目连就是不行,他表面上还是那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是早就已经急得团团转了。
神明大人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般若。是因为他第一次见面时的敢做敢当,还是因为他乖巧好看的模样,又或者是那粘人却又知道进退的性格?
一目连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种事情来日方长,而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那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妖怪给找回来。

当他找到般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夜的寅时了。这一路上他没少胡思乱想,会不会般若已经死了呀之类的想法总是在脑海怎么也拂不开。
最后在大江山的山脚下,一目连都准备心灰意冷的离开了的时候,倏忽瞥见一个身上沾满了血的家伙,顿时感觉自己有些慌了。看着那靠着一块巨石已经昏迷不醒的家伙,他气极。
明明伤还没有好,到底为什么还要离开?
“谁……”那人似乎感觉到了身边有活物的迹象,困难的张开了眼。
“怎么会……神明大人……呜。”他辨认出了一目连的模样,有些难以置信的出声。
“明明伤还没有好,你为什么要离开。”
“我……”般若感觉到那头顶上的声音有些冷,隐约有些不悦。于是他别过脸去不看那人,像是只倔强的小兽,“神明大人觉得我很麻烦啊,那我还是不要扰你清净了啊。”
“你怎么知道我觉得你很麻烦?”一目连蹲下身子,偏要那妖怪与他对视。
“那个时候……神明大人一句话都不说,一定是嫌弃我了。”金发的少年委屈极了,他说着说着眼泪又蓄满了眼眶。
一目连有些发愣。
原来他是这样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妖怪吗,敏感得就像是猫。只要被他察觉到了危险的气味,就会立刻逃离得远远的,害怕自己的不耐烦而再也不会回来。
“我没有嫌弃你。”难得的神明大人不知道该怎么向眼前这个小妖怪解释他那个时候的窘迫,就凑了过去将那满是伤口的身体抱了起来。
他抬起头才发现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泛着鱼肚白的穹顶他不知道有多少次自己一个人独自看过。随后就是太阳升起,降落,重复着枯燥无味的一天又一天。
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千百年后他终于等到了一个和他一起看日出的人,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欣喜。于是他低下了头,泛着蓝色的剔透眸子认真的看着那个在他怀里蜷缩成一团的妖怪,给予了一个诺言。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不会抛弃你的。”
“真的吗?”般若的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因为疲惫而已经半瞌的眼又再次张开。
一目连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感觉到一双冰凉的小手勾上了他的脖颈,神明大人低头往下看去,般若还残留着血污的脸庞凑了上来。
他笑得那么漂亮,那么耀眼。天边的第一束光打在他的脸上,水金色的眼瞳泛着波纹像是融化在火焰里的蜜糖,他整个人沐浴在晨曦里仿若透明。
般若在一目连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凑了上来。
等……不知名的情绪溢了出来,像狂风暴雨卷席了他的世界,又像是幼小的嫩芽疯狂的掠夺养分在一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神明大人感觉到嘴唇上贴着什么柔软的事物,大脑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唰的一下都没了,都成了空白。
他来不及出声阻止,微微张开的嘴尝到了什么甜津的液体,浑身都僵硬的不知所措。
真的是蜜糖的味道。
这是他那个时候唯一能想到的东西。随后他感觉到怀里的人有些颤抖的躯体。
般若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便结束了这潦草的亲吻。微微泛着红晕的脸颊上毫不掩饰着那对着神明禁忌的感情。


 …… 


  “我也,不会离开神明大人的。”
  般若靠在一目连的怀里,笑容灿烂的有些变质。
  像是狡猾恶鬼的计谋得逞了一般。


——————————可爱的分割线o(〃'▽'〃)o——————————
这里是人帅可勾搭的骄奢(๑>ᴗ<๑)
那个啥的般若若好像被我写的病娇了(´;ω;`)
虽然很萌但是确定是ooc了的请各位看官姥爷不要太生气啊(o;TωT)o
最后说明一下 般若是已经被背叛过了的,但是一目连还是没有堕化的(。・ω・。)ノ♡
因为有事下一章可能要难产呢 大概要四到五天才能和大家见面了。:゚(。ノω\。)゚・。
以上 喜欢的话可以点个心心或者是评论一下吧(^・ω・^ )

最喜欢你们了(。・ω・。)


05-06请戳下面链接(・ω< )★


http://jsqaq.lofter.com/post/1d0cdda7_d06c91a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