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魔道曦瑶]《蓝家妯娌那些事儿》之 吃醋 上

默然依北OWO:

内容提要:
上:进学堂蓝宗主不慎招蜂引蝶
下:下厨房心机瑶故意引火上身
用了一位太太画的170阿瑶埋胸188蓝大的梗。
食用愉快。:-D


=======================


蓝曦臣最近忙得生无可恋。
自从出了金光瑶的事情之后,蓝家的学堂便特地扩建了好几所,不仅仅接纳来自修仙界世家的子弟,也教习一些来自各个小门小户的孩子。
可问题就在于,学堂扩建了,蓝家可以请到的先生却人数有限。蓝启仁已经渐渐年迈不堪劳苦,蓝忘机和魏无羡又时常不知所踪 ,金光瑶的身份不便公开,于是蓝启仁能抓到的便只有蓝曦臣了。
“曦臣......”
蓝曦臣看到蓝启仁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便忍不住一个头八个大:“叔父,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回过寒室了。”
蓝启仁讪讪:“山下女修的课已经耽误了三天了。”
蓝曦臣腹诽:我还半个月没碰过阿瑶了呢,叔父你就不能体谅下我每天看着忘机天天自己却只能脑补的苦吗?
“你是蓝家的家主,应当......”
“应当以大局为重,不能囿于儿女私情,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下午就去山下给女修们上课 。”
看到蓝曦臣答应,蓝启仁心满意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甩着袖子去隔壁找人下棋去了。
蓝曦臣提着朔月拿着裂冰气势汹汹地往山下赶。
当然,他是不会这幅样子出现在学堂上的,就算是再不悦,一向温润如玉的泽芜君也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得风度翩翩、温雅有礼。
这就是为什么女修们喜欢泽芜君来代课的原因。蓝启仁老气横秋迂腐不堪,蓝忘机又面如冰山不苟言笑,偶尔云梦江宗主也会来上几堂课,但望着他手中那滋滋冒着光的紫电,便再也没有姑娘敢上去调笑。
当日,山下的女修们看到温文尔雅的泽芜君出现在门口,心中冒出来的粉红色泡泡几乎要把学堂给淹没了。
蓝曦臣一脑门冷汗,还得假装丝毫没有察觉,欣欣然笑着终于把下午的课挨了过去。
晚上回到寒室的时候,推门入室,金光瑶已经换了衣裳准备睡了。
看到进来的是蓝曦臣,他反而诧异:"你怎么回来了?"
蓝曦臣:......我自己的屋子我回来反倒成了稀奇。
见他不说话,金光瑶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失言,连忙笑着圆回来:"我是说,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蓝曦臣轻叹一声:"家中并无大事,我下午去给女修们上了课,晚上自然就回来了。"
金光瑶笑:"这样啊,难得早回来一次,我去帮你准备洗澡水,你好好歇歇。"
金光瑶转身进了里间,蓝曦臣满脸疲惫地把手中的一沓宣纸放在书案上,脱去外袍,在案前坐下准备批改。
这是下午女修们在课上写的作业。蓝曦臣做事向来有始有终,既然教了女修的功课,作业自然也不能马虎。
金光瑶转回身的时候,只见蓝曦臣蹙眉提笔,正对着案上一沓厚厚的纸发愁,左手按在太阳穴上,一副困极累极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金光瑶自然心疼得不行。
他绕到蓝曦臣身后,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下一下地揉着:"虽然蓝家事务繁多,涣哥哥也要注意身体啊。"
蓝曦臣停了笔,拉住金光瑶的手在脸颊上蹭了蹭,又凑到唇边吻了吻:"叔父叮嘱的事情,马虎不得。"
"这都是些什么啊?"金光瑶从桌上捡起一张已经批阅过的纸看了看,"论修行,论治国,论......哎呦二哥,你确定你是在给女修上课吗?这些个干巴巴的题目女修们倒也写的下去?"
蓝曦臣无奈:"叔父留的题目。女修们的确不甚擅长,我讲过一遍,依然还是写得不成样子。"
金光瑶看他一脸疲惫的样子,忍不住道:"你先去沐浴休息吧,我在家闲了一天,此刻也不甚乏累,二哥若是信得过阿瑶的文采,剩下的就由我代劳吧。"
金光瑶的能力蓝曦臣自然是信得过,蓝曦臣今天实在是累极了,便没有推脱。他转身顺势将站在身侧的金光瑶拉入怀里抱着,头疲惫地搁在他肩膀上,温热的呼吸扑在金光瑶的耳畔。
"那辛苦阿瑶了。我先去沐浴。"
"好。"
目送蓝曦臣进了里间,陆陆续续传来衣衫褪去的细微摩擦声,金光瑶这才在案几前面坐了下来,提笔蘸满墨,学着蓝曦臣的样子仔细为女修们的功课做批注。
看着看着,忽然一片淡粉色的薄纸从一沓厚厚的宣纸中间飘落在地。
金光瑶连忙躬身去捡,拿在手上的时候才发觉,这纸似乎和女修们写功课用的纸有些出入,不仅轻薄细腻,而且还飘着淡淡的香味。
金光瑶皱眉,又联想到蓝曦臣世家公子榜上第一的位置,不由得会心一笑:怕是哪家的姑娘心悦他的二哥,千里迢迢地来求学,只为了送上一封情书吧。
他倒不担心蓝曦臣移情别恋,只是他和蓝曦臣之间经历了太多波折,大起大落之下,竟然从没有像普通的情人那样写过一封像样的情书。
不管怎么样,总归是人家姑娘的一片心意,应该让蓝曦臣知道一下。金光瑶想起自己前世,一份心思藏在心里至死才吐露,心悦君兮君不知,这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于是他便把那张载满了情意的纸放在一旁,等着他的曦臣哥哥沐浴出来看。
不过金光瑶没想到,他改了一炷香时间的功课,竟然改出来十多份春心荡漾的情书,摞在一边都快要赶上一本书的厚度了。
也是,毕竟二哥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温柔细腻,善解人意......金光瑶琢磨着,心里竟然渐渐不是滋味起来。
按照女修们的这个攻势,说不准哪天蓝曦臣还真的被她们攻陷了。他甚至想到,蓝启仁让蓝曦臣去给山下的女修上课是不是别有用心?要不怎么不让他留在云深不知处教习男修?
不,不对。谁说男修当中就不会有人觊觎他二哥?蓝曦臣一宗之主,就不应该随便在学堂上出现。
金光瑶这样想着,心中越发愤懑,随手抽出一张情书开始读:"山有木兮木有枝。"
哼,单恋,没戏。
"愿我为星君为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哼,太直白,蓝曦臣才不会喜欢这样的人呢。
"只愿君心似我心。"
哼,轻狂。谁要和你君心我心的?
金光瑶一页页念过去,觉得女修们表达爱意的方法无非就是那几种,可就是这样的情意绵绵最是让人受不了了。
他不由得皱眉,手上拿起最后一页情书,一行行看下去。
看着看着,他忽然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蓝曦臣刚刚沐浴更衣完毕,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里间出来,就看到金光瑶趴在桌子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忍不住问:"阿瑶,怎么了吗?笑得这么......开心......."
"哎呦......不行了,这真的是泽芜君教出来的学生吗哈哈哈哈......曦臣哥哥,涣哥哥,我爱你~每次看到你呀,我的心就像是小鹿乱撞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胡乱地念着纸上的话,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蓝曦臣看情形不对,一把夺下来金光瑶手中的纸,还没看上两眼,脸色瞬间白了一层。
"胡闹,真是胡闹!这是哪家的女修,我去找她们家主问个清楚!"
金光瑶看蓝曦臣动了气,连忙扯住他,喘着气劝道:"......人家姑娘......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人......又没有什么错,你下次去,在休息的时候私下和人家说清楚就行了。再说了,你若是想找她们家主,估计有的忙了。"
蓝曦臣不解:"阿瑶是什么意思?"
金光瑶扶着桌子缓了缓,好容易喘匀了气,指了指桌子一角堆放的一摞情书:"喏,那么多姑娘对你芳心暗许呢,你若是真的想一个个找过去,别忘了带我一起去,顺便我还可以蹭到个修仙界环游。"
蓝曦臣:"......"
金光瑶忍住了笑,蹭到蓝曦臣怀里:"涣哥哥这么受欢迎,应该开心才对啊。"
说是这么说,金光瑶窝在蓝曦臣怀里眯起一双狭长的眼,心中暗想:你敢高兴试试,敢高兴明日我就去学堂把那些女修和送她们来的家主大卸八块。
蓝曦臣疲惫至极,自然没有心思去管金光瑶的小情绪。怀里抱着温软的阿瑶,倦意一阵阵袭来,他连在床上折腾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想着赶快搂着怀里的人踏踏实实地睡上一觉。
他不甚走心地回答:"这有什么好开心的,阿瑶若是觉得开心,明日你替我去可好?"
金光瑶盈盈笑着环住了蓝曦臣的腰:"好啊,二哥在家里好好休息明日我就代劳了。"
顺便收拾一下那群不知道轻重的小丫头。金光瑶暗暗地磨了磨牙。
"好,你高兴便好。睡觉吧 。"蓝曦臣掩了房门转身欲上床,却被金光瑶再次挡住了道路。
"还要如何?"
金光瑶心中翻了个白眼:你几天都不回来,回来就只知道睡觉?
脸上却依旧笑得春风和煦:"二哥,亲一个。"
蓝曦臣皱眉:看来以后不能把阿瑶和魏无羡一起留在云深不知处,总觉得阿瑶被魏公子带坏了,竟然连撒娇都撒的这么理直气壮。
见蓝曦臣没有动作,金光瑶主动掂了脚尖去够蓝曦臣的唇。
"嗯......额......哼!"连着踮了两次脚尖都没能够到蓝曦臣的金光瑶顿觉人生受到了屈辱,脚尖压着全身的重量酸酸麻麻的,一个没站稳,整个人栽进了蓝曦臣的怀里。
"二哥......"
蓝曦臣低头看着这个偷亲未遂、埋头在自己胸前脸红得能滴出血来的金光瑶,忽然觉得甚是有趣:"阿瑶,没关系的,我十岁的时候也这么高......啊!"
金光瑶隔着靴子狠狠地跺了蓝曦臣一脚,但依旧乖巧地伏在他胸前。
蓝曦臣笑了笑,大约阿瑶是太想自己了吧。
他弯腰横抱起金光瑶,搂着他的肩膀,在他唇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睡觉。"


碎碎念】
QWQ电脑还是没有好...心疼我躺尸在电脑里的破晓曙光的存稿...
orz瑶曦的文放一放,我就先用手机码了《蓝家妯娌》,本来想圣诞节放的...一任性就放出来了...嗯,就是任性。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