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始于一叶

沉迷全职 坐等归来

怎么办

撩撩撩

金鱼饼:

01.




大学里有社会实践的学分,蓝忘机选了一圈最后决定去支教。原本以为就在附近的镇上,结果是去莲花坞。在这之前蓝忘机根本没听过这个地名。




坐了火车坐汽车,最后是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总算是到了。




校长领着他进学校看了看,边走边做简单的介绍。孤儿院投资的希望小学,本身操场就不大,也没什么好介绍的。




“魏无羡!”校长忽然指着树上的一个男孩子喊,“你怎么爬到树上去了?快点下来!”




叫魏无羡的男孩子抱着树枝,也冲校长大喊,“校长您好!报告校长,我下不来啦!”




校长头疼死了,对着来支教的蓝忘机抱歉似的一笑,脸上尽是尴尬,他赶紧走过去,想办法抱魏无羡下来。蓝忘机把背上的包放在行李箱上,对校长说他去。




蓝忘机伸手,让魏无羡跳下来。魏无羡摇摇头,说不敢。




“不会让你受伤的。”蓝忘机向他保证。




魏无羡先是伸手去够蓝忘机的手,够不到,他坐起来,挪到树干的地方自己试着往下。脚下一滑就栽了。




他两眼一闭,心想,愿天堂没有狗。




“没受伤吧。”蓝忘机把他抱在怀里。




魏无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没有摔在地上,他摇摇头,小声说谢谢哥哥。




校长走过来,“叫老师。”




魏无羡瞪圆了眼,没想到来了个这么年轻的老师,“老师。” 




“你好。”蓝忘机说。




魏无羡被放在地上,手胡乱地在裤子上擦了擦,“你好。”他伸手,像小大人。




蓝忘机握了握他的手,小孩子的手,有点肉,有点脏,不过,也很软。






蓝忘机去看了自己的教室宿舍,比想象中好一点。虽然比较小,但干净整洁。




校长告诉他厕所在走廊的尽头,热水房就在旁边。蓝忘机听了点点头。校长走了过后他开始摆放生活用品。




他擦了擦桌子,拉开窗帘透气。他发现这个位置正好看得到操场,刚刚那个叫魏无羡的小孩子在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打沙包。






不像一般的公立学校,莲花坞孤儿院小学和多数希望小学一样,所有年级都在一起上课。




蓝忘机进教室的时候,孩子们正在画画。




他拿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个“蓝”字,下面的同学都抬起头。




“同学们好,我姓蓝,大家可以叫我蓝老师。很高兴能和你们共同度过这一个月。”蓝忘机只有一个月的支教时间。一个月后他就要离开。




同学们啪啪鼓起掌来。




魏无羡是唯一一个没有故障的学生,因为他中午没有午休,现在正好困了。头枕在胳膊上,嘴巴张开一点,像是下一秒就要流口水。




蓝忘机没有叫醒他,给其他同学上起了课。




蓝忘机不使用教材,就直接讲。




魏无羡中途醒来过一次,看到蓝忘机上课,他揉了揉眼睛,没一会儿又坚持不住睡着了。




所有的学生都喜欢上了这个从姑苏来的蓝老师。




他讲课好,人长得帅,连板书都特别漂亮。




蓝忘机问:“有没有人愿意当我的课代表?”




下面的孩子都举起手,有的两只手都举得高高的,嘴里说着“老师,我!”




蓝忘机扔了颗粉笔头,砸中魏无羡的脑袋瓜,“就你。”




魏无羡正懵,就听到又是鼓掌又是叹气的声音。他站起来,以为要挨批评。




“你愿意当我的课代表吗?”蓝忘机问他。




蓝忘机问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诚恳,态度又特别认真,魏无羡没这样被对待过,顿时也站得恭恭敬敬,他点点头,像是接到了巨大的任务。




“我愿意。”




魏无羡不知道课代表要做什么。但他忽然很想试一试。






虽然学校里的基础设施建设都还不错,毕竟这几年上级拨款,加上不少企业资助,钱基本还是够用。但孩子们的文具却很旧了。蓝忘机下午上课看到好几个同学的铅笔都削到只剩一小节可以用了。




蓝忘机也是学生,能做的不多。晚饭过后他出了学校找了个文具店,买了些简单的文具。橡皮擦、铅笔、削笔刀、直尺……




回学校的时候看到魏无羡在操场的石桌上写作业,很认真的样子。






来这里的第一天晚上就下起了大雨,雨水打在玻璃上,很响。就是在这样的节奏中,蓝忘机度过了来支教的第一夜。




还剩下二十九天,他就要回去了。






孤儿院的体育老师是个毛巾厂退休的老爷爷,平时带着大家做做广播操和简单的热身运动就让同学们自由活动了。




好巧不巧,前几天昨晚下了雨。老爷爷不小心滑了一跤,住院了。




蓝忘机又被校长请去给同学们上体育课。体育器材有限,蓝忘机带着大家踢球,女孩子们就自己在一边跳皮筋。




魏无羡本身就比较好动,在草地上跑得浑身是汗。




下了课,他跑到自来水管前去冲手,接着掬了一捧水往脸上泼。蓝忘机的巴掌几乎可以盖住魏无羡的整张脸,他伸手挡住了冷水。




“出了汗不要直接这样冲冷水。”




魏无羡点点头,“哦”了一声。把水龙头拧紧。魏无羡弹了弹手指,把手上的水给弹出去,在水泥地上看得到点点的水渍,小孩子么,都喜欢这样。




蓝忘机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帕,递给他擦手。




蓝忘机的手帕干净整洁,魏无羡不好意思用,自己在裤子上擦了两把手,摊开给蓝忘机看,“干了。”




蓝忘机像拎小鸡崽儿那样把他提到水龙头前让他重新洗。




“不要往裤子上攃水。”蓝忘机拉着魏无羡的小手给他一点一点擦干。




从来没有人这样给魏无羡擦过手,或许以前他的爸爸妈妈给他擦过,可是他不记得了。




“谢谢。”魏无羡又转身跑了,没几步就停下。




蓝忘机问他怎么了,走近一看原来是有只土狗在树边撒尿。学校里跑进来动物是很正常的事,蓝忘机没觉得奇怪。魏无羡一动不敢动,见蓝忘机来了就牢牢拽着他的衣角,往他怀里缩。




“怕狗?”蓝忘机问他。




魏无羡点点头,把脸埋到蓝忘机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营养没跟上,魏无羡个子不是很高,小小的一只。蓝忘机伸手把他抱起来,想到昨天刚见面的时候魏无羡在树上,像个什么都不怕的小霸王,没想到居然被狗吓成这样。




“老师。”魏无羡喊他。




“嗯?”




“你身上真好闻,好香。”




怎么办?




好像被一个小孩子撩到了。

评论

热度(218)