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一目连X般若】患得患失

洛蕾娅!お砂糖power!:

这次的也是甜。
嗯,昨天忘了更,今天这个点才摸出来,抱歉啦……
有点想看不知所措的彼此,想看想吵架又吵不起来的这两只。
啊,这对真是太可爱了。
日更连若第八日。

——

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四下流离的恶鬼又一次在废弃的神社前停驻。

今天的般若怀里抱着一只大猫,那猫是路边捡的。他想和一目连说,要在神社养这个。不管一目连是答应还是拒绝,他都是赚的。可能是一时兴起,但确实是真想和他一起养。不过,比起一起养猫,他更想看一目连为难的样子。

“喵呜。”

“嘶嘶——”
“安分点,这只不能吃。”

般若把猫抱得更紧了些,空出一只手来抵住黑蛇的鼻子往后推,制止了黑蛇窜上来咬杀的举动。

“神明大人在家吗♪”


“……。”
“神明大人在家吗——”

毫无回应。

般若觉得一阵郁闷,背靠着石柱坐下把猫放开,单手托腮等一目连出现。那猫脱离了束缚,赶紧顺着山路头也不回地跑了。
思来想去他开始不安,面颊一阵僵硬随后用力摇了摇头,至于猫的事则是搁置在一旁。

……

“讷。”
“再不出来的话,就去村庄里找别人玩了喔。”

……

“就算是给地府的鬼使大人增添工作量也没关系吗——”

……

沉寂。
无尽的沉寂。

“……真的去了呦。”
“全部死掉也没关系吗——”

果然,不在呢。
确认了一目连真的不在家后,本想进村里去放开了玩一场的般若却躺在那不想动,好像先前那些谁也没听到的话真的只是说说一样。
事实上也只是说说而已了,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比和那个神明大人在一起对他更有吸引力,即使实在找不到消遣。

四周只剩泉水潺潺流淌、伴随着清风与风吟鸟唱,说是废弃神社,倒不如说是处僻静之地。
好像什么都沉下来了,但偏偏天空是放晴的。

沉默一会儿后他从怀里取出两块栗子羊羹。
其中一块是给一目连带的,这会儿他拆开了油纸包装,一口咬下半块儿,甜得喉咙里一阵哽。
想喝茶,奈何一目连不在的话,他自己不会泡。

思绪至此,更是觉得委屈,把剩下的半块儿和要给一目连的那块也给塞进了嘴里。





干等着?般若是坐不住的。

……

但好像又真的能在那里坐上一整天。

一目连会去的地方不多,在般若找遍神社周围后就又回到石柱下,抱膝坐着似乎有点魂不守舍。
会去哪了呢?
般若发现,自己对这个风神大人了解还是太少了。那些坊间传闻早人尽皆知,所以他对一目连的了解,也只停留在一个大众的层面里。
他也是在听过他的故事后,才决定去找他玩的。

脸上挂着毫不遮掩的怅然若失,般若觉得有些疲倦,甚至不敢去感知四周妖力,以此寻找一目连的踪迹。
他怕一目连一直都在,但是不想出来见他。

“这样自欺欺人也挺好的吧?”

般若将两张油纸揉皱了塞进怀里,自我安慰地想着。

这份矛盾又纠结的感情,辗转轮回,融于清风。
未来得及细想,般若就在潺潺流水声中轻浅入了眠。

……

暮色的降临是无声的。
在木屐踏着石阶声响中,般若睁开了眼睛。
几乎毋需辨别,他就能知晓那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来自于一目连。先前还是混沌初开的意识瞬间清醒,迅速起身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又踉踉跄跄地朝着脚步声的方向行去。
入眼的是那个神明,直立于神社内,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般若想出声唤他,却几次欲言又止。
斜阳自千疮百孔的纸窗洒入灰尘满满的室内,青藤自屋檐垂下遮挡了般若的视线。
以般若的性子来说,可能会上去阴阳怪气地质问,也可能会撒娇耍赖要他陪自己玩,更可能直接闯入村中作祟,但他都没有。
般若以为他们很像,他以为和他有同样的共鸣,却第一次感觉,自己离他很远很远。

“你,一直在等着吗。”

正欲转身离去,一目连就感知到了他的存在,率先打破沉默。
在背对着他的情况下,般若看不见一目连脸上的表情,他也不知道一目连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是厌恶,还是古井无波。
后者占多数吧,毕竟就算是厌恶,他也不会表露在脸上。

“嗯。”

思来想去,他自喉中哼唧一声作敷衍。
他想逃掉,奈何脚却挪不动,先前早已作过无数种猜测,也想过了无数种应对方式,但现在全都不受用。
一目连转过身来,与脸色有些阴沉的般若四目相对。

“……抱歉。”
“因为是祭祀的日子,所以一大早就离开了。”
“往年谁也不会来,也早就没有供奉了,所以每当这个季节都会外出,去找别的山神讨要些水灵鲤供奉在神社里,祈祷往后风调雨顺,祈祷来年有个好收成。”
“……”
“你冷吗?”
“如果比较闲的话,喝杯茶再走吧。”



“……嗯。”

少言寡语的一目连,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出来。
似乎是心里放下了一条沉重的担子一样,般若眼波流转着抬起头来,面色恍惚。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过去被唯一的友人抛下时,便已养成了患得患失的性子。他惧怕被敷衍,但分不出是敷衍还是真话。

——扑通。

就在般若思考的间隙,一目连却在打水时忘了栓麻绳,失手将木桶直接扔进井里了。




无论是挽留,还是这种失误,似乎都不该在他身上发生。


一目连感到自己不太对,却又说不出来。



“……”



“……”
“还是算了。”
“我今天……生气的时候把你的那块羊羹吃掉了。”
“而且,喝茶一点意思也没有。”



“嗯。”

相对无言。
般若注意到了,面前的一目连,翠色眸子似乎黯淡了些许。
也许说起害怕失去,彼此都是一样的,只是般若的表现更为直接一些,而一目连却是怎样的结局都能接受。
那种孑然一身的孤独,没有谁比他们更深切了。


“所以……讷。”
“陪我去城里玩吧。”
“陪我去,陪我去百鬼夜行,陪我去那里的祭典玩。”
“想和你吃裹了糖霜的红薯,想和你吃软乎乎的温泉馒头,想和你在大池子里捞金鱼。”
“想和你一起。”



“……”
“好。”

最后一缕光亮消散在天边。
神明缓步上前,牵起了恶鬼的手,握紧。

评论

热度(221)

  1. 深秋始于一叶青叶s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